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渝联办“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三):新渝两地应加强认识以降低风险与成本

编者按:由新加坡贸工部与重庆市政府联合主办,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办公室,新加坡《联合早报》与《重庆日报》协办的“推进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交流会”,于4月16日在重庆举行,超过200名新中政界、商界、业界和学界代表,就互联互通的含义、新加坡与重庆如何在交通物流、金融领域里提升双边合作,分享看法。

交流会共三场主题互动环节,第三场互动环节的主题是“创新金融服务”,发言嘉宾是新加坡交易所执行副总裁、中国区主席黄良颖、中国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左小蕾、厚朴投资合伙人及首席投资官刘德贤、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总经理张伟武。互动环节的主持人是新加坡《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组、早报网(中国)主任韩咏红。

黄良颖:要利用好两地金融与资本市场 新渝须加强彼此认识
左小蕾:重庆互联互通项目在调动民间资金支持方面有很大空间
刘德贤:利用私募资金与银行贷款结合来支持产业提升
张伟武:重庆企业应尽早建立在新加坡发债的前提条件与通道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在新中启动重庆项目的半年内,一些早期的金融优惠政策已经出台,包括重庆企业获准到本地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可以发行人民币债券等,在这个主题互动环节,想请教四位嘉宾,中新两地企业怎么样用好这些金融政策,发挥和利用彼此的优势?

黄良颖:大家早上好。这次的互联互通的项目,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内容的就是金融。我在这里想跟大家谈一谈我的想法。首先,金融永远不是为它自己服务,要让适当的业务、更迅速更直接的达到目的,就是两地应该互相认识,加深这个认识,在这个过程里面,希望能够帮助重庆在金融方面发展得更快。刚才也谈到,金融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怎样去降低成本。在这个金融体系里面,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另外一个渠道去降低成本就是给它选择。目前,在国内有很大的市场,因为很多投资的金融机构,也有很多的资本市场,很多的私募基金。那在国外,有一些更新鲜国内没有尝试到的,所以我觉得新加坡可以扮演的角色就是把这些介绍给重庆,跟这个项目里面的公司和领导人怎样去探讨着一些选择,更有效地把这个项目做得好。这个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觉得就是,新加坡以一个金融中心,以市场管理中心,一个财富管理中心的话,在这里能够有我们一些强点,能够帮项目里面的一些重庆公司跟国际的投资者来接轨,去更加明白它们对企业的看法,回报的看法,公司治理的办法。他们注意到的是哪一些事情。这个很重要,无论在项目里面的发展还是以后。重庆这个项目走出去的时候,有一定的认识。

第四点,连带下来的就是,如果有这些设备以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资金的流动。因为资金目前是国际化的,那么我们也要看从中国跟新加坡,重庆跟新加坡在政策上,在实际上,怎样去把这些资金流动。要不然的话,如果资金流不动的话,有一些问题的话,要达到的成果就很难实现,对重庆项目跟公司跟投资者,会可能感到失望,所以我觉得,我们金融这方面要做就要注意这几点。

金融是一个很阔的领域。这只是一个出发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细节还很多。所以有关当局跟金融参与者要很细心地去看,怎样去调整,怎样去把其他可能现在不在里面的纳进来。

最后一点,我觉得如果要利用这个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的话,最重要的还是认识,可能今天各位因为你们的参与对新加坡比较明白,新加坡来的,也对重庆很明白。但外面很多重庆人对新加坡不明白,在新加坡,也有很多人对重庆不明白。所以在信息方面,我们也要做工作,这样的话,会方便以后的运行。

主持人:谢谢黄总裁。就是双方的认识度,信息也要互联互通。刚才黄总裁说到认识度,我就接着请左小蕾老师与大家分享。新加坡金融管理的特色是什么,对中国来说有哪些经验可能可以相互分享,相互学习和补充?

左小蕾:刚才主持人说了,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教过挺长时间,现在在国内工作,所以对于中新合作重庆的项目,我觉得我来参与讨论,有信息比较对称的优势。那我觉得,这个合作项目双方合作主体都非常有优势。重庆在互联互通上跟新加坡的对接,我觉得选择这样的合作者是非常好的。据我对整个新加坡体制的理解,我觉得是非常务实、非常扎实,非常有执行力。也就是说,我们追求的是高效的这样的一个政府体制。重庆至少就我们现在要谈的领域,在金融领域理有,我们的黄奇帆市长,真的是中国不可多得的,在政府层面里,对金融领域有非常全面的认识,而且也非常好的理念的高层领导。我是非常佩服和钦佩和尊重的,所以这个合作我觉得是非常天衣无缝的一种选择。这个合作项目里有个很重要的金融中心建设的目标,作为建设的一部分,我认为也是非常重要。要完成互联互通,在物流,在信息,在贸易中间的互联互通的推进,我觉得金融在里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你要整合资源,你要提高效率,资金、资本在这里头的支持,去整合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这个项目能不能做得好,跟我们的金融市场的建设,中介服务的到位是至关重要的。那么,如果重庆要做所有的、刚才两个环节的讨论中都提出的,非常大的、非常宏观的,或者我觉得气势磅礴的一些顶层设计的项目和规划,怎样充分地利用这个金融服务的中介支持来推动它的实现,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怎么样降低资金成本,降低融资成本,怎样推动金融的服务在项目中间的作用,我觉得有三点可以借鉴新加坡的优势来推动发展。

第一点,新加坡的金融市场。不管是从资本市场还是整体的金融市场,我觉得它的法治环境、生态环境是非常好的。所有信息相对来说非常的透明,金融市场上对称信息是首要的一个透明化的运作,而且有法律法规的保护,这个是非常重要。所以这点上,对于中国企业通过新加坡的金融市场去融资去发展,其中两个非常好的基本环境,特别是像我们现在允许中国企业到国外去发债。因为说实在的,中国企业的债务都很高,大概占GDP的60%,但是主要还是内债,外债并不是很高,没有达到风险的这样的一个水平。那么对中国企业到海外融资,借助新加坡的市场发债融资,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而且环境也非常的有利。这是第一个我觉得可以去借鉴的去利用的地方。

第二个,就是我觉得股权融资。等一会儿,刘总可能会全面介绍。我觉得新加坡的股权融资市场在新加坡走向国际的很多的环节上,它们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整个体制和运作,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么中国现在民间资金是非常多的。说实在,怎么很好地利用这个民间资金,调动民间资金来支持我们的互联互通的项目和企业的发展,我觉得等会儿刘总在给大家深入介绍。我强调这个领域是有很大空间。

第三个,我认为是政府资金的运作,包括新加坡淡马锡和GIC。我觉得它们运作的模式、风控的机制,以及各种方方面面对于中国政府的那些扶持产业发展的基金来说,也有非常大的借鉴作用。很多时候,不是政府自己出面去补贴这个补贴那个,如果它能够很好运用这种有限合伙人的参与方式,那么我觉得对培养中国的民间投资体系的建设,以及真正的融入政府的引导性产业政策,我觉得这样的运作,政府的产业扶持基金,新加坡它们是GIC的机制也是有很大的借鉴作用。

主持人:谢谢左老师,下来我们请德贤,德贤是厚朴首席执行官。

刘德贤:谢谢。现在中国面临的情况,就整体的经济情况大家经常看报章、杂志报道,或国内外都会看到或听到这个概念,就是中国的产业提升。如果我们借鉴一个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每次产业的提升基本上都会涉及很多方面,会经历大规模的产业整合。那么产业整合其实有很多环节,产业整合其实说白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怎样提高整个经济的效率。这个经济的效率不是单单仅是生产的效率,也包括消费、产业链、资金运用、营运成本等等,方方面面每个环节的效率,就是把它提升。那么,可是每次我们谈到产业整合产业提升,如何提高,我觉得这个互联互通,中新这个合作机会其实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的窗口。什么意思,因为科技的普及、网络的普及、还有智能的崛起,其实给我们很多机会在这个领域,这个效率的提升给了很多机会。就是说,要是我们做得好的话,大家努力得话,可以有个窗口弯道超车。

但是整个产业整合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的投入。刚才左老师提到要怎么去有效地运用资金,我这边有个建议,刚才我们黄总也提过,基本上一个做法就是,你要降低资金成本或者是让项目更有确定性。你的资金的来源要多元化。我在这边就提一个,很多很多方式,我这里就提一个:比如说如何结合私募投资和银行贷款,做这么一个结合。银行贷款其实它可能比较注重的是还本付息,诸如此类的。这是我们所说的下行风险。那么从投资、从私募基金,我们比较关心的是公司以后,接下来几年的增长空间,上升的空间。其实这两笔资金,私募资金和银行贷款有很好的结合的话,其实是很好的互补。那么银行贷款的时候也有信心,因为它基本上有一个私募基金在那儿的时候,它有一个长期的作用。从那个私募基金角度,银行进来的话有一点杆杠效应,其实也更优化资金的运用,回报的数字也比较好。这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方式,大家在座的各位我相信也知道,但这实际去做的时候,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这么容易,因为这牵涉到我和银行的认识;例如我跟张行长认不认识,我熟不熟悉他,对吧?每家银行有每家银行的做法。这个有个磨合的过程,我觉得在这个领域,我们双方应该多碰面多接触,包括国际银行,这是一个。我们看,很多国内外成功的企业,大企业也好、小企业也好,科技企业也好,后面,值得注意的,都有一个PE,私募基金的影子。在中新重庆项目上,我觉得可以多往这个思路去考虑。

另外一个我们谈到资金的来源和资金的成本的时候,可能另外一个考虑是,怎么国内好像我们做什么项目,资金成本都比较高。其实这不是仅限于在国内的情况,所有地区,包括新加坡、欧美(都有这个情况),资金成本其实是和项目的风险有直接的关系。你风险越高,你资金的成本也越高。风险,其实我们用英文另外一句话来讲就是:“risk is a function of knowledge。”什么意思呢?比如说我不是认识左老师的话,她今天向我借10块,我一块钱也不借。但是如果我和左老师认识很多年,对她很熟悉,她向我借100块钱,我跟说左老师100块钱你够吗,我借你1000块。什么意思?就是我对项目熟悉,对人的认识之后,你的风险就远远地降低了。这怎么引申到这个项目上?我觉得有几点可以借鉴。其实新加坡过去三年已经超越美国和日本在国内的投资,那么新加坡企业包括外国企业在新加坡设的点,综合起来在全世界各地区都有很好的一个投资布局。那么如何把资金来源和资金成本降低,有几种做法;一,在结构上,做一个很有效的结构;第二,你要找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把这个结合起来,你的资金成本去融资募资的时候,其实是可以降低的。那么我这边可以有个建议,就是说好像产业链的提升,整个产业的整合,除了国内我们自己要做的一部分以外,其实还包含在海外的投资。今天的海外投资,就是明天的海外收入的一个基础。所以这个,要是我们今天做,其实效益是接下去几年五年十年等等。所以要有效做到这个,要找很好的合作伙伴。刚才我提到了新加坡企业包括在新加坡的外国企业其实有很好的布局。双方都可以有很有效的结合。要是我那天看了一些资料,其实这个布局,和一带一路有很高度的吻合。所以有个建议,就双方透过自己发觉一些相关投资项目、投资机会等等,然后接下来再合作。我暂时讲到这一点。

主持人:谢谢刘总。这场的最后一个嘉宾,我们请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总经理张伟武,张总。张总可能可以很具体地说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出台的一些政策;中国的企业可以怎样利用这些政策到新加坡去融资,推进这个项目更好的发展。请张总。

张伟武: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作为新加坡人民币清算行,我们在中新的经贸合作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尤其是给双边企业提供了人民币的投融资的便利,在跨境人民币的解决方案方面,打通资金融资方面做了很多的探索的工作。清算行的清算量去年60万亿人民币;这也反映了新加坡作为全球第二大人民币市场的巨大发展的潜力和优势。怎样把这个优势运用好,新加坡作为全球第二大离岸人民币中心的优势运用好,这是一个我关注的问题,也是咱们刚才讲“两降两增”,两增是增辐射力、增可复制性,这是政府要去考虑的问题。那么降低企业资金的融资成本,降企业的资金成本,这是我们银行,我们作为金融机构可以探索的空间。我们今年对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上海自贸区包括广西沿江沿边开放的人民币的融资做了100多亿。近期,我们对重庆的几家企业也提供了第三个项目的跨境人民币的解决方案。

今天我想重点谈三个我一个体会。三个政策,一个是跨境直贷,第二就叫债券发行,双边的债券发行,包括狮城债和熊猫债。第三个就是跨境人民币资金池。在跨境直贷方面,目前在重庆的外资企业本来可以就可以借助外币或人民币;近期重庆又获批了30亿的专项额度,用于支持第三个项目,这都非常好的这个政策。企业应该把这个用好用足。但还有一个政策,我觉得目前在重庆还没落地,就是跨境人民币的直贷。这个在天津和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都已经很多了,而苏州最近也复制到苏州全市,天津全市;除了给工业园和生态城的企业以外,我们工行作为境外银行可以直接给苏州市全市的辖属的企业,都可以做人民币的贷款。这个政策在重庆暂时还没落地。我们了解,人民银行可能近期有扩大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试点的想法,可能不单批了,可能这个政策想全面去推。但咱们目前第三项目已经启动,昨天来了企业的热情也很高,所以这个政策,重庆方面可以考虑尽快去申请一下。

我再补充一点,跨境人民币直贷的好处,大家知道人民币离岸和在岸是两个市场,在岸的汇率是有管理的浮动,包括人民币的基础,央行有个贷款的基础的汇率。那么离岸的汇率呢,是不断地波动,有时比在在岸高,有时比在岸低。但是呢,作为我们境内的市场,因为银行之间项目的竞争,他们融资的成本基本上有个下限,浮动的下限不能超过百分之10或百分之20。最好的企业就到这儿了。那么在离岸,我们就没有这个限制。作为银行来讲,我们可以少赚小一点,利差可以小一点,可以给企业多一些支持。这个政策我就是想补充这一点。

第二个就是债券发行。现在是两个债,一个是狮城债,一个是熊猫债,我们作为唯一拥有狮城债发行牌照的中资金融机构,在新加坡500多亿狮城债,我们成交了百分之70多。今年,大家都知道离岸市场的波动非常大,由于人民币贬值的预期,由于前一阵子非常的强,包括人民币离岸市场流动性非常紧。那么在这大半年的时间内,狮城债的发行基本限于停滞,香港的点心债、离岸人民币债券也都比较少。但我觉得重庆的企业,包括国内的企业那个通道尽快建立起来,建立在新加坡发债的一些前提的条件,尽快建立起来,将来市场一好转起来马上就可以发行。这是企业借助离岸和在岸两个市场的选择.现在企业在国内融资,可能发中票发这债券,在境内发就很便宜。但是你把通道建立起来,将来你就可以有个选择。这是刚才其他嘉宾提到一些类似的想法。

对于这个熊猫债,现在央行在扩大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开放,鼓励企业进来发这个熊猫债;这个熊猫债对新加坡的企业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因为新加坡企业在中国有投资,不管是金融机构或是咱们新加坡的企业,总部在新加坡。这个钱,你可以选择在境内融资,境内融资由于它的分支机构的资信或评级比较小,如果以总部离岸的身份去进入中国的市场发熊猫债,可以享受在岸市场目前比较低的利率水平。这个钱你可以留在境内使用或带出来。这是很多银行,包括新加坡几家本地的银行也在考虑,有些新加坡的企业也在考虑熊猫债的发行和使用。

第三个,刚才谈到的两点,都是降低融资成本,通过债务发行和直贷,降低融资成本。第三个跟这个相关的,是怎样加强双向资金的流动性。如果发了债,钱拿不回来,或者新加坡企业在中国有投资分红拿不回来,这些问题就没有达我企业最终的降低企业成本,降低财务成本和营运成本的一个考量。最近有一个数据我们和大家分享,一个联合早报的数据,全球跨国企业在新加坡在数量,做区域总部的数量有4200个;在香港有1300家;在上海有800多家;那么新加坡如何成功吸引这么多的跨国企业,作为它的总部,这是值得重庆考虑和借鉴的。结合跨境人民币资金池的一些政策,这对重庆来讲可以有很多的可参照。因为现在自贸区版的政策和全国版的政策对跨境人民币资金池的政策是不一样的。在企业的准入门槛,在额度的流入流出的限制方面不一样。前天厦门自贸区出了一个新的政策,比全国版的10亿和5亿还要少,在营收的限制方面还要少。那么企业的建立年限方面也没限制,那么上海自贸区更好。这块自贸区有的政策,我觉重庆也可以去考虑去申请。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一个我觉得新加坡要做的一件事,也要更多的优惠政策,发挥自己两大优势:一个是离岸人民币的中心,另外一个是企业跨国资金中心的总部。我们帮很多新加坡企业、全球的跨国公司和中国建立了跨境的、双向的资金池,这企业都从中体会到如何管理利率风险,汇率风险,降低财务风险等很多的好处。我觉得新加坡这点要发挥这两大优势,给更多的政策去支持更多的中资企业把它亚太的总部设在新加坡,更多地支持人民币的离岸市场发展。这是我最后一个见解,谢谢 。

主持人:谢谢张总。现在我们到交流讨论环节。我第一个问题想请问黄总裁。刚才您说到金融的作用,我想问你,就这个项目来说,重庆可以发挥新加坡的什么优势?新加坡是全球的总部中心,实际上除了这个以外,新加坡是不是还有一些别的,外界可能不太了解得优势?你可能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也许德贤或左老师也可以谈一下?

黄良颖:谢谢。首先,我觉得是重庆项目里面的公司能借助新加坡不止是一个金融平台,还有可以是一个企业平台。因为我们的金融、整个经济和企业是非常挂钩的。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个枢纽,我们很多的企业和产业的背景,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经济跟我们区域的经济,比方说我们是亚洲大宗商品中心,是因为我们邻近国家有矿,它们有棕油园。但是它们利用新加坡,历史以来都是交易站。而这里,我们也发展金融在这方面的特色,不止是交易所也是银行方面。这个是第一,所以我觉得就是,新加坡可以利用它一个金融中心,一个企业的平台。

第二就是,最重要,如果从一个金融方面来说,以一个金融中心来说,我们有很多金融的设备。张总会说多一点,比方说我们是全亚洲最大的外汇交易所。我们现在已经是次于伦敦和美国,全球第三经济中心。这也说明了,第一就是我们的设备,第二就是全球对我们的信任。在金融方面在投资方面,最重要的是信任,刚才刘总讲的,这个信任和认识,它们是反相挂钩的。所以在这方面,如果看到新加坡的话,在这方面做一个开端的话,这非常重要。怎样用新加坡把企业把这个企业,把这个项目广播出去。你可以联通到很多人,因为在新加坡的话,不止是新加坡的投资者和新加坡的企业在运作。在亚太地区的话,比方说百分之三十的总部都设在新加坡。世界500强里面,大约有百分之三十的企业都在新加坡设点。所以你们到新加坡不止是为了新加坡,可以摸到亚洲,摸到全球。我觉得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好,谢谢。请问一下德贤。

刘德贤:Okay,我也做点宣传,我具体讲一个例子。新加坡发债券,中国企业到新加坡发债券,任何的企业到新加坡发债券,它有一个很高的确定性,就你把文件交进去之后,可能两个星期三个星期你就知道你能不能发,发多少,那么你发的利率是多少。那么为什么这个很重要呢,要是我是一个企业的财务总监的话,我的领导,董事长和我那个总裁,他有一个项目要落实,我要很快很明确,确定我的资金来源,我能不能发得出去。在新加坡呢,交易所是很快,两个星期可能多一点点,就会给你一个很明确的答复。那么是不是他们那个监管环境比较松散呢,其实不是。要是我们看几个周边国家几个大的交易所,他们对债券的监管,条件条规其实是跟新加坡交易所是一样的。可是,有些地方可能长一点点,不能给你明确性。那么新加坡这边是可以。所以要是我是财务总监的话,我当然去一个地方有明确性的地方,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呢,就是刚才主持人问到鲜为人知,新加坡很可能有一些很少人知道的优势。那么我就说第二个例子,在整个全球化的趋势里,新加坡其实是个受益者。什么意思?就是全球化的时候,国际人才、资金,包括一些理念就会聚集在一个地方,就好像纽约、伦敦诸如此类的。新加坡经过50年的努力,很成功打造这个环境,那么其中一点,我就讲一个财富学院;全球有两个财富学院,第一个在瑞士,第二个就在新加坡。之前财富学院开始成立的时候,都是周边国家央行派他们的人员去那边学习,它是两年的硕士课程,主要是什么,以后每个国家每个行业都监管财富,每家银行不是都有财富管理中心,它就要监管。作为监管者,就要认识这个行业这个领域等等。第二波去这个学院的人,是很多私人银行的人员被派去那边去。最近我们又发现一种新的学员,他们的背景和前两者不一样,学员哪来,都是周边国家,家里很有钱的企业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这个财富中心去学习。什么原因?那天我就跟其中一个学员、一个院长,一个家长去沟通。他说,我让我孩子到那边学习,主要原因是因为以后帮他理财的都是财富经理,私人银行经理。他要让他以后不会被这些人骗。所以呢?这个很少很少人知道。这个全球只有两家,一个是在瑞士,一个在新加坡。好吧,我就分享到这里。

主持人:谢谢,所以新加坡是一个金融中心,企业平台,还是很多有钱人的孩子和财富聚集的地方。这确实是鲜为人知。

黄良颖:刚才我忘了提一点,新加坡是一个综合地,很多基金,很多财富都在新加坡。他们在新加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在新加坡可以投到不同的产品,不同的区域。他们不想投到马来西亚要设一个点,到印度设一个点。这样的话,如果项目跟公司到新加坡的话,可能发觉到有一批这类投资者,可能目前没到国内来,也不在国内里面。

主持人:好,谢谢。左老师?

左小蕾:我简单补充一点。我觉得刚才黄先生和刘主任说得非常准确。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能成为一个总部中心,为什么能成为一个金融中心,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整个新加坡的体制,稳定安全有效。就是说,你把钱放在那里,你放心。你把钱放在那运作,它有效率地跟你全球布局,然后呢,把孩子放在那里也很安全。而且,说到综合体,它的教育,不光是金融,不光是社会管理,它的教育也是非常发达的。这个我在那里NUS(国立大学)的老师知道,在那里教学,他都和哈佛和MIT全球顶尖的学院去合作,打造它整个教育体系。它要做亚洲的哈佛,亚洲的MIT。就是这种目标,这种追求,非常务实的操作,让它在各个领域里头,实际上它是一个非常平衡、非常均衡的发展。所以,它变成了全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最适合企业总部发展的地方,方方面面都有有效发展空间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是值得信任是非常地重要。所以我觉得这个重庆如果能借助新加坡的体制机制的优势,再跟自己的优势结合起来,这个项目目标的实现,我相信是可以非常有信心的。

主持人:张总可能要延续他们的讨论?

张伟武:我再补充一点,就是具体的跨境资金池,为什么对重庆和新加坡第三个项目非常重要。从一家跨国公司或新加坡企业的角度来说,比如说在重庆投资,在上海投资,在广东也有投资。它需要选择它的资金进入中国比如说投资,首先要选币种,用人民币或美元,或者新币。在这里头涉及汇率风险管理和利率成本的选择,哪个融资便宜?融了美元进入中国再换人民币,还是融了美元换了人民币再进入中国,这里面就是不一样了。因为在岸和离岸两个市场,利率和汇率是不一样的。如果你有这样,刚才我们说的跨境直贷,你要选择是新加坡,在新加坡来提供人民币贷款,还是比如说在重庆给你提供人民币贷款,这也有利率的考量。发债也是,要是你发债,你是在离岸发债或在岸发债,发债后那个资金怎样调入调出,怎样去融通,所以跨境人民币资金池,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政策,把这个政策用好用足,新加坡目前已经有我刚才说4200多家跨国公司的总部在新加坡。如果它能把在中国营运的总部,或者说它在中国资金的总部也放在重庆,重庆要考虑怎样吸引这些企业来。这样的话,在重庆能形成这些企业在中国一个,在重庆形成它的人民币资金池,一个美元资金池。比如说一些企业,我刚才举的具体的例子,新加坡企业在中国有投资,有了投资以后,它的人民币的所得,在人民币贬值预期比较强的时候,可能要还掉它一些美元的债务;或者它有人民币的分红,我怎样把它拿出来。我现在想在离岸有,或者现在我总部在离岸,在新加坡。我把它拿回来后,我想把它换成美元或者是说,我怎样把它拿出来,减少利息税,这里面,跨境人民币资金池很多的政策,现在可以帮助企业解决这个问题。具体的,我就不讲了。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些想法,有助于大家对跨境资金池重要性的一个理解。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张总。我们的时间也正好。第三个交流互动环节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