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朗普贸易政策对亚洲的启示

亚洲作为全球贸易的主要枢纽,供应链在区内多个市场纵横交错,因此相比全球多个其他地区,亚洲无疑更容易受到贸易相关外在震荡的冲击。

全球化导致工资增长微小,发达市场的中产阶层对此的不满情绪升温,这是2016年全球政经格局的一大主题,也是促成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导因之一。

虽然我们认为特朗普的确需要应对贸易自由化所引起的众多关注,但基于美国在贸易上长期倚恃亚洲市场,相信特朗普或美国当局不会推行任何过激的贸易政策,而是采取较温和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而作为美国最大贸易伙伴的亚洲市场,或将受到严重冲击。

不太可能推行过激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虽然特朗普就贸易政策的言论每每慷慨激昂,但实际施政相信将会比其辞令温和得多。

首先,要取代亚洲过去数十年所建立的庞大价值链、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并非易事,美国可能需要多年时间才能重建足以应付本身需求的制造业。

过去数十年来,美国制造业不断萎缩、技术流失,制造业职位数目已由20年前占私人职位总数的约17%,缩减至现时的近10%。故此,要给美国现有的工厂升级、兴建新厂房和吸引劳动力回流制造业,整个过程说易行难,也无法一蹴而就。

此外,将生产线搬回美国境内,很可能会推高产品价格,终归会由美国消费者来承担。而关键的问题是,工资及经济加快增长能否弥补成本上涨的影响。

最后,来自商界的庞大反对势力将展开游说,以及违反世贸组织(WTO)贸易协议的嫌疑,均有望遏止过激的保护主义政策出台。

以不同形式实施较温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特朗普治国理念的核心,乃视贸易政策为促进出口、创造就业和振兴经济增长的一种手段,因此在他执政期间,的确很有可能实施某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以“边境税收调整”(border tax adjustment)为例,相较其惡名昭彰的“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筑围墙”主张,这项倡议要务实得多。边境税收调整提议向美国进口货品按企业所得税边际税率征税,而出口货品所得的收入则免税,如此将显著提升美国生产货品的竞争力,而由于进口货量下降,贸易差额将收窄,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也将带来短期的温和刺激作用。

亚洲作为全球贸易的主要枢纽,供应链在区内多个市场纵横交错,因此相比全球多个其他地区,亚洲无疑更容易受到贸易相关外在震荡的冲击。

从地区的层面来看,美国贸易赤字有高达67%是来自与亚洲的贸易,而在贸易赤字金额最大的前15个市场中,亚洲便占八个。

现时美国从亚洲进口的货品有85%为制成品(end products),当中显著比重来自中国,所以一旦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很可能首当其冲。值得留意的是,中国本身也广泛地从亚洲地区进口接近50%的中间产品(intermediate goods)或原材料,可见它对亚洲供应网络十分倚赖。因此,纵然我们并不认为美国会取代中国等成为主要制造基地,但中美贸易关系倘若起变,很可能波及亚洲整体生产线。

总括而言,尽管边境税收调整或许是特朗普政府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较为务实的一种形式,但究竟如何执行和所涵盖货品的种类仍属未知之数。

不过,美国万一筑起贸易壁垒(不论是边境税收调整或其他形式),将对美国与全球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产生变革性影响。

我们因而将密切留意贸易保护主义风险趋升的发展,并认为美国一旦建立贸易壁垒将对亚洲极为不利,而投资者目前仍未完全了解有关风险,区内资产价格亦未充分反映相关因素。

 

作者是贝莱德亚洲股票团队主管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