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灾无难过狗年
呈献

无灾无难过狗年

尽管有关中国经济会被高企的地方债务拖累、陷入险境的评论不断;国际主权债务评级机构穆迪还以担心中国的债务可能进一步增加为由,在去年5月24日下调了中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但中国经济在2017年有惊无险中度过。在首两个季度分别取得6.9%的增幅后,第三季度增速为6.8%。

乐观的判断

分析师预计,将于本月18日公布的第四季度增速,将是微降至6.7%。至于全年增速,因受益于全球对中国出口产品需求强劲,仍可轻松突破6.5%的预定目标,并势将实现2010年以来的首次年度提速,达到6.8%,略高于2016年的26年低点6.7%。

进入2018年,考虑到中国政府将采取更多措施治理金融风险、污染和贫困问题,三年攻坚战将对经济造成冲击,分析师们预期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下滑到6.5%。

至于中国官方的预期,根据彭博社及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说,中国领导层在去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为约6.5%,和去年持平。

虽然经济的增速今年预料将处于一个小幅下行区间,但相对别的国家而言,中国还能保证较高的增长速度本身还是一个很乐观的判断。

据《经济参考报》去年11月的一则报道,中国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范恒山认为,受益于市场、政府层面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未来的若干年内,中国经济仍将保持比较良好的发展态势。他表示,去年经济增速能够达到6.8%、6.9%的话,今年一定不会低于6.5%,从整体上看,伴随动能转化、效率变革、结构调整,中国经济将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方向前进。他指出,中国地域广大、发展差距明显,如果补齐这个差距,中国将实现从欠发达,到比较发达,到最终发达的跨越,中间需求潜力巨大。另一方面,在中国特殊发展阶段和特殊国情下,政府作用绝不可低估。中共十九大明确了目标、认清方位、选准了方向、明晰了方略、提出了路径。有了这两个前提,中国经济坏不到哪里去。

中国经济的三重风险

不过,鉴于防金融风险,治理国内债务、贫困和污染问题的“三大攻坚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三重风险,加上美国利率上升、发动贸易战的威胁环伺,市场对中国经济或严重失衡的忧虑,仍是挥之不去。

收紧金融和环境法规以帮助遏制负债,可能会在今年引发住房和基础设施建设放缓的连锁反应。如汇丰驻香港的亚洲经济研究联合主管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所言,建筑业是贯穿中国经济的最大断层线,鉴于新兴行业尚不足以提供足够的缓冲作用力,比预期更严重的建筑业放缓可能会令整体经济活动承压。

在去年12月21日至27日彭博社对15名金融机构分析师和交易员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近七成(10位)受访者认为房地产债很可能会在年内出现违约,其中七名受访者称,房地产债或民企债是2018年债券违约风险最高的领域。

分析指出,中国央行今年看紧货币闸门,推动金融去杠杆的决心更加坚定,融资的成本和难度都在上升,对企业的偿债能力将构成更大考验。调控升级后销量下滑,且到期兑付压力大的房地产行业或受当其冲。

中国房地产债因2015年监管放低公司债发行门槛而开始大规模发行,这些债券往往都在第三年末设了回售选择权,也就是说2018年房地产债会面临很大的到期或回售的压力,当这与房地产公司再融资收紧迭加,现金流出现断裂的几率就会增大。

据彭博汇总数据,截至1月3日,房地产企业今年将迎来高达2008亿元(人民币,下同,411亿新元)的债券到期高峰,考虑回售行权(发行人以高于面值的价格收回持有人持有的转债)的因素后,这一数字可能进一步升至4469亿元。

中国资本外流再次承压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演讲亮起了往贸易保护主义道路上走的转向灯,如果中国进行回击,加上美联储加息次数超过市场预期、美国在经济增长3.2%的基础上减税,令美元继续走牛,将导致人民币汇率和中国资本外流再次承压,由此造成大问题。

美国智库欧亚集团本月2日公布的2018年全球十大风险预测报告称,2018年全球将继续陷入地缘政治衰退期,而中国试图填补美国留下的全球领导力空白,可能给全球带来最大的风险。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日的例行发布会上已经做出了否认,强调中共十九大为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外交确立了总目标,那就是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在国际事务中,无意领导谁,也无意取代谁。

但对格外容易受到中国经济放缓冲击的亚太地区而言,更真实和期待的,恐怕还是中国在打前述三大攻坚战的过程中,成功消弭经济失衡的风险,无灾无难,顺利过狗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