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渝联办“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二):两地企业与官员就“多式联运与交通物流”的交流互动

编者按:由新加坡贸工部与重庆市政府联合主办,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办公室,新加坡《联合早报》与《重庆日报》协办的“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于4月16日在重庆举行,超过200名新中政界、商界、业界和学界代表,就互联互通的含义、新加坡与重庆如何在交通物流、金融领域里提升双边合作,分享看法。

交流会分为三个主题互动环节进行,第二场主题互动环节以“多式联运与交通物流”为题,发言嘉宾分别是太平船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张松声、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高级顾问(港口规划与联运) 陈培鑫、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重庆市经济信息委副主任杨丽琼,以及嘉里物流(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副董事总经理耿昊。互动环节的主持人是新加坡《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组、早报网(中国)主任韩咏红。

李牧原:全球供应链再布局,得内陆者得天下
张松声:生活水平提高带动了重庆对物质与互联互通需求的提升 希望中新两国中小企业也能参与重庆项目,带动创新
陈培鑫:完善的互联互通生态需各通道顺畅衔接与通关方面一体化政策
杨丽琼:重庆正形成多式联运的统一货单;重庆到新加坡铁空联运本月28日启动首班试运行
耿昊:把重庆打造成政策创新高地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李牧原:全球供应链再布局,得内陆者得天下

主持人:非常感谢五位嘉宾到现场来。五位都是交通物流业的翘楚,以及重庆市政府主管这领域的官员。我们就尽快进入讨论,首先请问李秘书长,国际物流通道是什么概念,重庆要建设好国际物流通道,需要什么条件?谢谢。

李牧原:刚才主持人提到的这个问题,其实国际物流通道是在我们物流生活当中,这两年新提出来的概念。因为以前我们谈物流,谈区域物流;区域物流顾名思义,就是谈一个经济片区,而现在我们更多地把区域转化到通道的思维。在这里面,我想我们应该认识两个问题;就是我们整个从中国经济发展的今天,我们物流格局从需求侧到供给侧这两个方面,它发生了哪些变化,就是我们应该对形势先有个研判。

从需求侧来说,我们应该注意到,这是一个全球供应链再布局的时代。那么这个再布局意味着什么,在过去的一百年,人类的生活都是向沿海去发展,所以港口就成了全球经济拉动区域经济的一个重要引擎。但是,随着我们中西部的崛起以及一带一路等概论的提出,让我们经济的重心从沿海到内陆向广袤的中亚地区迁移。在这迁移当中,你们会注意到,在过去海洋的时代,我们说:“得海洋者得天下”。而今天,我们到了内陆的时代,很多的港口、很多的联运企业,它们都越来越关注内陆地区,所以业内经常说的一句话:“得内陆者得天下”。

在这两个时代当中,是怎样的物流需求来拉动?就是我们说的供应链再布局。也就是我们现在在谈到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产成品的交易,而是制造的资源在全球不同的地方去配置的时候,我们是让大部分在制品的一个物流拉动。也就是现在全球的内贸体系,它是一个我们叫做“just in time”,就是准时供货的需求。在这种需求的前提下,我们从海洋时代到内陆时代,我们所缺失的一块是什么呢?就是随着航运业在全球贸易链中作为主要的物流通道,它已经发展了几十年,就形成了一个非常成熟的一套物流网络体系和分工体系;它是以船作为的我们干线运输的工具。而到了内陆时代,当铁路来扮演这种主干线的时候,我们依托铁路像我们修的渝新欧、更多的中欧班列,把大陆桥这条能源通道变成物流通道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这样的一个以铁路为主导的年代,我们的物流体系尚且薄弱。就我们远远没有像海运依托港口,形成分拨中心、贸易集散、金融交易;它还没有成熟。所以,这是一个刚刚兴起的内陆铁路时代。所以,我们想我们应该对这个需求出现一个比较明显的变化。

那么从供给侧来说,这就谈到多式联运,为什么这些年我们国家近两年把多式联运作为解决我们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抓手。这是因为我们各种运输方式独立发展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各种运输方式需要深度的融合,有效衔接的时代。那么在这个时代当中,我们就发现多式联运在全球停了30多年。这个概念到了今天,我们中国不是不懂,也不是没有做,也不是没有人会做,但是为什么这种业态在中国就这么苍白?很重要的原因我们发现,是因为我们物流的基础设施,我们的物流网络和我们的政策被我们行政,被不同运输方式的管理体制把它肢解、分割了,所以形成了这种行政分隔、区域分隔、不同的运输方式分隔,把我们业务链条串不起来。

所以我们认定了,我们现在谈的不是狭义的多式联运,而是要构建一个不同运输方式能有效衔接,同时又能做到合理分工,又能让我们物流企业利用这套网络基础设施,能够去提供更多样化的解决方案,面向不同的细分市场。我们缺的是环境,也就是我们把多式联运上升至一个系统来看的时候,我们缺的就是这个环境。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对多式联运的理解。

陈培鑫:完善的互联互通生态需各通道顺畅衔接与通关方面一体化政策

主持人:谢谢李秘书长,您说的真是高屋建瓴;把全球的物流格局和中国现在的现状需要做的什么都要做的时候都在很短的时间内点到了。接下来,我想请新加坡港务集团陈总来回应,还有从新加坡经验看,重庆可以怎样做,现代的物流应该怎样去做。

陈培鑫:各位领导早上好,请允许我从物流以及国际码头经营者的角度,来和大家分享一些看法。首先,我们必须了解到物流是积极发展的很重要的引擎。那么,多式联运是物流业能发挥互联互通效果的一项重要战略,不只是一个营运的方式。一个完善的互联互通的生态系有好几个重要的支柱。那么我想提出四点对重庆比较有关联的。

首先,是一个完善的基础设施。另外一点是,各个运输通道和网络方面顺畅的衔接。第三点是监管和通关方面一体化的政策的需要。第四点是,一个综合信息平台的建设,以及其功能的发挥。我本身对重庆的了解还算肤浅。这是我第四次到重庆来,可以看到的是重庆可以利用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现有的多式联运的基础条件,以及多重国家战略如一带一路、西部开放以及长江经济带发展,扮演重要的角色。通过中新互联互通的合作项目,我想双方能积极达成总体发展的优化,促进各种运输通道的无缝衔接,由此可以带来获益运作方面的高速以及便捷,同时能够达到优化物流的效益,以及降低成本。谢谢。

张松声:生活水平提高带动了重庆对物质与互联互通需求的提升

主持人:谢谢陈总,我们等会进一步再继续探讨,可能现在我们请张总跟陈总做一个互动对谈。

张松声:刚才李老师对中国物流业的分析,我感触很深。其实我第一次重庆时是1994年,当时是我们吴作栋总理带了代表团,先飞到成都、重庆武汉;我还记得我们从成都上飞机的时候,我们都要到机舱里面把我们的行李拿出来,再过安检,再上飞机。这么多年下来,我们还记得当时我们到重庆,住最好的酒店叫做扬子江假日酒店,是最好的。当时我还记得我去了雾都饭店。我有个朋友,台湾来的,在那边开了一个保龄球场。那是唯一晚间的消遣。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重庆的确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可是我觉得这个翻天覆地的改变,它的物流还是环绕着整个重庆市本身的需求。

昨天去参观了三峡博物馆,感受很深。有张照片是当时为了要把食用水送到住家。那些做劳动把那个水,用人力抬到山上去。我们以前也看到在重庆有很多,就是重庆地理环境,就创造另一种行业,就是人力搬货。到了今天整个重庆的生活水平就不一样了。

可是,我有两个实际的物流经验,例如越南的咖啡豆,它是要运到重庆来分散的。昨天也经过星展银行,它是星展银行的客户。这咖啡豆进来,其实它不止只在重庆,还有整个地区的分销。那么,它为了更快捷地运到重庆,它先从越南运到北部湾,再用火车拉到重庆。那么,整个物流的时间就缩短了,也充分显示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物质的需求也改变了。

另外我一个朋友在重庆买下一个,听说是面包连锁店。他现在本来是希望把冰淇淋从德国Movenpick运到重庆来。他也知道重庆政府给很多优惠的条件,包括如用铁路可以退税。他唯一担心,那个火车上的冷箱那个冷库能不能经常保温。这个冰淇淋能不能用铁路运进来。我讲这两个事情,就是说最简单的用水抬到每个家里,到现在咖啡豆和冰淇淋的进口,充分表现了重庆整个生活水平的提升,也对物质的需求不一样。所以我觉得这个畅联畅通要做到,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可是,刚才包括我们李部长所讲的,重庆有这个条件,因为整个发展时大大提高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给予中新里重庆作为一个基础,站得高看得远。刚才我们也讲了,两降两升,能不能把物流成本降低。另外,把物流的辐射,辐射面不单看重庆,而是整个地区。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刚才陈教授讲的一个是大熊猫一个小松鼠,能不能合作,我觉得这点如果大家思想上可以沟通的话,就能真正达到畅连畅通。最后,我今天看那么巧,我在写我这个稿的时候,我是放16划4划16,今年是2016年4月16号,164416。不管是向前向后,买万字票都是一样。所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日子。我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大家能够在双方领导人的高瞻远见之下,可以达到畅联畅通。

杨丽琼:重庆正形成多式联运的统一货单 重庆到新加坡铁空联运本月28日启动首班试运行

主持人:因为杨主任告诉我说,在交通物流上,重庆有很多的规划,也和前面几位嘉宾讲的都有关系。杨主任也是重庆市政府物流协调办公室的副主任,我们请她给我们介绍具体的情况。

杨丽琼:谢谢主持人。那么中新互联互通战略合作项目,交通物流是最重要的核心内容之一。在这里边,我非常赞成我们前面几个嘉宾,包括上一场前面几位嘉宾谈到的。要实施互联互通,重庆的国际化水平要进一步提升,依托我们和新加坡的战略合作,借助新加坡一些先进的管理经验,管理理念以及国际开放程度的方面的一些先进的模式,来进一步提升重庆对外的开放水平。实际上这些年,重庆致力于对外开放方面从物流大通道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重庆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和条件,我们已经形成了铁空水空这样一个一体化的交通格局。那么我们的国际交通要道,除了航空以外,我们还有大家熟知的水利,我们江海联运和我们的铁海联运。现在我们的铁水联运在渝深(圳)班列这边通过盐田港出海,也包括南下像东盟这边,包括越南,从越南从缅甸出境,跟东盟这边进行接洽。

同时,我们更重要的是开发了一条通向欧洲的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这就是我们今天主持人和很多代表嘉宾谈到的渝新欧。那么随着我们中新战略合作项目的形成,我们奇帆市长又提出一个非常大的构想,就依托渝新欧,我们和新加坡之间再形成一个铁空联运。这铁空联运就是每年我们新加坡,从欧洲进口的商品,高档商品就有300亿美元。那么我们按照三分之一可以通过铁路来走的话,那么这块有大量的货物可以通过铁空联运来进行运输。这就是我们的多式联运。

为了这个项目,我们也到了新加坡去进行访问、研讨学习。那么我们近期也和海关总署、铁路总公司以及交通部进行了相关的沟通和联系。正值我们国家正在实施多式联运的这样一个创新或政策的突破,包括刚才李会长所谈到的打破各自运输模式的边界、隔离的格局,使它深度地融合。在这上面,一个方面,我们正在进行一个,由交通部牵头的,多式联运的统一货单。你空运,以前你就是空运的货单,铁路,以前就是铁路的货单,所以要一票制。这个正在进行。

第二个,我们在和海关总署这边联合,要在载具方面要达到标准化。如果是铁路的载具,空运的载具,如果这部标准化不通用,这也很难快速地实施多式联运。所以在这个上面,我们也正进行探索,那么我们准备在4月28日,即本月的28日,将从欧洲启运一批到新加坡的货物,那么通过渝新欧把它运来重庆,再通过重庆经过空运运到新加坡。这样实施一个铁空联运的首班试运行。那么可能今天我看到很多代表是新加坡的物流公司,可能你们对渝新欧不是很了解,只是听主持人在说渝新欧,我在这个地方说,对不起,借用一点时间介绍渝新欧。

渝新欧是我们重庆市政府在海关总署和铁路总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在2010年开发的通向欧洲的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那么它是从重庆始发,经过新疆进入哈萨克斯坦,之后再通过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直至德国这么一条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它全长11000公里;我们现在开下来只需要12天就可以把货物从重庆运到欧洲的德国,也可以从德国运到重庆。这条通道的时间比海运节约了近三分之二。同时,它的价格只有空运的五分之一。那么我们从2011年开启以来,到今天为止已经开了628。那么今年要实现每天开启一班,就是天天班。这也是我们中欧列当中,开行的时间最早,开行最稳定、开行的频率最高,性价比最高的一条通道。现在我们已经达到每天一班,客人任何时候有货都可以通过这个通道来进行运行。

在这个通道的安全性方面,我们是纳入到安智贸协议来进行安全的保护。同时我们在产品的服务上,不仅是服装、高档的服装、鞋帽食品包括汽车、IT;这些可以通过渝新欧来走。同时我们很多的生鲜食品,包括奶粉,都可以来通过渝新欧来走。所以这一块我们感觉性价比非常高。这就是我们渝新欧的基本情况的介绍。那么同时我们利用这个通道可以使我们新加坡很多企业参与到多式联运的项目当中。我知道我们很多新加坡的企业在欧洲,在渝新欧沿线都有布点。那么我们也在全球,包括渝新欧沿线的12个国家、30个城市都有我们的结集点跟分拨点,所以我相信我们重庆以及中国企业、以及新加坡的企业都可以在这方面寻求一些商机,来促进我们双方的经济发展。

耿昊:把重庆打造成政策创新高地

主持人:谢谢杨主任。她刚给了我们一个新闻点,下月就会有第一波货品是从欧洲经过渝新欧到重庆再到新加坡去的。最后,我想请耿总,重庆要达到目标,要做对外开放的高地,在思想上在体制机制上,现在的情况是怎样,应该怎么做更多的突破与创新?我们请耿总分享他的看法。

耿昊:谢谢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讨论一下,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的示范项目。刚才在下面看,为什么叫中新重庆互联互通,这说明这不是一个单纯的重庆项目,是中国和新加坡通过重庆这个中国西部的中心,联通中国和东南和西向中亚和欧洲整个物流通道。刚才张总已经讲了,重庆在过去几十年里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硬件已经非常完善和漂亮。刚才杨主任介绍了很多创新的产品。我相信从硬件上来说,重庆已经做了很好的规划,对今后的一些产业的支持做了很多的铺垫。

但是,如真要把重庆变成中国和西部和东南亚整体的一个物流高地的话,我想我们还需要几个地方需要努力。因为最近我和几个同行的朋友聊天,我说得未必准确,如果我说不准确,那杨主任可补充。重庆出口的产业结构,从重庆出口的主要产品应该是电子产品,占出口比重约一半以上。除此之外,还有就是汽配。但是因为电子产品为主,那个货量是非常大。这也意味着,如单纯地以重庆来看,它的产业腹地,支撑整体中国西部与东南亚物流,还有提高的地方。如果可以把整个中国的东部和北部变成和东南亚和西部相连接的一个腹地的话,那么重庆就有巨大的作用。这意味着有巨大的潜力存在。所以如何在以硬件很好的基础上面打造软件,我认为这是我们重庆作为互联互通项目的意义的所在。

我想从三个方面讲,第一个方面,我想首先要把重庆打造成政策创新高地。因为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中国正在做产业转型,我们以前的很多做法正在调整;比如说海关总署在过去两年,一直在推动全国的大通关。过去各个口岸各自为站,现在是通关一体化,这走得很快。今年,基本上我相信要全面推开了。另外,海关总署也在和欧洲和东盟的很多国家在做AEO的互相认证,这个速度也很快。我们也知道其他的一些口岸城市,也正在做制度创新的尝试,就是关检税的单一窗口,也包括在某些口岸正在做从贸易的三通道,变成双向四通道,就把跨境电商也纳入到整个产业进出口正式通道里面。这就意味着里面许多的政策改变空间是存在的,有许多创新的可能。如果我们重庆也把自己打造成为中国和东南亚和欧洲和整个世界连接的桥梁,我们要把自己变成创新的高地,政策上的高地。我们在这方面可以有很多的尝试。我觉得,要走在其他口岸的前面,这样要有一个政策高地才可以带动许多重庆以外的企业和货物通过重庆这个通道走到全球。这样真正打造桥梁的作用,这是互联互通的高地。

第二个,我想是产品的创新。刚才杨主任介绍了我们渝新欧的产品。其实张总也讲过,从越南铁路海铁联运的产品;李会长也介绍了多式联运的其他产品;包括嘉里也正在提供一个横跨东南亚到中国一个陆运的卡车网产品,就类似渝新欧的产品。但是产品创新是不容易的;从零到一是不容易的,需要培育市场,才能有量,才能有规模经济。为什么今天我们说要做到每天一班很大的进展,是因为做到每天一班才有稳定的产品;有稳定的产品,才有更多的货肯走过来。

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打造中国经济。集货,要集货就呼应到前面的政策创新。只要政策创新,贸易通关便利化,才能使更多的货物产品通过重庆走向全球,也通过重庆从全球走向中国。我相信有很多不同的产品,大家可以一起来开发,但是以目前来说的话,重庆有一些产品包括在一些操作上面,可能相对来说,还可以有做得更好的地方,是可以引进更多一些有质量的一些合作伙伴,更多的国际企业来参与到整个市场的运作。因为市场化的运作,更开放的运作,对我们重庆打造中国互联互通的桥梁会更加有利。众人拾材火焰高。

第三个方面,我想讲的是,人才的高地。就是我们要引进更多的人才,推动我们重庆的物流产业的创新和物流技术的创新。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多物流企业,特别是国际的物流企业,有很多物流的人才,可以把总部设在重庆。这就能使用于本地企业。我们把有创新能力的物流企业人才引入到重庆,可以帮助重庆的物流行业越做越好,也能推动重庆的物流服务能力,支持产业整个的互联互通的项目。

主持人:谢谢耿总。耿总给了很具体的建议,接下来,我想请李秘书长补充一下,在软件创新方面在软件的建设方面,李会长又有什么看法?从不同的角度去解释重庆怎样对外做到互联互通。

李牧原:好,谢谢。是这样,如果说走到今天,中国多式联运,我们在产业实践推进当中,需要一块试验田,需要一个多式联运的特区的话,我觉得我们今天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的项目应该是最具备这样试验田的资源禀赋。所以,但是要把多式联运这样的一套系统,和我们互联互通结合得很好,我想有四个方面,可能是我们发展思路上的转变,四个方面的转变。

第一点,我认为,我们应该要把已经具备的交通优势,转化成多式联运枢纽的优势。在这个优势转化的当中,硬件设施的衔接相对容易,而规则体系的衔接是最难的。这种枢纽的优势,就是刚才杨主任提到的一单制。一单制,是多式联运的业务系统当中的最高级;就是你把一单制做好了,说明你的基础设施,你的规则你的产品肯定一体化了。一单制实际上就是评价这个体系最后一块的试金石。但是在规则体系当中,我们应该是以规则为牵引,再来讨论基础设施、组织模式、信息系统,以目标为导向的来构建我们的系统,把我们碎片化的多式联运的要素,变成一体化服务。这是第一个转化。

第二点转化,我认为我们应该把前三十年东部地区用这种贸易通道带动运输通道这种思路,转化成从顶层来规划国际物流通道的思路。我们过去都是贸易先行,那么贸易通道之后,我们物流是跟进,这时候就会有不同的运输方式在贸易集中的通道上,形成了彼此竞争。最后的结果,一个方面,竞争的结果可能是规模化了,另一方面可能就是永远的无序化,我觉得在顶层设计上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国际物流通道里面其实强调的是各种运输方式的合理分工和有效衔接和一体化运作。这是我们说的物流通道。单一的运输通道也不能达到物流通道的目的,因为我们过去在运输通道建设思路,是重散化、经济规模追逐这一点,它是非常容易导致产能过剩的。我们很多的港口,我们铁路的重载通道线上,最后导致产能过剩。这是我们面临的很困难的局面,所以我认为在我们物流通道当中,是通过分工和彼此的契约关系,不是简单的投资,所以是把现有的资源盘活的一条通道。

第三个转换,是我们过去物流中心的建设是以城市为单元,而未来我们应该发展成城市群为辐射,然后这物流中心和人居生活中心是分离的。我们其实看大的国际物流中心,它并非人口密集的城市,现在我们的物流中心都变成了城市配套的东西的时候,港城的矛盾、站城的矛盾已经成为了很多社会生活上的矛盾,所以我们应该考虑城市群为中心来建设;因为重庆的项目不(只)是重庆,重庆的项目是一个西部高地,所以这是第三个转换。

第四个转换,是我们渝新欧发展应该说是在整个中欧陆路通道上先行先有、先行先试的,而且是成果累累。那么我们现在团结村中心站是渝新欧的起点,我们如何把国际通道的起点,变成国际贸易的中转站,这个是我们下一步要去转换的。这里面,我们在物理空间上除了物流中心,你要有配套的商贸、配套的金融。这样,它才能成为国际供流链的一个重要节点,而且这样的启始站,可能未来成为中转站。因为我们在谈中新项目和中国到欧洲的陆路通道的项目时,我们会注意到其实是两条国际大通道在重庆的汇聚。

那么从中国到东盟的通道当中,我们未来可能会有两种联运模式;一个是海铁的联运,从新加坡到北部湾港区然后通过铁路贯通到重庆,这是一条海铁联运的通道。另外一条可能是随着我们的中老铁路,到罗汉口岸通道到我们叫泛亚铁路中通道。这个建设已经启动。当这条铁路建设后,我们还会有一个附和的通道,叫公铁联运的通道。这两条通道将在重庆交汇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能培育出更多的服务产品。因为不管是张总、耿总,其实他们在培育这种通道服务产品当中都是行家里手,而且企业的能力都是很强的。所以我想一定是形成这样一种国际物流通道的中转站,而不再是起始站了。这是一种很重要的转换。如果有这四个方面,我觉得重庆作为物流高地,这样一个国际物流的高地,我们叫重要节点,这个时代应该看得到。谢谢。

张松声:希望中新两国中小企业也能参与重庆项目,带动创新

主持人:谢谢。李秘书长描画了一个很大,让人振奋的目标。我想最后请张总和陈总补充一下,陈总可能可以从新加坡经验看,怎样做好枢纽,怎样做好中心?最后请张总提出你的看法。

张松声:刚才听了李秘书长讲令人非常振奋人心,也非常客观地把现在中国,我们运输行业物流行业所面对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所以我觉得,其实中新合作在重庆是新的起点,也希望看得更高更远,也是我们陈部长讲的,这个质量要深要广。我觉得创新这方面,确实需要。创新这话,不管是新加坡的财政预算,包括中国领导人都在讲。我觉得创新这方面,除了大熊猫大企业之外,其实很多中小企业,很多所谓的“start up”反而更加大胆。它们更能想到新的点子出来,所以我希望以后创新不但是有国际先进的大企业,也包括中新两国中小企业也能参与这里面的计划。最后,我听下来,不管是空铁、铁空,江海、江铁联运,我觉得如果真正能做到物流中心,必须给客户不同的选择。到底是我要通过铁路到重庆再飞去新加坡,或是从新加坡飞来再到铁路,或者包括飞来重庆,再比如说去别的地方,我觉得要真正做到一个物流中心,畅联畅通不管是倒前倒后。如果有选择给客户的话,真正做到所谓的综合物流中心。这是我的想法和愿望。

主持人:谢谢。陈总?

陈培鑫:我非常同意秘书长跟张总的看法。首先,刚才我已经提到了在整个多式联运空间里面,重庆具备了相当优良的条件。怎样把重庆这个优良地理的位置发挥起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自己的看法。我来重庆之前看了重庆整个地理位置,看得到中国东部有海岸线,但是内陆其实很广很大,机会很多。这20几年来我们在沿海方面发展非常地强,中国有七个港口已经在世界前十名,但是今后的发展,如果由重庆以及中国整个重要战略如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的角度来看,接下来应该从哪个方面更努力地作出。刚才李秘书长提到的铁路方面,陆路的运输非常重要,我们通常都是对于我们目前的做法感到很舒服,不想做改变。但是若要真正发挥起来的话,网络的形成以及多式联运的畅通,我自己的看法是非常地重要。两个点衔接起来只能成一条线。你要辐射的话,就必须有许多线衔接起来,成一个网。

就如陈总所说,我们有两个点,我们可以保护这条线,但是客户的想法是怎样,客户的想法是要多选择。而且整个发展必须根据逻辑去发展,效益逻辑、经济逻辑。科技方面的话,就允许我从新加坡港的整个发展来和大家分享。新加坡开始,我们港口港发展时候,主要还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但是港口发展之后,接下来80年左右,我们就成为了东南亚一个中转港,东南亚成为我们一个腹地。那么,这十年来我们继续努力,把整个网络跟客户方面互相配合,怎么把整个发展起来。我们常说想把新加坡跟世界各地衔接。在新加坡本地我们常用,“we connect singapore to the world”。在这方面的话,如果能够把整个理念放开和开放所有的政策,营运方式方面再继续地优化,我想对于整个多式联运以及互联互通的目标,会起着很大的作用。谢谢。

主持人:谢谢五位嘉宾为我们进行一场务实的讨论,还有很多新的点子。我们这个环节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