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吴俊刚:沙特的“阿拉伯之春”?

原本已经锋芒毕露的穆罕默德于是站到沙特政治的最前线,频频曝光,也接连出台了多项举世瞩目的发展与改革大计。他的最新重大宣布是:沙特将回归中庸伊斯兰之路,消灭极端主义,过正常的日子。

沙特和我们的政经联系还不是很密切,但它此举却非常值得我们注意。这是因为沙特是世界逊尼派伊斯兰的领袖,也是各地(包括东南亚地区)逊尼派穆斯林的最主要资助者,影响力颇大,比如马来西亚就出现明显的阿拉伯化(如服饰和宗教仪式)。因此,它在宗教上若真的转向,也必将对世界各地的逊尼派穆斯林产生重大的影响。

过去几十年来,随着中东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兴起,沙特极端保守的瓦哈比主义也备受瞩目,因为这种极端保守型的伊斯兰所倡导的原教旨主义,是造成极端伊斯兰猖獗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一定程度上,沙特倡导瓦哈比主义为的是要对抗它的最大敌手,即奉行什叶派教义的伊朗。油价高涨的年代,沙特有充足的油钱这么做。如今,时移世易,财政开始面对收支不敷的压力,因而不得不改弦更张了。

于是,我们看到王储穆罕默德站到前台,开始出台沙特式的改革计划。10月24日,他在首都利雅得举行的一场经济论坛上,对来自世界各地的2000多名经济翘楚和投资者说:“我们要过正常的日子。我们的宗教将倡导容忍,我们要回归慈爱的传统。我们70%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老实说,我们不会把未来30年花在处理各种破坏性的想法上。我们今天就要把它们摧毁。”

在同一个论坛上,穆罕默德也正式宣布,沙特将在红海之滨兴建一个总投资额将达5000亿美元之巨​,​接壤​约旦​并以一座跨红海大桥衔接埃及的全球中枢城。根据构想,这将是一座未来的超现代之城。在这一宏伟的计划之前,穆罕默德已宣布了一个2030年愿景发展蓝图,计划把靠石油为主的沙特经济多元化。沙特也打算脱售一部分国家石油公司的股权,以设立世界最大的主权基金。不久前,我们也谈到了,他宣布从明年6月起,允许沙特的妇女驾驶汽车​,日前也说从明年开始,允许女性进入体育馆​。

对一个数十年来实行极端保守政策的封建王国来说,沙特近来的一连串举措真的有点惊世骇俗,兼又出人意表,但却也有其客观的必然性。近些年来油价大幅下跌和长时间处于低迷状态,已经使沙特财政出现赤字。与此同时,沙特正面对与年轻人口俱来的越来越迫切的就业等问题。

作为一位年轻人,这位王储显然有一叶知秋的感受和了悟,沙特必须谋求新的出路,不能再顽固保守。但要改革和吸引外来投资,首先就得改变形象,创造一个有利于招商引资的环境。这是他推出一系列“新政”的背景。

但可以预见,虽然他的宏图壮志得到父王的全力支持,却必将遭到保守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此外,长久以来积累的社会习气、意识形态以及根深蒂固的各种社会制度,都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但无论如何,王子要重新拥抱中庸和包容性伊斯兰的宣示,是值得国际社会欢迎和鼓励的。

首先,如果沙特真的放弃了瓦哈比主义,走中庸与温和宗教路线,并有决心消灭极端主义,世界各地的逊尼派教徒相信也会效法紧从,由极端保守趋向温和包容,赶上时代的步伐。保守的风气一旦逐渐消减,温和与包容逐渐重占上风,就少了极端主义滋生的温床。保守和极端往往互为表里,保守则易于趋向原教旨主义,奉行原教旨主义则易于趋向死背经典,死守教条,食古不化​,极端排他。伊斯兰国组织就是利用这一套来蛊惑人心,在世界各地招兵买马,也导致不少穆斯林自我极端化。

其次,如果沙特真能走温和开明路线,则原本受到各种形式支持或利用的极端主义组织,就可能会逐渐随着金主的消失而衰弱或瓦解,目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已日薄西山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也将变得更加孤立。以伊国组织为代表的极端伊斯兰,现在是世界公敌,世界各国都欲去之而后快,如果沙特能明确地站到反恐一边,自然更有利各国的联合反恐行动的推进。

其三,沙特和伊朗是死对头,为了在伊斯兰世界发挥影响力而明争暗斗,在中东形成了逊尼和什叶两个阵营的对抗。如果沙特真能改弦易张,则有利于国际社会向伊朗施压,迫使它放弃对极端组织的支持。

其四,沙特如果能放弃保守封建,改革开放,专注于经济建设,作为中东大国,它将可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一拍即合,完全有利于实现经济多元化的2030年愿景,和建设新世界枢纽城的宏图大志。

以上当然都只是一种推论,如果说沙特重归中庸主义的宣示口惠而实不至,一切自然就不能成立。又如果王储的改革大计失败,或只是昙花一现,那就一切免谈。

王储早前推出的一些改革措施就已经因为遭遇阻力而告吹,比如他要削减公共服务部门雇员福利的计划,就因强力反弹而取消。此外,在政治与外交方面,他也招来一些非议。沙特卷入也门内战以及对卡塔尔实施禁运,人们也把账算到他头上。

无论如何,就当前沙特所面对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形势来看,王储的改革计划是顺应时势之举,如能顺利推行,不仅有利反恐和抑制极端伊斯兰思想的蔓延,也可为亚细安各国带来新的商机。我们只能祝愿,沙特的改革新政,最终能如愿以偿,成就另一种​“阿拉伯的春天”。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作为一位年轻人,这位王储显然有一叶知秋的感受和了悟,沙特必须谋求新的出路,不能再顽固保守。但要改革和吸引外来投资,首先就得改变形象,创造一个有利于招商引资的环境。这是他推出一系列“新政”的背景。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