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纠纷添短期风险 环球复苏利好股票牛市
呈献

贸易纠纷添短期风险 环球复苏利好股票牛市

投资理财

近期环球市场出现的波动仅属牛市的健康调整,而非牛市趋势逆转,股市出现重大危机的风险仍然偏低,因为环球经济同步增长和企业盈利持续改善的正面基本因素维持不变,经过近期的技术性调整,投资者的风险情绪趋向更为审慎,令技术性指标改善。

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政见分歧的国务卿蒂勒森和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柯恩相继去职,触发市场忧虑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升级, 白宫内贸易和对华鹰派势力上升。

特朗普已签署行政命令,就进口钢铁和铝材分别征收25%及10%的高额关税,虽然加拿大和墨西哥暂时获豁免关税措施,但能否持续获得豁免,将取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谈判结果。

特朗普表示不排除在考虑国家安全和经济关系后,让其他美国盟友洽商修订关税措施,继澳大利亚获得豁免钢铁和铝材关税之后,日本和欧盟都试图协商争取豁免,相信关税的具体实施仍然充满变数。

市场对爆发贸易战的忧虑迅速升温,促使避险资金流向安全资产如美国国债和日元,美国十年期国债债息从高位回落。投资者的关注焦点,是中美两大国会否爆发贸易战争拖累环球经济。

笔者相信中美全面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偏低,中国是美国农产品、飞机、汽车的重要出口市场,美国在服务贸易上对中国有顺差,中国至今仍为美国最大债权国,持有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打贸易战对中美双方带来的经济成本均非常高昂,估计特朗普在摆出一轮强硬姿态后,将谋求在贸易谈判中争取最大利益。

预期在贸易纠纷的阴霾笼罩下,市场在未来数月将持续看淡美元。美元走弱有助减少美国贸易赤字,相对人民币稳步转强,将令中美贸易逆差收窄,有助降低美国政府实施更激进贸易保护政策的风险。外汇市场很可能持续反映贸易战升温的风险,避险货币如日元和欧元短期内将维持强势。

联储局今年料加息三次

在最近数月,环球贸易量明显放缓,部分由于汇率波动和某些电子产品付运下跌所致。环球贸易增长下跌导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轻微放缓,而区内的采购经理指数也随之回软。

考虑到欧元偏强的不利因素,笔者对欧洲出口企业较为审慎,投资者投资欧洲股票宜专注以本土市场为导向的企业,包括中小型公司,因其受环球贸易前景恶化的影响较少。

美国2月份非农就业新增职位增加31万3000个,录得自2016年7月以来最迅速的增幅,但出乎市场意料的主要惊喜是工资增长逊于预期,2月份的平均时薪按月仅升0.1%,以年均计则升2.6%,低于市场普遍预估的0.2%按月升幅。这意味在1月令金融市场恐慌的0.3%按月工资增长,可能反映了过去两个月工资波动引致的一些技术性噪音,令投资者对联储局收紧货币政策的忧虑减退。

目前联储局对2018年核心个人消费支出通胀(PCE inflation)的中位数预测为1.9%,仍低于其2%的通胀目标。我们预期PCE核心通胀将由2017年的1.5%回升至2018年的1.7%和2019年的1.8%,与联储局的中位数预测相差不大。

考虑到核心通胀依然温和,笔者预测联储局在2018年加息三次,预料在3月21日加息25点之后,将于6月和9月再度加息,利率期货市场价格显示市场已完全反映美国今年加息三次的因素。

美国国债收益率料见顶

美国国债收益率飙升的趋势,预计只属短暂性质。美国国债的波幅将会减弱,美债收益率很可能在第一季约于现水平见顶,待本月联储局会议澄清利率政策方向后,美国债息可能于今年下半年再度回落。

债息回落将推动投资者继续追求收益,追息资金料流向美元债券、新兴市场债券和亚洲债券。美国和亚洲高收益债券近日因为美国债息飙升而调整,为追求收益的投资者带来机会。

从基本因素的角度分析,美国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期继续反映企业盈利前景理想,为股票牛市带来动力。标普500指数企业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业绩,其中73%企业录得超出预期的每股盈利,而77%企业公布销售胜过市场预测,为2008年第三季以来的最高百分比。

美国的第四季企业盈利有望按年增长14.8%,高于第三季的按年增长8.5%,也是自2011年第三季以来的最强劲盈利表现。

加上税改因素逐步反映在分析员的2018-2019年盈利预测,使市场共识预估的2018全年每股盈利增长,由去年12月中预测的12%升至目前预测的18.4%增长。

随着商业活动数据维持健康增长,加上美元走弱有利出口表现,而且工资增长持续温和,笔者看好美国企业盈利的能见度和增长的持续性,公司盈利表现理想将支持牛市延续。

聚焦亚洲增长机遇

笔者认为,近期环球市场出现的波动仅属牛市的健康调整,而非牛市趋势逆转,股市出现重大危机的风险仍然偏低,因为环球经济同步增长和企业盈利持续改善的正面基本因素维持不变,经过近期的技术性调整,投资者的风险情绪趋向更为审慎,令技术性指标改善。

在亚洲市场,环球贸易磨擦升温可能推高区内股债市场的波动率,但同时将促使亚洲各国加强贸易合作,中国更会加强推动“一带一路”策略,以扩大其与亚洲贸易伙伴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连系。亚洲中产阶级冒起,私人财富快速增长,消费结构性升级,区内需求强劲,加上“一带一路”的庞大基建投资,应有利亚洲区内贸易和经济增长前景,支持笔者继续对亚洲股票及企业债劵持偏高配置。

在新兴市场股票中,我们偏好“聚焦亚洲”投资主题,看好中国、印度和新加坡股市的回报前景。为应对当前贸易战风险上升,投资者宜聚焦专注亚洲本土市场的企业,其中科网、银行、保险、医疗、教育和消费相关板块均由内需带动,受环球贸易战影响的程度较小。为减低利率风险,美元浮息票据和贷款,以及美国和亚洲高收益债券均有助应对美元利率风险。一般而言,高收益债券的年期相对较短,并且于经济复苏周期表现出色。

(作者是汇丰私人银行

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策略及

咨询业务亚洲区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