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国是否对“一带一路”的污染防治慎重其事?

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亚洲进行了12天的访问,其中包括会见中国主席习近平。习将“一带一路”纳入其内政外交政策的核心。这个基建和发展战略的规模在全世界都史无前例 。

这将涉及欧洲、中东、非洲和亚洲将近70个国家,其中1000亿美元资金来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400亿美元来自丝路基金,9000亿来自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如果该项目能够实现,它将涵盖世界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口,三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四分之一的货物贸易与服务总值。实现这一倡议对习近平意义重大。“一带一路”最近被列入中国共产党的党章。这项战略也赋予中国对绿色技术进行空前投资提供了重要的机遇,对美国跨国公司和区域及世界都深具意义。

2017年北京宣布打算在2020年前对可再生能源进行3千6百亿美元的投资。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对风能、太阳能等相关技术继续进行可持续投资的重要性有几个方面。首先,这象征了中国发出的明确信号:中国不只是对可持续发展耍嘴皮子,而是真真切切希望在对抗气候变化上扮演领导角色。特朗普在六月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就等于拱手让出美国在这方面的领导地位。

在上个月的中共十九大会议上,习近平宣布中国将会“引导”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以对抗气候变化。第二,这将让中国更有效地和美、日等其它国家竞争,提高发展先进再生能源技术的标准。这有利于良性竞争和某些情况下共享技术 。通用电气和丝路基金提出了一项贸易倡议,旨在通过共同建立的一个投资平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进行对电网、新能源,和油气能源基础设施的共同投资。

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和“美国优先”政策产生的副产品之一就是促使亚洲国家如日本和中国更注重互相合作。日本首相安倍和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期间见面并讨论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经济融合与合作的重要性。安倍说“日本准备好了扩大与中国在“一带一路”的合作”。

这意味着从2014年开始对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坚定反对态度后日本政策的重大转变。在高效绿色技术方面,日本可以提供许多经验。分享和共同开发技术对于基础建设有着重大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通常被看成是中国通过支持在钢铁和其它大宗商品的产出而刺激国内经济成长的一个模式。比如, 河北省的钢产量就比美国全国的产量还大。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目标的中亚、东亚和东南亚各地的机场和道路建设项目需要使用大量如钢材和水泥等材料 。但是人们可能忽略了一点:生产水泥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可能抵消了使用可持续能源所减排的二氧化碳。

专家预计,生产水泥所排出的二氧化碳超过了二氧化碳总排量的百分之六。而二氧化碳是全球变暖的罪魁祸首。中国是世界第二大水泥产出地,也是最大的水泥消费国之一。目前已经有不同的方法减少水泥生产所排出的二氧化碳,主要包括减少水泥和增加替代材料的使用,比如飞灰和爆破矿渣。

中国在通过新材料达到二氧化碳的减排方面能够起到关键的作用,并且从中取得环境和经济的双赢。每年,在中国有几乎三分之一的死亡原因归咎于空气污染。另外,为了避免人们呼吸到有毒的空气, 工厂经常在空气恶劣的日子被迫停工,由此损失的生产力就消耗了中国超过百分之六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中国希望在诸如抗击气候变化等议题中扮演领导者的角色。今年六月份,北京举办了各国环境部长参加的高级别会议,讨论清洁能源的使用。在宣布和中国共同加大清洁能源合作时,加州州长布朗说:“我没有去华盛顿,我到中国来了”。尽管奥巴马政府与中国之间存在诸如在南海等争议,气候合作却是两者之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合作。

许多中外人士仍然对北京在清洁能源和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承诺心存怀疑。采取制度性改革, 与跨国企业在“一带一路”上进行绿色技术的全方位合作,将展现中国成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的真正承诺。

康国良是总部在纽约的证监会注册财富管理公司摩曼动能的常务董事,陈妍是高级顾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