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一周综述:大熊与灰犀牛共舞风险隐现?

进入本周,中美贸易争端进一步升温,中国股汇市遭受显著冲击。在白宫进一步提出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后,中国现股汇双杀。中国股市跌入熊市,上证综指比1月高点下跌超过20%;人民币自去年12月以来,首次贬破1美元兑6.6元。

上证综指昨报复性反弹

而就在前晚,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报告释放了一个重磅信号——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6月27日召开的2018年第二季度例会提出,要继续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走势,加强形势预判和前瞻性预调微调。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央行的表态,激发市场对短期市场流动性开始改善的预期,昨日A股报复性反弹、全线反攻。上证综指创逾四个月最大单日涨幅,创业板更创下2016年5月31日以来的两年多最大单日涨幅。

汇市方面,昨日是2018年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未能止跌,中间价连续第八个交易日贬值,较前一交易日跌206个基点,报6.6166至2017年12月13日以来最低。这也是去年12月20日来首次跌破6.6关口。在中间价大幅走低带动下,昨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开盘报6.6341,并一度下试6.64元关口,收盘微幅上升,但6月大跌3.38%。

不过,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跌不休,除了市场因素,更关键的是中国央行的放任所致。据彭博社报道,过去两周,人民币的下跌恰与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不谋而合。对此,不少分析师相信,中国是有意将本币贬值用作一种应对美国加征中国出口商品关税的政策工具。

华侨银行经济师谢栋铭在他的周报中指出,中美贸易战正式爆发临近,推升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近期市场重新开始试探中国央行底线,但过去几个交易日虽然看到央行偶尔通过中间价或者公开市场控制人民币波动性,但并不急于控制人民币贬值。

货币战开打

根据星展银行的分析,6月份是汇市的分水岭。中国面对美国步步进逼,并没有收起强硬的以牙还牙姿态,反而是大赌一把,打起货币战,放任人民币汇率大跌,并打破2015年8月人民币一次性贬值2.7%的记录。

昨日,路透社报道,一外资行交易员指出:“在可控的范围内,在贸易战的背景下,货币贬值对出口企业是一种相对补贴。”

不过,考虑到人民币贬值可支持出口商,但有引发资本外流的风险。因此,交易员普遍认为,在人民币贬值到一定水平后,央行将会适当干预。

然而,五个月来A股市值已经蒸发掉2万亿美元(2.72万亿新元),加上人民币近两周急速贬值,已令投资者感到震惊,并担心政府的去杠杆化运动将抑制经济增长并引发违约。

其实,中国政府实施多年的金融去杠杆政策,原本就已压抑了市场信心,且推高借款成本,使经济增长减慢,而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股汇市双挫等连锁效应,令潜伏在中国经济中的金融领域灰犀牛蠢蠢欲动,随时准备与熊共舞。

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彭博社看到的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研究报告说,在美国利率上行、中美爆发贸易纠纷之际,债券违约、流动性短缺以及金融市场近期的暴跌带来特别的危险。

报告说,“我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因此,在今后几年里,防止金融恐慌发生和蔓延,应当成为中国金融管理部门乃至宏观调控部门最重要的任务”。这份报告周一(25日)曾短暂刊登在网络上,然后被删除。

开始淡化“中国制造2025”

在熊与灰犀牛或将共舞下,中国决策层在因应贸易战方面,传已改采降温战略。6月25日,路透社独家报道了这么一个信息:外交及中国国家媒体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开始淡化“中国制造2025”,因为这项中国政府支持科技产业政策在西方引起不安,是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

报道称,美国政府发动的贸易战,其实是盯上中方利用国家支持以缩小10个关键领域技术差距的努力。中国越来越认识到,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已经引发美国的强烈反应。

一位西方资深外交官告诉路透社,中国不会停止“中国制造2025”,“不过他们谈论的方式在发生改变”。

三位国营媒体记者也对路透社说,他们接获指示不要用“中国制造2025”这个词语。

此外,据报道,为支撑贸易并舒缓市场忧虑,防止潜在的灰犀牛脱笼而出,除了央行发出上述转向信号,稳定市场预期外,当局也采取针对性措施,例如上周末央行今年第三次宣布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释放7000亿元人民币流动性,但其中5000亿元将被用于支持“债转股”项目,那也是中国降低金融风险各种努力的关键措施。

债转股项目旨在将不良贷款转换成股权,从理论上讲,公司可以因此降低负债水平和利息支出,同时银行资产质量也得以改善,但过程耗时,成效缓慢。据中金公司称,中国五大银行截至2017年底债转股项目签约金额共计约1.6万亿元人民币,但落地率只有约20%。

路透社报道,政策内幕人士称,北京方面还可能推出促内需的措施来弥补出口疲弱的影响,但是,切换市场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