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隆高铁项目延后的利弊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已在9月初达成协议,将新隆高铁计划延后两年。新马各有谋算,新加坡政府秉持睦邻考量,勉为其难同意延期,获得1500万新元的延期费用,不致于双方撕破脸;而马国希盟新上任首相马哈迪姜是老的辣,看他访华顺利取消“一带一路”下的两项超大工程(东岸铁路和海底油气管),便知其老谋深算。笔者试略述此项目延后之利弊。

先谈其利。新马关系不为掌权的更迭而有所变化,两国这53年来的关系,起起落落、磕磕碰碰。(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和马哈迪当年曾有过恩恩怨怨,第二代总理吴作栋延续李光耀的做法,不与马国对抗、但也不妥协。

这次马哈迪再当上马国首相,仍然旧调重弹,一上台就来个下马威,说要重新评估卖河水给新加坡的价钱,新加坡几位部长立即出声反驳,他才收敛。新加坡基础设施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10月1日在国会上,交代新隆高铁工程延后的谈判时透露:答应延后两年是基于睦邻政策,新马两国唇齿相依,予人方便也给自己重新审视高铁工程的细节,以便今后建造时能全盘兼顾,不致于顾此失彼。

经过几轮的谈判,许文远说马国表示希望延后新隆高铁工程三四年,但新加坡专家认为只能延后两年,延期太长对新加坡的其他基建不利。马国只好同意延后两年,并答应补偿新加坡延期费用。

其实新加坡同意延后两年也有另一个考量:那就是两年后仍是希盟执政,两国签署协议书后,到时就不能出尔反尔;若延至四年后,到时又来一个政权更替,那时是怎样的一个局面,无人能够预测。

在这两年里,新加坡其实可以预先规划并建设在裕廊高铁站周边的基础设施,一旦高铁站建峻,这个商业中心便可立刻启用,不致于互相等待。

接着分析其弊。工程延后的最大弊端,是把新加坡基础建设的顺序全搞乱了。虽说高铁裕廊终点站周边的商业中心可以先发展起来,高铁站随后接着建,不过预留了空地,但仍会对建设高铁站时产生诸多阻碍和局限。

打个比方:道路下埋有地铁或人行道、高压电线、自来水管、污废水下水道、电话及电信网络线等,不同的承包商在不同时段埋下或维修这些设施时,便出现你挖了填回去、我又来挖,没有一个机构统一协调,就会出这种状况。

延后的另一弊端便是裕廊商业中心也须延迟完成和开业做生意,政府或高铁发展局也延迟它们的收益,那岂是1500万元所够补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延后两年也意味着建造费及其他费用也会跟着水涨船高,有多没少。所增加的额外费用由谁来埋单呢?

故从以上的分析:新隆高铁工程之延后是利中有弊、弊中有利,两国的政要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与专家再三演算所得出,双方都能接受的结论。

笔者深切希望新隆高铁工程能早日完成,以方便两国人民的互往、合作、通商,乃是美事一桩。亚细安各国的共识与合作,又多了一项值得大书特书的项目。

(作者是退休建筑业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