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亚丁湾对新加坡海上贸易至关重要

9月27日,新加坡海军部队将第151特遣舰队的指挥权移交给科威特海军,完成了新加坡第五次指挥这支反海盗多国部队的任务。过去三个月,在新加坡海军部队萧世达准将的带领下,53名新加坡武装部队人员和11名外国海军人员,与另外两支特遣舰队及欧盟海军部队,在该水域一道协调反海盗行动。

共有21艘军舰、11架军机及超过15家商业船运公司,参与了这次的合作。在他们驻守期间,该水域并未发生海盗事件。

萧准将也是首个访问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的特遣舰队指挥官,他的访问,加强了新加坡海军与中国海军的关系及互信。

第151特遣舰队的行动水域包括亚丁湾与阿拉伯海,以及阿曼湾周边的水域。

新加坡是海洋国家,海上贸易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命脉,亚丁湾的安全对我们这个岛国有重大的影响。

自苏伊士运河于1869年通航以来,新加坡便蓬勃发展。来自欧洲的船只与货物无须绕过非洲大陆,就可通过苏伊士运河直达亚洲,省下数周的航行时间。苏伊士运河通航一年后,新加坡的贸易总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7100万元,并在10年后上升到1.05亿元。所有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必须通过亚丁湾进入印度洋,之后才能抵达新加坡。

今天,源自亚丁湾的航线仍然是新加坡的“海上生命线”。每年约有3万艘船通过这个重要的咽喉要道,其中多数航向远东。它们约占世界贸易的80%至90%。油槽船也在这一水域航行,它们有许多途经作为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的新加坡。

然而,非洲之角一带海域的海盗袭击次数在千禧年后大增。这些海盗不只袭击船只和打抢,还劫持船只,索要天价赎金。2010年,一群索马里海盗劫持了韩国油槽船“三湖梦想”号及船员,要求950万美元(约1300万新元)的赎金。

虽然这些海盗袭击事件发生在离新加坡很远的地方,但足以破坏连接新加坡与其他国家的重要海上航道,推高航运成本,或导致商船避开那个海域。此外,那一带的人口贩运和毒品走私活动也很猖獗。

新加坡是世界最大的转运中心,亚丁湾的海盗袭击可能产生骨牌效应,破坏各国的货物与石油化学产品供应链,推高日用品和商品的价格。

新加坡政府深知这条海上航道的战略重要性,所以当国际社会于2009年成立联合特遣舰队时,新加坡是第一批参与国之一。新加坡武装部队至今11次参与第151特遣舰队,其中五次担任指挥,总共派出了五艘军舰和一架海上巡逻机。

虽然亚丁湾离新加坡6276公里,但我们不该以“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看待该区域的海事安全问题。因此,新加坡武装部队对于履行亚丁湾反海盗行动的承诺,以及在源头打击海盗和犯罪活动方面投入最多的人力物力,是十分关键的。到亚丁湾执行反海盗行动的任务,不仅能磨练我国部队的能力,也为我们带来与联合部队合作的机会。我国海军不只对亚丁湾一带的稳定有所贡献,也保护了海上航道的安全和我国作为海运枢纽的生命线。

(作者是新加坡空军部队前全职军人,目前是自由职业军事和宇航记者和摄影师。2017年出版了军舰摄影集《日日夜夜——主权号的任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