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胡逸山:新马务实外交稳健发展

区域焦点

近日,新加坡总理与马来西亚首相相隔不久分别高调访问中国和美国,背后的用意引起各界的猜测。

这些揣测,主要是中美两国之间,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是“新型大国关系”,但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无论是就全球或区域课题上,明的暗的合作与角力不相伯仲,却是一个事实。新马算是本区域举足轻重的国家,分别与中美两国被看成是“此起彼落”的关系,也就分外引人瞩目了。

从马来西亚来说,这几年来在中国极力推动的“一带一路”发展倡议框架下,中国与马来西亚尤其是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大幅提升,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落脚。在马中关系几乎达到史无前例高峰的当儿,纳吉造访了被视为中国在本区域最主要“对手”的美国,某些方面可能觉得难以理解。

就新加坡来说,在新中正式建交前,两国早就建立了以经贸为主轴的实质关系。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是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最后接见的外国贵宾之一;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正式推动惊天动地的改革开放前,也曾造访新加坡。在新加坡的中国“市长班”与在中国的多项新中合作发展项目,也印证了两国的紧密合作关系。

然而近一年来,新中关系面临了一些不可忽视的挑战。我认为主要是因为两国主观地认为有了改变的形势,可能对新中向来习以为常的一些共识,开始有了不太一样的期望。所以在各方认为现在仍为“敏感”的时刻,李显龙访华当然引起各方极大的关注。

然而,只要我们长期地认真观察新马两国的外交关系特征,其实两国领导人近期分别造访中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新马两国在外交运作上,当然与其他任何国家一样,以自身的国家利益为主,而且国家利益是以务实为定义,而不常以意识形态为主导。

我日前在非洲的坦桑尼亚出席一项共和联邦会议,放眼来自全世界四十多个前英国殖民地或属地的出席者,不禁想起当年新马(曾同为一国)刚独立时,在经济上对于英国的依赖性仍很强,如当年英国要大规模地从远东撤军时,也包括要把在新马的一些军事基地撤出,对两地产生极大的冲击。

新马当年虽已从英国手中独立,但在当年皆羽毛未丰的社会经济现实下,却没有如其他一些新兴前殖民地般,明知坚持如此做,会对当地经济造成重大打击,但仍然非得把前殖民者(尤其是后者的军队)尽快赶走而后快,反而是多番与英国谈判,希望英方放缓撤军的计划,同时也提供一些因为撤军会造成大量失业的补助。所以,新马两国过后都能稳扎稳打地逐渐把各自的经济与英国脱钩,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自主国家。

如此务实地以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也被新马两国继续奉为最重要的外交理念与实践。以马来西亚来说,虽然美国在过去十年以来因为自身所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经济发展缓慢下来,未能如过去般在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不停加大投资的力度,但美国归根究底还是马来西亚最大的直接外来投资国,而且所投资的是相对高科技、高增值的产业。

所以,马美关系的持续良性发展,对马方来说极为重要。特朗普上台半年多,纳吉要赴美与特朗普再次“相见欢”,以特朗普最为心仪的方式来“投其所好”,如在特朗普面前高声宣布对美投资等,都是无可厚非的。特朗普最快三年后,最久七年后是要下台的,但马美的友好合作关系,无论是采用何种前所未有的方式,长期来说必须延续下去。

在新中关系方面,除了上述的紧密合作关系外,即便是中国这几年来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发展倡议,资金的流通在很大的程度上仍会经过新加坡行之有年的高效率金融体系,发放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来进行建设。在新中的经贸合作如此紧密的大前提下,新加坡对于新中关系的健全发展,当然不会掉以轻心。

尽管新中关系前阵子浮现了一些挑战,从新方的角度来看,必须推动包括高层互访,继续努力耕耘双边关系;再加上新加坡不但是亚细安与中国关系的协调国,也是明年的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所以实事求是地健全发展,不只是新中的双边关系,也是中国与亚细安的整体关系。这方面新加坡责无旁贷。

新马因为优越的战略地理位置,以及多年辛苦发展起来的相对成熟的经济,在近代虽然也许不能说是兵家必争之地,但也几乎成为世界列强企图“收编”的国家。但半个多世纪以来,两国都在务实地维护自身基本利益的大前提下,极力实践独立自主、不偏不倚的外交政策。

当然,我也多次强调新马两国唇亡齿寒的特殊关系,所以两国多年来也坚决秉持一个基本原则,即国际上任何企图利用新马其中一方来做出不利于另一方利益的手段,是极难得以得逞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兼任资深研究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