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资金流向未威胁亚洲

投资理财

全球经济持续稳健增长、在流动性良好和企业收益增加的情况下,市场保持乐观情绪。因此,投资者如能根据各自的风险承受度规划适当的投资组合,仍可预期不错的投资回报。

究竟亚洲的投资者在担心什么?其中一个疑虑或许是区内资金外流的可能性,而这种焦虑来自几个方面:首先是美国提出针对企业海外盈利相关的税改,其次是联储局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第三是美元在亚洲市场的流动性正逐渐收紧;第四是美元可能走强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没有自满于现状,但也不太担心。

企业海外资金投资美债

资金流入对于有国际收支问题的经济体是必要的。大部分亚洲国家录得经常盈余,其外债水平低,外汇储备也高,而货币大多接近公允价值。简而言之,这已经不是1997年。当然,凡事也有例外。但从区域来看,亚洲仍然是环球资金的供应者,而不是接收国。

美国最近实施的税改将不会对资金流向造成太大的影响。从现在起,美国企业将根据地域来源征税,这意味着,它们将更倾向把部分亚洲的税后利润带回美国;但是,这并非一夜间会发生的改变(相关收益可在八年内以延后递增方式入账),因此任何蜂拥行为都是不必要的。

联储局缩表影响轻微

此外,并没有广为人知的是,美国企业海外留存的收益广泛投资在美国国债市场,除了会计意义模糊的情况之外,此类“海外留存收益”并不完全属于离岸资产。因此,美国国债市场最有可能成为资金外流的源头,并可能通过较高的债券收益率对亚洲市场产生溢出效应。

联储局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计划,其影响较税改法案更为平淡。资产负债表上逐渐到期的资产创造出一堆现金,同样地,这批现金是透过“印制”而轻易得来的钞票,因此几乎可以被完全抵消并且不会带来后果。

若果这些是实体钞票,数量将多得难以估量。以美元计算,这叠钞票的数量便足以延伸至月球。但是,基本上这些都是不会带来回报的呆滞资金(dead money),这堆现金即使被“烧毁”也不会构成任何后果。联储局不再对其资产收益进行再投资,对市场有着潜在的影响,这或会令债券收益率上调,也可能导致美元走强。否则,所带来的影响应该是相当轻微。

联储局也把印制的钞票囤积并作为银行储备。目前联储局共有超过2.6万亿美元的超额准备金,和一小部分的法定准备金。这些准备金所赚取的利息,其利率相当于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范围的最高水平,目前为1.5%,这代表美国的银行每年都能获取400亿美元的无风险收益。

今年美元弱势料持续

联储局缩减资产负债表对这些准备金或银行收入均没有直接影响,前者对于银行体系的放贷能力并没有约束力。此举并不会重现2016年海外美元流动性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主要源自美国货币市场行业的监管变化,影响了这些公司对外资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欲所致。

至于美元方面,面对联储局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还是预期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减少印钞,目前那一方面对美元构成较大支持仍未明朗。我们认为,今年出现弱美元的可能性高于强美元,因此,亚洲货币将会走强,当地通胀和利率将会下降,亚洲增长将会较其他地区强劲。

(作者是ING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师及研究部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