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朗普退出TPP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特稿

特朗普宣誓就职成为美国新总统的第一天,白宫就亟不可待地发布声明表示,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同时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本周一(23日),特朗普即签署行政命令,退出TPP。

目前看来,特朗普的这个动作显示,他将坚持选战时做出的承诺,也就是要再建一个伟大的美国,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国内,由此派生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或“特朗普的国家主义”。

当然,承诺归承诺,目前许多承诺还没有定形为新政,但是,要分析和预测特朗普未来的贸易政策走向,可能有两个关键:一是特朗普虽然贵为总统,但他本人本质上是一个商人,凡事以利益为先;其次,其新政的出发点或目的就是要防止工作岗位流失,而要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国内,就必须阻止制造业外流,即便是伤及对外贸易也必须如此。

贸易保护主义或得不偿失

实际上,美国目前的经济情况与特朗普当初竞选美国总统的时候有了很大的不同,只不过特朗普不愿意看到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而已。

就在刚刚过去的周四(19日),也就是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的前一天,美国联储局主席耶伦在演讲时提到,鉴于货币政策仍适度宽松,美联储应继续缓慢升息,从而使就业岗位充裕,并使通胀维持在低位。

在她看来,美国经济过热并不是不可能。她还说:“我认为让经济明显和持续‘过热’将有风险,且是不明智的。”

这些日子以来,美国经济继续朝着稳健复苏的路途前进,目前的失业率为4.7%,接近耶伦所认定可长期维持的水平,而经济学家们认为,当失业率达到5%的水平时,就算是达到了充分就业。此外,美国目前的通货膨胀也接近了美联储的2%目标。

然而,当美国道琼斯指数在特朗普获胜之后上涨接近2万点的时候,特朗普还认为这是因为他的当选,而不是美国经济改善所致。

有鉴于此,在目前的这种状况之下,特朗普再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可能得不偿失,因为当美国人因经济改善而手头上有更多金钱消费的时候,一旦提高进口商品的关税,一方面将提高进口消费品的价格,限制消费,一方面将推升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增加加息的压力,打压资本市场。

中国面对的挑战和机遇

如果特朗普的承诺逐渐地成形为政策,显然对中国不利。特朗普为了将制造业留在国内,以及要求实现美国经济增长达到4%的目标,承诺要降低企业税率,若果真如此,一方面降税,一方面提高进口关税,海外的企业,包括中国的企业就必须考虑在美国设厂,或者如阿里巴巴的马云所说,在美国扩大业务,中国将因此面临资本外流以及制造业外迁的压力。

在中国经济还处在以制造业为增长重点向以服务业为增长重点转型的时候,上述黑天鹅事件将延迟中国经济的转型,后果十分严重。

但就机遇而言,由于美国退出TPP,世界贸易舞台将为中国预留一个很大的空间,中国有机会利用因美国退出而产生的空白。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特朗普一再表明要提高关税,要退出TPP和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却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极力倡导全球化的原因之一。

众所周知,当初TPP的签署过程中以美国为首,中国不在其内的时候,中国已经积极地参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RCEP谈判并不包括美国,而一般认为,RCEP是由中国主导。

RCEP的目标是消除内部贸易壁垒、创造和完善自由的投资环境、扩大服务贸易,涉及知识产权保护和竞争政策等多个领域,因此RCEP可说是全球化的产物,这与特朗普的意愿背道而驰。

有分析认为,由于美国退出TPP,反而将促使更多国家愿意参与RCEP。

可以预料,中国今后可能积极推动RCEP,以其利益来弥补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对中国所造成的损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