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蔡永伟:“冰上丝路”热了起来

早点

北京一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先后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在后来简称为“一带一路”的倡议,这四年来持续引起各界高度关注。这几天,习近平又抛出一个相关的概念——“冰上丝绸之路”,再次吸引外界的眼球。

事缘习近平本月初会见访华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时,要求中俄两国做好“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努力推动滨海国际运输走廊等项目落地,共同开展北极航道开发和利用合作,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事实上,“冰上丝绸之路”的概念并非首次提出。今年7月,习近平在莫斯科会见梅德韦杰夫时,双方就已正式提出这个概念:“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今年5月于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表示希望中国能利用北极航道并连接“一带一路”。

其实更早以前,“冰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已经显现。2015年的中俄总理第20次会晤联合公报就提到,“加强北方海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

那何谓“冰上丝绸之路”?据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上周末发表的文章介绍,这条通道指的是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

具体来说,“冰上丝绸之路”西起西北欧北部海域,东到海参崴,途经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新西伯利亚海和白令海峡,是连接东北亚与西欧最短的海上航线。它也被称为“东北航道”,是俗称北极航道的其中一条主要航线。

习近平近月来屡次提到“冰上丝绸之路”,显示中国官方最高领导层对北极的重视,已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一带一路”的海上建设显然也已将目光投向中国北方的航线。

长期以来,由于北极环境恶劣,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并不怎么关注相关的开发工作。直到近些年来,随着全球气候暖化使得北极冰层加速融化,各国对这个极地的兴趣日益浓厚,当中不乏中国。

2012年,中国极地科考船雪龙号首次穿越北冰洋抵达冰岛,成为使用这个航线的首艘中国船只。仅仅一年后,中远集团旗下的商船永盛号成功实现中国商船在北极的“处女航”;中国也在同年顺利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在一定程度上可参与北极事务。

中国显然看准了北极的战略价值和潜能。从经济层面看,“冰上丝绸之路”要比连接东北亚和欧洲的传统航线短很多。有专家预计,这条路线一旦开通,运输航程有望减半,中国每年可节省至少1200亿美元(1640亿新元)的海运成本。

从地缘政治层面看,“冰上丝绸之路”启用后,中国通往欧洲将可绕开马六甲海峡、印度洋、苏伊士运河、南非好望角等传统航道,进而避开东南亚、南亚、西亚等相对复杂的地域政治环境,减少海盗、恐怖主义等安全隐患的威胁,保障甚至提升航运安全。简言之,“冰上丝绸之路”可让中国省事省心又省时省钱。

除了为贸易通道开辟新路径,中国开发“冰上丝绸之路”也将使北极的丰富矿产和能源资源的开发变成可能。这也应该是许多国家近年加大对北极事务的参与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以预见,中国接下来将投入更多资源加快“冰上丝绸之路”的研究与推进工作,并在战略资源丰富的北极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不过,在“一带一路”倡议时至今日仍受到部分国家和一些国际舆论质疑的背景下,中国打造“冰上丝绸之路”的过程恐怕也不会一帆风顺。同样可以肯定的是,一方面,围绕“一带一路”展开的国际博弈已然开始,而另一方面,围绕“冰上丝绸之路”的争夺战其实也已升温。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