呈献

重庆市长黄奇帆的主旨演讲全文

编者按:“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4月16日在重庆举行。会上,负责重庆项目的中方官员、重庆市长黄奇帆发表主旨演讲。

黄奇帆在约40分钟的脱稿演讲中,肯定重庆项目在短短四个月内取得良好进展,并就未来的发展包括在铁空联运和金融合作方面定下系列目标。

新加坡《联合早报》“一带一路”专网整理了黄奇帆的演讲全文,刊载如下。

 

在我们双方的落实推动下,中新示范项目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陈振声部长时隔三个月再次率领新加坡的政商代表团来重庆,共商深化合作大计,表明新加坡政府对示范合作项目的高度重视。商界领袖来到重庆必将对示范合作项目起到务实的推进作用。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致以诚挚的感谢。

昨天下午孙政才书记和陈振声部长和各位贵宾进行了会谈,讨论了一些重要的顶层设计方面的框架性意见,取得了完全的共识。今天上午,大家又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形成了很多的共识。我觉得我们在这些方面共识的基础上,一定会推进重庆的中新互联互通合作项目的良好发展。

我们这个示范项目是以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题,承载着“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的丰富内涵,承载了合作共赢的美好愿景,意义非常重大。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年初视察重庆的时候,专门对我们指出,中新互联互通的项目要高标准实施好,打造高起点高水平创新型的示范性重点项目。

我们认为互联互通既要着眼于重庆和新加坡的互联互通,还要促进中国内陆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互联互通。示范意味着在中新两国自贸协定FTA的框架下,合作方式的推进机制、共享模式、支持政策乃至合作成果都具有创新的性质,以及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为全方位多领域合作提供范例。

我们签署了协议以后仅仅四个多月,已经形成了一系列重要成果,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在重庆范围内开展股权投资基金人民币对外投资,企业可以赴新加坡发行人民币债券、个人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等三项试点,吸引重量级金融机构总部落户。

另一方面,在中新互联互通的政策框架下,国内的很多重要的金融机构也开始把运营总部放在重庆,比如中信银行就把它的全球资金结算运营总部,年初的时候落户重庆,预计两年内它的全球结算量会有4000亿美元。这个就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政策框架吸引力产生的效果。

另一方面,重庆和新加坡的航班也增加。几个航空公司共同发力,从去年我们是一个星期五班,可以是两天没有航班的。那么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星期有20个航班,每天有两个航班等等。早上去晚上可以回来,达到了这样的效果。所以应该说,发展还是很快的。

那么,最关键的,大家今天的讨论,还是期待着今后我们怎样更好地发展。我们这个示范项目有四大特点。其实我们今后的发展轨道就是按照这四大发展特点来展开的。

第一,示范项目是以重庆为运营中心。这是两国政府签协议,标题就是突出了这个运营中心,那么重庆为运营中心,它的意思就是这些项目,不管是金融也好,航空也好,还是物流,还是大数据和通信范围,各种服务贸易的项目,合作也好,投资也好,公司总部是在重庆,分享中新合作的各种政策条件,然后这个项目可以服务在重庆,也可以服务在中国的西南西北部,也可以服务中国各个地方,也可以服务到“一带一路”,服务到东南亚。也就是说,这个运营总部是出现这么一个广阔的合作范围。

第二,就是这个项目是聚焦在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经济,重点突出了四块,金融业的合作、航空业的合作、物流的合作、大数据云计算通信方面的合作。

一般来说,一个地方跟另外一个地方的合作,一个国家和另外一个地方合作,在服务贸易范围突出这个试点,那是非常精彩的。因为恰恰这四块是现代服务贸易最核心的内容,最高层次的内容。所以这点我觉得,新加坡和中国这次是第三次合作。第一次是工业园区合作,第二次是在天津,是智慧城市的合作,这第三次互联互通现代的服务,这四大领域的合作,就非常展开了高层次的一个对接。这是第二个特点。

第三个特点,就是它是一个有形加无形的合作。一般我们搞中外合作,总有一个基地,有明确的四至范围和空间,50平方公里,100平方公里,总是有个空间。有了这个空间以后,征地动迁、七通一平、造楼堂馆所,然后把里边的内容填满,总是要有五年十年这么一个发展过程。

这一次两国政府具体的定义,它是一个有形加无形的合作。什么意思呢?首先有形,它还是有重点的几个四至范围明确的合作区间,这个区间以后可以非常形象的体现出中新之间合作项目的集聚。

比如说,我们重庆的中央商务区,包括朝天门、江北嘴。这是重庆的CBD地区。朝天门,凯德公司正在投资200多亿人民币,差不多40亿美元的房地产项目,建设88万平方米,包括写字楼、高级公寓、宾馆、商铺、会议中心等等。那是中央商务区皇冠上的明珠。这个区域里面以后进去的公司,当然都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在里面办公。

同时它的对面,江北区商务区,现在也有一个合作框架,也是中新项目的中心地。这是一个,就是中央商务区办公楼、写字楼、商铺之间的合作。

第二是物流港区。我们重庆的果园港现在是200多万个集装箱的长江上游最大的中心港区。那么以后这个地区就是跟新加坡在物流上面合作的重点区域。

第三就是我们新建设的机场,航空机场。原来是22万平方米,这五年建设了53万平方米航站楼,加起来就是75万平方米。这个航站楼今年底全面竣工,明年投入使用。这个航站楼当然是我们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航空合作的,跟新加坡樟宜机场合作的一个具体四至范围明确的一个空间。

第四是位于水土镇的通信大数据云计算中心,也是我们离岸的数据处理中心,这个地区是10平方公里。最早是新加坡的太平洋电信一起合资搞数据通信处理中心。所以,这个也是项目大数据通信的合作基地。

这四个基地不用再去征地动迁,是现有的空间,四至范围明确,就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区间。同时,又不限于这四个地方,它可以是整个重庆主城区1000平方公里,任何一个楼堂馆所,大家愿意投资了都可以在这里设合作项目。同时,重庆8万平方公里,整个重庆,当然也都可以展开合作各种项目。

如果再想象,它注册在重庆的各个地方,项目内容可以辐射到各个地区,甚至辐射到一带一路,所以这是有形无形。这也是一个特点。

第四个特点就是重庆项目不仅限于重庆企业和新加坡企业的合资合作独资合营的方方面面,包括国内的各类企业,包括北美、欧洲或者香港、日本、东南亚各个地区和国家的企业,只要和这四大类的现代服务有关,是框架于新加坡和中国互联互通服务贸易项目的政策许可,都可以进入这些项目。

所以,我们招商引资和发展就形成了一个广泛的合力,从这个意义上讲,这四大特点将推动重庆和新加坡的互联互通项目合作会有很快的发展。这是我想说明的一个特点。

下面,我想就我们四大重点板块具体合作的内容做一些说明解释,做一些情况的报告。

第一,当然是我们和新加坡之间的金融合作。金融很抽象,到底合作什么呢?有五种内容。

第一就是结算,包括离岸金融结算、跨国在岸的和国外的人民币结算,这种结算包括离岸结算、跨境人民币结算,一般贸易的美元人民币之间的贸易结算,也包括老百姓信用卡之间的结算,还包括现在互联网终端每个手机都可以参与结算。这种结算,国内结算,国外也有结算。互联网金融的结算业,总之这里面,结算范围就可以展开很多事。

比如重庆去年离岸结算做了1000亿美元,重庆最初学习的对象就是学习新加坡。新加坡全球离岸金融结算一年做几万亿美元。我们中国一直没有展开做离岸金融结算。重庆前几年向新加坡学习,知道这方面可以怎么做,所以我们所有的结算方式、框架、原理,包括税务成本都和新加坡基本一致。

当时,像人民银行、外汇局报告取得支持,然后也向国务院报告了,这个方面取得支持,这件事就做起来了。第一年做了200亿,第二年做了400亿,第三年做了600亿,到了2015年做了1000亿,也许今年争取1200亿美元,这个还是很有意义的。

第二种跨境人民币结算,我们去年做了2600亿,已经做了三年,从1000多亿2000多亿,今年也可能做到3000亿或者更多。这里面中国企业和外国企业跨境人民币结算,用人民币作为结算工具,大家避免汇率损失,手续也简单。那么新加坡在这方面,人民银行专门赋予我们推进跨境人民币结算一个总通道,以后跟新加坡的人民币市场可以做得很开通。

第三个,当然还有一些互联网终端形成的跨境电子商务。互联网上的结算,去年重庆一个公司跟15个国家做了1万亿的人民币结算,这个业务我们肯定会在东南亚在新加坡为中心去展开。那么这也是一方面。所以结算是由无形空间来推动。刚才我们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行长也说了,这方面的潜力。第二个,当然就是融资。到新加坡去融国外的资金,投入到中国国内。这里面当然也是双向的。中国资金多了,也可以往海外投资。

所以人民银行对重庆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审批的三个要点,一个就是跨境人民币结算,一个是融资形成股权私募基金,这个基金是双向的,也可以是国外私募基金投到重庆,也可以国内形成的私募基金投资国外,那么这里面融资可以发人民币债券,可以发新元,当然也可以发美元。现在大家有时候懂美元要升值,人民币可能会贬值,就不大愿意发外币债券。但是大家注意,新加坡的货币并不是跟美元同比例,美元涨多少它就涨多少。这两天新加坡货币还贬了一点,新加坡的货币跟人民币有比较对称的稳定关系。对接新元,人民币以后换新元来还,这时间不会有太多的风险。

第二,新加坡也有人民币市场,那么人民币市场的资金最近当然拆借资金紧张了一点,利息也高,但是这都是市场波动。最重要把这个通道打通,重庆的企业很重视这件事,所以短短一个季度,新加坡的资金融资,发债券,200亿,不少的,相当于新加坡的200亿到了重庆。一个季度200亿,四个季度不就800亿1000亿。一启动就干这么大的活,你去招商引资,30亿40亿美元,可能搞一年都搞不到这些。所以这些融资还是很好的。

第三,股权投资形成合资的私募基金,这也是人民银行批给重庆互联互通的一个政策。那么我们下星期一,重庆渝富集团和重庆的一些资金相关联单位,和新加坡的几个金融公司会一起成立一个股权投资基金,相当于新加坡和重庆形成的“新渝基金”。这个基金起步可能只要几亿美元,一旦运行得好,第二期、第三期以后几十亿美元展开不会有什么问题。

第四,也在设想,中国的社保基金,一般国家有社保基金理事会,地方的社保基金都是存银行的。社保基金怎么更好地保值增值?新加坡是我们的榜样。新加坡的社保基金公积金交给淡马锡,它们过去10年年年汇报在15%以上,比我们国内放在银行只有2%至3%的利息要好多了。

所以这块,新加坡方面也跟我们提出倡议,这方面展开合作,当然这个合作不是地方政府跟新加坡的企业合作就合作。我们做方案,最终作为试点探索,把新加坡的良好的社保基金公积金的保值增值的机制移植在重庆做试验。国家批准以后,也许到明年可以推开。这也是一个方面。

新加坡的各种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租赁公司等各种金融机构到重庆开设分支机构,参与重庆市场发展。比如说航空,飞机的金融租赁。中国飞机租赁市场非常大。今后十年二十年,整个中国民航会增加五六千架飞机,差不多需要七八千亿美元的资金融通。飞机租赁是最重要的一个市场。因为航空公司一般不会直接投资买飞机,而是租赁。这个租赁业务在中新互联互通合作,金融和航空,当然就把航空租赁拉在一起,成为框架内容。这方面我们肯定会和新加坡公司展开一些突破。这是一个方面,时间关系我也不再多讲了。

第二个,就是物流。我们自己感觉,新加坡在物流上面顶层设计、系统工程的匹配、软件的体系非常好,而重庆硬件投入多,软件匹配少,所以投入大产出小。

比如重庆铁路这几年投了2000多亿,建了2000多公里,高速公路也投了2000多亿,建了2000多公里。但是重庆目前全部企业货运量80%在高速公路上,汽车运输完成的。只有3%是在铁路运输货物上完成的,显然从铁路部门来说,投入产出是不合算的。

反过来说,从物流成本,铁路比公路要便宜三分之二,我们的物流成本显然比全社会物流成本,比国外比新加坡要高得多。我们的物流成本占GDP的18%,国际一般是8%,如果铁路多载一点,物流成本就会降一大块。

为什么我们没有搞好,缺最后一公里?因此铁路修了大干线,但是最后一公里的铁路网络却没有建。我们的铁路没有进100亿产值的工业园区,工厂没有铁路,港口没有铁路,机场没有铁路,也就是铁路该伸进这些目标端。

如果最后一公里通了,那企业为了降成本,本能的就会用铁路运输,但是如果这些都不通,企业只要把货运上了汽车,端对端,点对点,不会走铁路,嫌麻烦。这方面就是软体,铁路的方面我们要学习和改进。

第二是铁水铁空,铁路和公路之间的多式联运,我们匹配的不合理。时间关系我不展开,这方面有许多系统。把这些系统搞上去投入不大,关键是系统工程、顶层设计,新加坡的好多物流公司都已经跟我们的港口、铁路在研究,制定一些软体方面项目,投资不多,但是效益可以成倍的体现。

我们跟新加坡航空公司樟宜机场在讨论,就是渝新欧铁空联运问题。渝新欧目前的成就是按照中央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一带一路”的战略方针的指引,形成中国和欧洲之间主要的铁路通道。

去年它通行了260个班列,大体上班列数相当于中国和欧洲之间的班列的45%。但是,它的海关确定的价值量是占80%,因为它跟集装箱一样,三百万四五百万元的货物价值,这样算起来,账就比较大,占了全国欧洲班列的80%海关货物价值,所以它是目前中欧铁路大通道的主通道。

我们国家目前给渝新欧有五个特殊的政策,或者条件。第一是六个国家之间海关一体化管理,就是只要重庆关检了,六个国家都不再重复过关检,就关检互认,信息共享,执法互助。

第二,叫“五定”班列,即“定起点”在重庆;“定终点”为德国杜伊斯堡;“定路径”沿线一万两千公里有一百多个车站,只停靠10个车站,就是物流派送中心的车站,这样交通运输的效率很高。送货比较快。

第三,就是渝新欧也是邮政班列通行铁路,这值得一说因为中国和欧洲由于过去的历史原因,有五十多年没有邮政班列。我们知道电子商务邮包满天飞,空运太贵,海运太慢,铁路运输最合理,但是邮政班列以前是一直不通的,各国都不通邮政班列,很奇怪。从渝新欧开始,通邮政班列。去年通到哈萨克斯坦,今年通到俄罗斯、白俄罗斯、欧洲,这样重要的通道。

第四,它是中国内陆的火车站的口岸。口岸一般在沿海一带,沿江。铁路车站在内陆叫口岸,算是一个特例,那么叫一类口岸,货物在这里过关检查就可以出口,中间不会有重复的事。

第五,它还有保税区。现在已经是很有条件了。目前渝新欧可以说是中国内陆各种货物到欧洲之间互联互通,那么怎么变成亚新欧?如果要通过公路铁路通到亚洲各个地方,也有一点复杂性。所以我们想着铁空联运。这个主意原是出产自樟宜集团总裁廖文良先生,但他最近调到另外一个公司去了,原来是淡马锡和凯德的董事长。他跟我讨论,我们一起形成共识。

就是说,现在新加坡上百亿美元欧洲的奢侈品,运到新加坡是空运,那么空运比铁路运输贵五倍,运费要贵五倍,那么我们如果铁空联运,1万2000公里是铁路运输,从欧洲到重庆,到了重庆以后,进保税区,货物下来在保税区,不要办入关手续,然后包装分拨分解直接上飞机,运到新加坡。五个小时。这五个小时是空运,跟原来的成本一样,但原来的1万2000公里,花了12天,但成本下降了五分之四,叠加在一起,物流成本可以减少五分之三。这件事搞得起来,对大家有益。

我们力争在今年启动。哪怕启动它50个班列,一个班列50个箱子,那明年可能是100个班列,200个班列,有了来的货,还会有回程货。那亚洲地区到欧洲的货,飞机运到重庆,从重庆坐火车运到欧洲,这也是一种物流。

进一步把它延伸开来,这个事情只要搞好了,也可以从重庆这个渝新欧通过新加坡航空公司把它中转到曼谷、马来西亚的吉隆坡,或者是香港台北,或者东京大阪,亚洲七八个大都市,跟重庆是四到五小时的航空半径。所以这个事情搞起来,会变成亚欧之间铁空联运转口贸易一个重要的枢纽。这个是关于物流有具体降成本的物流。也有跟亚欧之间我们做大手笔的一带一路之间的物流。这个方面潜力无穷。

第三个当然是航空。我们目前的航空有3250万重庆江北机场的吞吐量。五年前1500万,这五年增长到3250万,翻了一番多。货物运输量五年前是2万吨,去年33万吨,也算涨了10倍。我们的目标是争取重庆的航空客运量到2020年能够突破5000万,货运量突破100万吨,那么航线我们现在有48条,力争到2020年翻一番,突破100条国际航线。在世界100个机场当中,有那么20来趟。如果能上100条国际航线,那就变成国际枢纽级的机场。

第四,当然我们希望重庆有基地航空公司,包括东航在上海、南航在广州、国航在首都,另外联邦快递等这些世界的四大物流公司基本上,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广州,一个在香港。重庆怎么弄?我们准备联手,一个是和新加坡航空公司合作,让它在重庆成为一个基地航空分支点。第二是重庆在和南航、东航、海航联系合作,重庆要成为有大型航空公司落户配置基地的地方。

第五,还有机场本身,突然增加50多万平方米,里面的航站楼怎么摆布,行李怎么管理,各方面人员进出,各方面高效的配合。另外免税商店,餐饮服务各个方面,这方面重庆航空公司和新加坡航空公司之间,重庆机场和樟宜机场之间,将形成一个合作共同体。这是我们几方面合作要展开的内容。

最后一个就是通信、大数据和云计算。重庆目前的通信水平是整个国家有十大互联网直连点的基地。就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沿海这五家,内陆是西安、成都、武汉、重庆等等五家,这十家在中国是一个水平线上。互联网通信枢纽地区。这是我们国家这几年改革开放发展的结果。

现在我们的通信沿长江有12条光缆,通过上海出口的,通过太平洋走向世界。我们最近国家有关通信部门也在考虑,今年开始启动,从重庆往南通到新加坡形成一个光纤光缆的一个通信,这样以后重庆就有几个出口端通信到世界。这方面是很重要的中新通信方面互联互通的合作项目。

另一方面,位于水土镇的云计算大数据中心,相当于一个离岸的数据中心,那个地方有10万台服务器建成运转,20万台服务器在施工建设中。服务器之所以能成为数据中心,是因为大量内容。
20万台服务器的量相当于一个大都市的量,比如上海现在全部服务器的量是20万台,北京也是20多万台,这个数据量是非常大,新加坡现在多少万台?已经运行和正在建设的,准备几年以后具有的服务器有100万台,所以亚洲的数据中心在新加坡。

重庆当然希望这一块能够发展上去,如果我们30万台数据中心运行一旦起来,这一块的业务量,电讯费、数据增值费、数据开发存储各种各样服务外包的费会有上千亿元人民币,产生的七八百亿的GDP增加值,顶得上机器加工制造业3000亿的产值。

这1000亿元就值六七百亿,非常有价值,这一块我们会很好地和新加坡电信、软件等信息产业各方面公司展开,这里面有四五种业务链,包括各种各样数据内容、游戏,或者文化文艺、电影影视媒体、体育的各种信息内容堆积在这个数据中心里为全球服务。

第二种就是深度开发,第三还包括软件开发和搜索引擎的开发。这方面产业链一旦形成,它是非常广泛的,以后互联网体系,信息产业,大数据,云计算,这方面是有无限空间的。

总之,这四个方面现在展示的图景,会使我们重庆跟新加坡之间形成巨大的互联互通的经济潜力。同时,这个政策也会促进全国各地或世界各国的企业也一起介入到中新互联互通的服务贸易项目当中。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