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李福祐:“一带一路”能为新加坡企业带来商机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项雄心勃勃的倡议,具有重塑全球经济和改变世界贸易的潜能。许多政府、跨国发展组织和国际公司,都对有机会拉近基础设施落差和加强价值链网络,表示欢迎。

“一带一路”路线衔接亚洲和非洲,范围覆盖了60余个国家和44亿人口,占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预料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将带来显著的效益。

新加坡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交汇点,占据有利位置,能作为中国和其他国家在路线上的桥梁,协助推动“一带一路”倡议。新加坡看好这战略性地理位置和独特的定位,积极地寻求“一带一路”的商机。

尽管政府鼓励新加坡企业拥抱这个实质上的互联互通愿景,许多企业还是选择静观其变。其中原因是缺乏细节详情,不能确定如何参与其中,或质疑这项倡议,是否限于基建公司参与;另外则是在权衡这类长期投资的回收期所存在的风险和回报。

这些关切并非毫无根据。毕竟,在进行任何投资前,企业都必须采取适当的审查评鉴和风险评估。然而,同样重要的是,无论企业规模大小,从事何种专业技术,都必须主动寻求“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商机,否则就会被抛在后头。

“一带一路”会拉近国与国之间的距离。这项巨型计划其实更着重于衔接各地企业和人口,而不只是专注基础设施这类硬件物质层面上。与其纯粹关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新加坡公司不如考虑“一带一路”成员国在衔接性加强后所提供的商机。这方面的溢出效应很大,绝对不容忽视。

当区域正面临人口老龄化和越来越多年轻人移居海外的并列趋势,企业更必须益发正视“一带一路”作为业务推动者,所带来的新机遇,尤其是随着亚洲人口结构转变和城市化步伐加速,将改变消费模式;随着创意成形,也改变货品和服务的交付方式。

亚洲主要经济体人口迅速老龄化,将引发下一个阶段的全球老龄化现象。相对地在2020年,南亚区的年轻人口将占全球新增劳动力人口的约三成。要从“一带一路”倡议和人口趋势上获得最大商机,新加坡公司必须符合两大关键条件。其一是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另一则是要具备竞争优势。两者都需要通过合作和战略竞争达致。

企业需要先了解国外市场和当地的需求,并获得融资解决方案。在这方面,企业需与具有优厚实力的国际银行合作,利用银行能提供的广泛网络和对当地市场的深入了解。渣打银行的足迹覆盖了“一带一路”倡议参与国版图中的近七成,同时在许多市场拥有超过150年的营运经验,能促进“一带一路”发展,为客户提供商机。我们是区域主要人民币现金流的提供者,可以帮助客户以人民币和其他主要货币交易。

去年,我们参与了40多个“一带一路”交易,其中10多个是在亚细安和南亚的项目。在过去数十年,我们也一直支持中国实业“走出国门”的计划,有实际经验能促进其他“一带一路”的跨国投资项目。

除了物色合适的合作伙伴,在探索“一带一路”商机时,企业还需选择进入哪些领域。中国公司在一些行业具备更大竞争优势,与其在这些行业中与它们直接竞争,新加坡企业不如专注自身的强项,发挥优势。这意味着,新加坡公司可专注在一些智慧资本领域竞争,而不与在资本密集型建筑类项目领域实力较强的中国公司竞争。

新加坡公司不但能为基础设施资产的规划、执行和运营方面提供协助,展现实力,也能提供与基础设施相关的咨询服务。这包括设计政策框架和构建项目,确保基础设施投资获得适当的回报。

中国的数字丝绸之路计划,需要发展电信基础设施和网络,这也将为网上零售和数字业务提供商机。新加坡将在2018年担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届时,这将协助实现我国参与蓬勃数字经济,为区域取得增长的目标。对有意探索数字商机,并将新科技纳入业务模式中的新加坡出口商来说,这是个良机。

新加坡加强亚细安一体化的目标,也体现在我国对“一带一路”的支持方面。新加坡为区域的“一带一路”项目,作出了总值约900亿新元的融资服务承诺。鉴于许多金融机构在新加坡都有主要业务,我国也有现成的机构投资者,与银行业相辅相成,进一步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资金。

新加坡的财务能力,可让它成为中国海外基础设施计划的重要合作伙伴。新加坡在人民币业务上的强项,能为其他主要货币融资提供不同的替代产品方案。作为亚细安的人民币门户,新加坡对区域发展离岸人民币生态系统、深化债券市场,尤其是人民币债券的发行,至关重要。作为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新加坡也能在中国和亚细安的资本和贸易交易上,扮演中间人的角色。

所有上述条件都对新加坡企业有利。只要企业能明确辨识自己的优势和强项,与合适的金融和商业专业人士为伍,并使用新加坡发达的金融体系,“一带一路”将能提供更多的商机。

前方的道路值得前行,需要的是持有开放态度和环球视野。

作者是渣打银行新加坡企业及金融机构部董事总经理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