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与菲律宾的外交
呈献

杜特尔特与菲律宾的外交

在投票站关闭数小时后,(菲律宾)总统选举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语出惊人的达沃市市长杜特尔特,以35.8%的支持率位居榜首。

杜特尔特的得票比最接近的对手前内政部长罗哈斯(Manuel Roxas)超出500万张。隔天,罗哈斯伸出橄榄枝,向杜特尔特表示祝贺。

他的最严厉的批评者,包括参议员特里拉内斯(Antonio Trillanes)、主要的公民组织及政党,也表示将支持胜选的新总统。

杜特尔特素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然而,对中国和南中国海争议,他大概会采取比较实事求是和建设性的政策。在处理与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时,他估计将根据个别课题,采取“等边平衡”外交的做法。

最近,因为在竞选期间发表许多具争议性言论,而引起国际瞩目的杜特尔特表示,他将变得更有政治家风度,避免污言秽语和煽动性言辞,并组织一个能干和具包容性的内阁。

菲律宾将在明年出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杜特尔特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把自身的形象从竞选时期的硬汉,转变为可以令人捉摸和高尚的国家领导人。

杜特尔特和特朗普不同。他有超过20年的行政经验。人们普遍认为,虽然他采取的是强硬手段,杜特尔特却把位于冲突频发的棉兰老岛的达沃市,变成一个相对安全和繁荣的城市。他原是政界局外人,也一度考虑退出总统选举。但他的主要对手缺乏实力,加上日益高涨的“民怨”,反而让他决定勇往直前。

曾担任金融中心马卡蒂(Makati)市市长的现任副总统比奈(Jejomar Binay),因为贪污丑闻缠身而让选民敬而远之。总统阿基诺钦点的接班人罗哈斯,也因为一般民众不能分享到经济增长的好处,加上许多公共基础设施未能完成,而得不到选民的青睐。

杜特尔特凭着有效的竞选策略,在竞选活动进入尾声时,成功地把对手描绘成贪污、无能或执政寡头政体的傀儡。

他形容自己为“真实”、独立的候选人,也有解决社会治安和秩序的政治决心。他也承诺让偏远地区享有更多政治自主和财政预算。

尽管他夸口要乘坐水上摩托艇,到与中国存在主权之争的岛礁上插旗,却也一直表示愿意同中国领导人直接对话,对有争议水域的共同发展进行谈判,并欢迎中国对菲律宾的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

对他来说,在同中国的关系上,发展是比阻吓和对抗更好的对策。在一次演讲中,他甚至告诉北京“在棉兰老岛周围建设铁路……建设从马尼拉到比科尔(Bicol)……到八打雁省(Batangas)的铁路。那我在担任总统的六年期间,将绝口不提(主权纠纷)。”

他甚至质疑菲律宾把同中国的争议,提呈海牙国际仲裁庭有什么用。这意味着他有可能不理会仲裁庭的裁决(裁决大概会对菲律宾有利),只把它当成参考意见,以便重启同北京的高层沟通管道,寻求对有争议水域的“暂时妥协”(modus vivendi)。北京已经表示,愿意同菲律宾新政府重建受损的双边关系。

不过,杜特尔特也不可能疏远同菲律宾军方关系特别好的华盛顿。因此,他大概会同美国维持强有力的军事关系,尤其是在反恐方面。

然而,杜特尔特对美国给予菲律宾的有限协助,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对菲律宾安保承诺的模棱两可,都感到失望。因此,在允许美军按“加强国防合作协议”(EDCA)进一步使用菲律宾基地时,他应该会提出更多要求。

简而言之,杜特尔特政府将在同大国的关系上寻求平衡,逐渐摆脱阿基诺政府在南中国海争端上同中国的对抗姿态。这个满口脏话的市长,是有可能成为区域地缘政治能手的。

作者是菲律宾德拉萨大学
(De La Sall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
原载5月19日《海峡时报》。叶琦保节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