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社论:珍惜海事业的技术实力

社论

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及油价下跌的压力下,新加坡海事业正经历严酷的寒冬。全球贸易增长乏力,加上货运船过剩,导致船运运费多年来处于低水平,船运业正进行大整顿。两年多前,油价暴跌以及页岩油的大量开采,冲击了深海石油勘探业,也使本地不少岸外海事公司的订单锐减。

这一轮的海事业低潮期拖得相当久,在这个行业的不少公司出现资金周转不灵,或甚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在本地股市,有一家船运公司因为债务过高而正在清盘。此外,有两家从事岸外海事业的上市公司,进入司法管理,另外一家则申请破产保护。同时,在好景时发售债券扩充业务的公司,目前正寻求债券持有人的支持,以重组债务。

海事业这一轮的低潮期,是五十多年来的第四次。当周期性的行业陷入低潮期时,企业倒闭或大幅度裁员的现象都会出现。根据业内人士的判断,这一轮的低潮期会持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因此,大型的海事公司或大股东,都展开全面的策略检讨,包括企业瘦身、完全退出或转向其他行业。

自2015年以来,全球领先的钻油台公司吉宝企业,便大幅度缩小岸外与海事业务,以削减成本。在短短的两年多,它在全球岸外海事业直接聘用的员工数目锐减49%,或1万8000人。此外,它封存了两家海外造船厂,并关闭新加坡的三家造船厂。同时,它也脱售荷兰的一家造船厂。去年,淡马锡控股也脱售了海皇轮船的股权给法国公司。

企业瘦身或退出投资,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毕竟,没有人知道低潮期何时触底回升。

然而,新加坡是全球最大的中转港、全球最大的船油供应中心,也是全球主要的炼油中心。因此,海事业成为我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的重要行业。其实,从修船、造船到钻油台的生产以及岸外海事支援服务,新加坡积累了厚重的技术实力以及响亮的口碑。在海事业方面,新加坡已建立一个完善的供应链。

但如何维持这些传统优势,以便为经济周期回升做好准备,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首先,海事业的低潮期,导致这个行业失去了不少员工,其中不乏有经验的技工及工程师。根据新加坡海事工业商会的资料,2015年我国岸外与海事业的雇员总数跌破10万人。海事业向来面对员工短缺的问题,特别是技工及工程师。在经过这一轮的裁员及提早解约后,海事业的劳动力及技术实力是否能满足经济周期回升时的需要,还是一个未知数。

其次,在应对经济周期下行时,企业不外是削减员工、撤出投资或发展其他行业。由于大型企业普遍上对海事业的前景持悲观的看法,因此在这方面的投资会显著减少,并可能冲击供应链上的辅助行业,以及多年所建立起来的技术实力。

从政府的角度而言,海事业的长期前景仍是乐观的。因此,政府推出了财政援助措施,包括过渡性贷款以及收购融资,以协助业者渡过难关。此外,政府也将投入1亿多元,设立“新加坡海事与岸外工程科技中心”,以协助业者建立新的技术能力。另一方面,政府也拨出巨款,在大士兴建巨型码头。

除了周期性的问题,海事业也面对不少结构性的问题。例如,巨型货运船的出现,加剧货运船过剩的现象,并对运费施加更大的下行压力。替代能源的出现,以及页岩油开采技术的精进,也影响深海石油勘探业以及岸外海事业的需求。这些结构性的问题,可能使海事业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走出困境。

然而,新加坡的海事业,经历了几轮的低潮期,都有惊无险,而且还在危机中茁壮成长。在很大程度上,这归功于业者及政府对发展海事业的信心及应变能力。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海事业的关键角色。我们不仅要珍惜得来不易的技术实力,也必须继续深化技能,以应对改变中的海事业景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