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张敬伟:德国对华的“一个欧盟”焦虑

德国已经变成欧盟的老大,从经济到政治,英国要脱欧了,法国实力不再,只有德国,在苦苦支撑着欧元区和欧盟。

因为是欧盟的老大,德国的底气也来了,脾气也大了。德国人讲话也开始冒失起来。

当地时间8月30日,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尔访问法国时呼吁欧盟保持团结,但是突然话锋一转,要求中国坚持一个欧盟的原则,不要分裂欧洲。

一个欧盟?难道还有两个、多个欧盟?其实这是德国的焦虑。

首先是德国对欧盟分裂的焦虑。欧洲统一是欧洲人的千年梦想,但是二战之后,欧洲的统一进程才开始加快。从欧共体到欧盟,28个成员国构成的欧盟似乎实现了欧洲的“统一”。即便如此,欧盟也未实现所谓的“一个欧洲”。

从区域地理看欧洲,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以及一些独联体国家没有加入欧盟,巴尔干半岛的前南斯拉夫个别共和国也未加入欧盟。横跨欧亚大陆的土耳其一直想加入欧盟,但是现在土欧关系渐行渐远。

从经济地理看,欧盟内部存在着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南欧“欧猪五国”导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希腊更是以脱离欧元区要挟德国等欧盟富国。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导致欧元危机,而且也并非所有欧盟国家都加入了欧元区。

从意识形态看,虽然欧元区都属于民主国家,但是新加入的中东欧国家和传统的西欧诸强也存在着隔膜和差异。在小布什时代的伊拉克反恐战争时,就存在中东欧这些新欧洲国家支持美国对伊动武,法德等老欧洲国家则反对的情况。

英国脱欧和欧盟内部的民粹主义思潮泛滥,导致欧盟更大的分裂。此外,在接收难民问题上,德国和东欧国家也存在矛盾。恣肆整个欧洲的恐怖主义,也让欧洲陷入恐慌。所谓“一个欧盟”也许是真的,但是欧盟的分裂和欧洲的动荡也是活生生的现实。

分裂欧盟的是欧盟成员国

 

分裂欧盟的不是中国,而是欧盟内部的成员国,譬如正在和欧盟进行分家谈判的英国。当然还有欧盟各国的民粹主义政党,以及以脱离欧元区作为要挟的希腊等。

支撑欧盟的是法德两大核心支柱,以及曾经的“英法德三剑客”。英国正在脱欧,法国大选刚刚渡过危机,现在只有德国是欧盟的中流砥柱。在特朗普对北欧伙伴国要求提高防务费用的情势下,德国支持建立欧盟独立的防卫力量,而且支持设立欧盟财长一职。

简言之,作为欧盟和欧元老大,德国对欧盟的“双脱”(脱离欧盟、欧元区)充满着焦虑感。坚持“一个欧盟”成为德国的政治原则,连美国总统特朗普都看得出,欧盟正变成“德国的欧盟”。

其次是德国对中欧关系的焦虑。危机周期内,中欧实力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欧猪五国”曾经向中国求援,英国卡梅伦政府任内也对中国资本和产能项目心向往之。中欧经贸关系虽然不时充满贸易波折,但整体稳步发展。从欧盟到欧盟成员国,对华已经形成深度利益攸关的关系。

虽然德国和中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但是面临着欧盟内部出现的诸多乱象,德国作为欧盟的领导者,对于中国和欧盟成员国的经贸合作,充满了猜忌和焦虑。一方面,这是中欧意识形态差异导致的欧盟对华根深蒂固的偏见。另一方面,包括英国、“欧猪五国”以及中东欧国家,对中国资金和产能项目的兴趣,也让德国感到了中国在欧盟市场的感召力和影响力。作为欧盟的老大,德国有了危机感。

然而,欧盟不是主权国家,而是主权国家共同体。德国所谓“一个欧盟”不过是松散的联盟,欧盟成员国有不同的国家利益,更有符合本国外交的利益诉求。因而,不是中国分化欧盟,而是欧盟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从英国脱欧到欧洲大选年的右翼势力叫嚣,再到欧盟内部争议颇多的难民政策,凸显欧盟内部的杂音比任何时候都多,欧盟也很难用一个声音说话。

德国对“一带一路”感到焦虑

 

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英国首先响应,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成员国也加入其中。这算不得中国对欧盟的分化,而是欧盟成员国基于自身利益的选择。面对“一带一路”,欧盟在观望,但也有欧盟成员国抱持积极态度,譬如今年5月中旬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就有捷克总统、波兰总理、希腊总理和西班牙首相等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参与。

这些欧盟成员国对“一带一路”的态度,才让德国觉得“羡慕嫉妒恨”,这恐怕是德国外长加布里尔拿出来说事儿的主因。他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暗含地缘政治、文化、经济的渗透,甚至有军事战略考量,欧洲人对此没有任何准备。

且不问这种揣测能否站得住脚,“一带一路”给亚洲、欧洲、非洲带去实实在在的利益却是不争的事实。因而,德国外长对“一带一路”分化欧盟的立场不仅是过度解读,也是对欧盟成员国的不尊重。欧盟成员国不会盲目为“一带一路”捧场,他们对“一带一路”的兴趣在于本国从中获得的利益。

中国确有实力让欧盟不少成员国和中国建立更密切的经贸联系,但这不是中国在分化欧盟,而是多赢关系。中德经贸合作关系,堪称中欧合作的范本,按照德国外长的理论,其他欧盟成员国也可以将中德关系视为分化欧盟。因此,加布里尔外长对中国分化欧盟的指责,反而会让其陷入自设的悖论中。

中国始终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也从未分化欧盟。中国和包括德国在内的欧盟成员国深化经贸合作,是符合国际法规则的。必须指出的是,无论德国还是欧盟,必须坚持一个中国的基本原则,但并没有所谓一个欧盟的说法。因为中国属于主权国家,但是欧盟却是主权国家共同体。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包括英国、“欧猪五国”以及中东欧国家,对中国资金和产能项目的兴趣,也让德国感到了中国在欧盟市场的感召力和影响力。作为欧盟的老大,德国有了危机感。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