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美墨加协定能否对中国有启示?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已更新为美墨加协定,该协定在北美自贸协定基础上改写了国际贸易和投资新规则,为21世纪自由贸易协定树立了新标杆。美墨加协定确认以下三个事实:

第一,墨西哥捆绑美国经济获益匪浅。1994年1月,北美自贸协定正式运作,墨西哥经济与美国经济日趋密切,美国成为墨西哥最大的出口地国家,墨西哥出口产品的70%输往美国,美国也成为墨西哥最大的进口来源地国家。1994年至2012年,墨西哥人均GDP年均增加4%。

北美自贸协定为墨西哥经济注入动力,墨西哥机械、电子设备和运输设备50%的产出依赖美国市场的最终消费。目前墨西哥是拉美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墨西哥国内生总值规模1万1512亿美元(下同,约1万5800亿新元),人均GDP为9321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估,2018年墨西哥经济增长率在2.2%,美墨加协定将再次为墨西哥经济增长提供动力。

与墨西哥鲜明对比的是巴西,该国对外经济非常封闭。传统上,巴西深受拉美发展主义理论的创始人普雷维什(Raul Prebisch)的中心-外围理论和进口替代战略的影响,政策制定者对本国经济对外开放持谨慎的怀疑态度,走自力更生的道路。

举一个有趣的例子:巴西出口企业的数量不到2万个,与挪威大致相同,挪威人口500多万,巴西人口2亿多。这意味着,在挪威每250人拥有一个出口企业,而巴西是每1万人拥有一个。经济封闭导致生产力低下,墨西哥汽车工人每人每年生产53辆汽车,而巴西工人每人每年生产27辆汽车。

第二,自由贸易协定是一个谈判妥协的成果。从2017年8月16日开启重新谈判到美墨加协定额诞生,美墨加三国领导人之间龃龉不断。特朗普称北美自贸协定是“墨西哥的摇钱树”,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反唇相讥说,请不要把气撒在墨西哥身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美国对加拿大加征关税是一种侮辱。特朗普说,特鲁多“非常不诚实和软弱”。

为什么三国领导人还是达成了贸易协定?中国已故经济学家杨小凯曾指出:自由贸易不能通过市场机制自然取得,现实情况是一方采取单边贸易保护,而另一方采取单边贸易自由,这势必导致国家间的贸易摩擦,促使他们通过关税政策来争夺贸易利益。一旦有一方诉诸关税,迫使另一方采取报复措施,打贸易战,最终的结果是双输,会使贸易的好处耗尽。

当双方政府被迫面对这种双输风险时,被迫转向贸易谈判,贸易战迫使规则破坏者走到谈判桌,被迫选择自由贸易。关税谈判的结果是双方走向自由贸易。美墨加协定的诞生证明了杨小凯上述论证的正确性。

墨西哥24年履行北美自贸协定的经验知道,只要继续维持与美国的贸易协定,就是墨西哥最大的胜利。在美墨达成协定后,加拿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为避免出现双输的局面,在最后期限前与美国达成协定。加拿大对美国开放奶制品市场作了让步。美国对加拿大也作了让步,按照加拿大意愿保留北美自贸协定第19章解决争端机制条款。特朗普的要价并没有得到全部满足。

第三,自由贸易协定是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的主要途径。二战结束后,西方国家用国际法塑造了关贸总协定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使贸易自由化和公平贸易在国际法的支持下得到一个可预见的结果。又由于各国经济发展程度的差异,贸易自由化的要求不一致,导致区域或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纷纷产生。无论是多边贸易体制,还是区域或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本质上都是自由贸易协定,都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经济法。

中国以“一带一路”战略的方式开展对外贸易与投资,与自由贸易协定有本质上的差异。2015年12月4日,本人在《联合早报》刊文《“一带一路”根本无法替代TPP》时指出,“一带一路”不借助已形成的国际经济规则,而借助双边政府的合作意愿去签署某个项目的协议,在执行上有随意性。

今年5月,尼泊尔政府第二次毁约,取消中企百亿元水电站大单。8月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访华“上门退货”。10月塞拉利昂政府取消中国建造机场的计划。这些案例都表明了政府随意性的缺点。

以上三个事实给中国三个启示:中国必须继续发展与美国的经贸关系;中国政府应该针对美国方面的诉求化解中美贸易战;中国对外开放应该寻求更多的自由贸易协定,慎之又慎地实施“一带一路”战略。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