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的主旨演讲全文

编者按:“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4月16日在重庆举行。会上,负责重庆项目的新方部长、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发表主旨演讲。

陈振声在约20分钟的脱稿演讲中说,新中联合开展的重庆项目超越了一个经济合作项目的定位,在整个中国战略布局和宏观经济发展前景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新加坡《联合早报》“一带一路”专网整理了陈振声的演讲全文,刊载如下。

 

谢谢黄奇帆市长的精彩演讲。其实我也不需要再讲太多,因为其实我们两个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

刚才黄市长讲的一切,我都非常同意。我也希望我们的工作团队能一一落实这一切的计划。在我开始之前,首先让我感谢主办单位还有幕后的所有工作人员,没有你们的付出,没有你们的耕耘,我们没有这个交流会。

这个交流会对我们非常重要,因为它给了我们很有用的平台,不只在思想上在点子上做个交流,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有平台能加深彼此的认识,有个平台作为互动,让我们在接下来的工作可以做地更好。

就刚才我们听到的,我们都知道在投资的时候都有风险,怎样能把风险降到最低,就像我们的讲员刚才所说的,要彼此的认识。彼此认识和了解之后,那风险就能降到最低。能降低风险的话,就是降低成本。能降低成本,那就可以催化我们的一切经济运作。

首先,让我们退一步看看我们的中新第三个合作项目的定位。其实对我本身来说,这个合作项目超越了一个经济合作项目的定位。其实,在整个中国战略布局中,它的定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现在以中国宏观经济的发展前景来看,我们可以看出几点。

中国沿海一带的潜能,可以说是发挥到淋漓尽致,不过中国沿海一带的潜能占中国的三分之一,中国内陆的潜能可以说是中国潜能的三分之二。不管是在人力方面,在物力方面,在地方的一切,中国的内陆的潜能是中国的三分之二。

如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我们想把中国的发展带到一个更高的里程碑,贡献不止于中国社会,也贡献世界各大社会,那我们就要凸显中国内陆的潜能。那怎样凸显中国内陆的潜能,而不局限我们现在碰到的现有的瓶颈?

现在中国在发展的一大瓶颈就是,靠着沿海一带和沿海的几大城市比如上海广州,中国一切大部分的贸易出口都是通过沿海一带的东部城市,造成了一个很大的瓶颈。

如果要突破,那我们要开拓一条新的命脉,就是通过重庆,通过跟东南亚和亚细安的衔接,通过西部跟欧洲的衔接,如果我们能开拓这条新的命脉,我们就能带动中国三分之二的潜能,我们也能避开现有的瓶颈,现有依靠沿海一带的东部城市的瓶颈。

所以刚才黄市长所提到的,渝新欧铁路,这铁空、铁陆的衔接,不只是经济的衔接,更重要的是在整个中国战略布局的大前提下,会做出举足轻重的影响。所以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中新第三个合作项目,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而且刚才黄市长所提出的建议,对这个第三个项目的成功与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比如刚才谈到金融衔接,我们不只是跟新加坡与重庆的衔接,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催化整个中国西部与西南部的发展。

一般人看重庆的潜能也可能只是看到3000万人,不过重庆能带动整个中国西部与西南部的潜能是远远超过这3000万人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该有个突破,我们不应该只是想着重庆怎样吸引到外来的投资。那是现有的想法,也可能是旧想法。其实到了现今,重庆也有自身的能力,不只吸引到国外的投资,更重要的,就像刚才黄市长谈到的,重庆也有能力把它自己国内自己的融资延伸到国外去投资。

如果我们新加坡与重庆能达到一个哑铃效应,把两地的优势凸显出来,那就更能带出重庆和中国西部跟亚细安的优势。如果我们拿飞机做例子,在中国起步,发展经济的时候,是靠外销,中国制造了许许多多的成品,外销到国外赚钱。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一个引擎。

不过现在中国可以启动第二个引擎,就是把中国国内的储蓄,中国国内的一些资金,也投资在国外赚取利润。打个比方,现在东南亚亚细安最缺乏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在这方面,中国有它雄厚的资金,这些资金如果只是保留在中国国内投资的话,就可能造成刚才黄市长所说的,只能赚取2%至3%的回报。

不过如果我们能把中国和重庆的基金衔接到亚细安,发挥作用,那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就有了所谓的第二个引擎。不只是靠外销,不只是靠外来投资,现在也可以靠中国现在的资金投资到外面去赚取更大的利润。

所以在这方面,新加坡非常向往与中国的金融界一起合作,把这个哑铃效应凸显出来。如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面,我们能把这个哑铃效应突出的话,我想刚才黄市长所提的目标,我们一定会一一地达到。

第二点,刚才我们谈到物流,黄市长也非常精彩地让我们了解我们怎样可以通过渝新欧铁路和海空联运,形成一个所谓的多式联运的机制。

在这方面,有两大挑战我们得克服。第一,是所谓的硬件的协调和衔接。在这方面,硬件其实比较容易,怎样把货物以最短的时间最便宜的方法,联通海路、空路或铁路。在这方面,我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制定一个总蓝图,希望用这个总蓝图来带动硬件的协调和连接。

对我来说,这方面,我们在一两年内可以很快地实行。不过更重要的一方面,在整个过程中,是我们的信息与数据的协调。刚才黄市长的例子来说,如果现在一个货柜箱从德国运往重庆,路程是12天,在它抵达重庆之前,我们能不能把它所有的讯息传到重庆,把它接下来要衔接的水路空路安排好。在它过境在重庆的时候,把时间缩得最短,把货物以最快的速度运到离重庆四小时以内的所有亚细安与东亚大城市。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点,那我们将会实现整个东亚的物流线非常大的转变。在这方面,我听说重庆政府在申请能不能在重庆市设立自贸区。这自贸区对整个物流的衔接有非常大的影响,问题不只是说硬件上的衔接或者是在数据上的衔接,另外一点是进关出关的衔接,我们能不能达到所谓的一关通。如果通过重庆而要进关入关,在进关出关不只加剧了成本,更重要的是耽误了时间。如果我们能在数据上,在资讯方面能达到所谓一关通的话,那其实有许多商家将会很慎重地考虑这个新的一条连线。

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得跟中央一起努力,怎样在政策上在关税上有个突破。怎样才能以重庆作为示范,达到一关通。所以我们也期望重庆能争取到自贸区,和我们所谓的一关通的制度衔接起来,和我们的多元物流机制衔接起来。我深信我们以后重庆在整个一带一路的定位,重庆在整个物流线的定位,将是非常非常稳固。

所以,我们有这个构想,我们得一一把所有眼前能看得到的障碍一一去克服,不过,我深信这个能做得到的。

第三点,刚才听到大家的演讲,有个非常有趣的比喻:小松鼠跟大熊猫到底能怎样地配合。这跟我们所谈的一些项目又有怎样的的影响。

其实我们知道中国中央要管理这么大的国家,是非常不容易的。你有新的政策,在实行新政策的过程中,一定有它的风险。就像一只大熊猫,大熊猫要往前进,可能走得比较慢,也可能步步为营。那如果大熊猫要走得快,那小松鼠怎能帮助它?

小松鼠就像大熊猫的先锋,如果大熊猫有一两只小松鼠可以作为它的先锋,在政策上作为先锋,去做实验,去做考察的话,那大熊猫就会走得更好。

其实,我想重庆不是大熊猫。重庆跟新加坡是两只小松鼠,因为其实中国才是大熊猫。所以,如果新加坡跟重庆,能作为大熊猫的先锋,去探索新的领域去探索新的政策,做得好的话,让这些新的政策好的政策辐射到重庆以外的地方,辐射到整个中国。

所以,我跟孙政才书记达成的共识是,我们的成功定义有四个。第一把融资成本降到最低,把物流成本降到最低。这是“两降”。

另一方面,我们要把所有新的措施,辐射到重庆以外,才算是成功。如果只是局限在重庆的话,那我们还不算成功。那只是小松鼠的成功。因为我们的成功定义是大熊猫也要成功。

另一方面,这些新的措施要能够复制到其他的地区。对我来说,今天最大的收货就是大熊猫和小松鼠,两个可以发挥各自的特长。所以,我们接下来尽力和重庆市作为两只小松鼠去探讨一些新的措施,怎样为大熊猫铺路。这不是开玩笑,因为不管在融资方面,在关税方面,中国的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如果要改变一些政策,它后来效果的好坏或有什么反效果,还是什么后遗症,其实是很难预估的。不过,从新加坡和重庆的例子,我们可以为大熊猫做出一份贡献。

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有许许多多项目可以去探讨,可以去找寻合作的方式,不过我希望大家记住三点。

第一,重庆跟新加坡的这个合作项目的成功与否,牵涉到不只是新加坡与重庆的成功与否,更重要的是它在整个中国的战略定位上,会开拓一条新路。如果我们做得好的话,我们能发挥中国三分之二的潜能,那30年后我们回头看一看中国的发展,我们会觉得其实今天的中国发展还没有真正发挥它所有的潜能,中国可以达到更高的里程碑。在一个战略思维上,它已经突破一个靠着沿海几个大城市的瓶颈的做法。第三个项目的战略定位是举足轻重的。

第二,希望在我们这个合作项目里面,我们有突破,能帮助中国发挥它的第二个引擎。不只是靠外来投资,不只是靠外销,更重要的是,中国现在已经有了它的能力,能通过新加坡渗透整个亚细安整个全球的投资机会。把中国国内所有的金融,一些基金,带到国外去,赚取更高的回报。这对中国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因为中国现在在迅速人口老化,中国在二三十年后养老金退休金这方面,保健方面的需求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能在现在把基础打好,把中国现在所有的养老金或其他基金,把它投资在全球最有回报率的事项上,其实对中国二三十年后的所需要,会有很大的贡献。这不只是短期的投资项目,而是更长期的。

最后,就回到小松鼠和大熊猫。大熊猫永远有大熊猫的局限,不过大熊猫可以利用两只小松鼠去作为先锋,去开拓一些新的措施新的领域,路看好了,路走好了,大熊猫接着走下去的话,将会走得更好更快。

谢谢大家!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