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约恩·默勒:中美贸易战:东南亚的机遇与风险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前曾明言,他的前任签定的不良贸易协定让美国吃亏。他要的是公平贸易,不是自由贸易,但没有具体说明那是什么意思。

就职以来,特朗普启动了重新谈判贸易协定的行动,并在犹豫一段时间后,开始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而中国对此进行了报复。双方互相威胁又表示要谈判,化解贸易战的前景不明朗,这导致中美之间30多年来的自由贸易首次出现逆转。这样的逆转有多快和多深,是永久性还是在迟些时候会解除?对东南亚国家来说,最重要的是针对会如何卷入贸易战、蒙受多大的影响、会否迎来转机等,达成一致的认识。

贸易战冲击经济全球化,因为许多国家的制造商通过中间产品为最终产品作出贡献。

销售给消费者的产品标有“XX制造”,这其实有误导性。消费者购买的最终产品可能是在XX国组装,但通常包含来自许多国家的组件。在特朗普提出美国因自由贸易而失去工作的问题后,一项分析显示,在美国组装的福特福克斯(Ford Focus,典型的美国汽车),只有40%的部件来自美国和加拿大。

就经济增长和就业而言,为其他国家提供大部分组件,可能比进行最终组装更为重要。汽车价值链分析师王家安指出:“在过去30年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已经稳步掌控实际的汽车制造过程,汽车制造商已被削弱为单纯的装配商,以及更专注于它们认为有更高附加值的活动,如品牌推广、营销和国际业务扩张……这些供应商现在是推动汽车技术革命的主要力量,而不是它们的汽车制造商客户……全球领先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Bosch)2015年收入706亿欧元,让主要汽车制造商如雷诺的453亿欧元收入黯然失色”。

亚洲国家已建立了强大的供应链,中国向其他国家进口中间产品,组装成最终产品,出口到美国。根据惠誉国际,因为供应链而最可能受贸易战打击的,是向中国供应半导体的韩国、日本及台湾,以及向中国供应机械零部件和通信设备组件的越南及马来西亚。

贸易战对亚洲供应链影响

贸易战将抑制经济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今年7月表示,如果贸易壁垒成为现实,全球产出可能下降约0.5%,而美国经济“尤其脆弱”。

一名中国官员今年9月表示,美国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约占GDP的0.7%。这些说法未能反映整体情况,因为政府可以实施国内经济政策,来弥补贸易战的负增长效应。到目前为止,有消息指中国打算刺激经济,而美国将补偿农民,以缓和经济增长下滑的影响。

毋庸置疑的是,美国和中国经济增长将受到短期和微不足道的直接负面影响。对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其他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也将是微不足道的,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情况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对东南亚而言,更为重要和更有意思的是长期的间接影响。

对东南亚的负面影响源于美国关税导致的消费价格上涨,这将降低消费。这种外溢效应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在美国销售的最终产品,以从其他亚洲国家进口的组件“在中国制造”。

亚洲的区域内贸易占贸易总额的57.3%,并且正在上升;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进入中国的组件。区域内外国直接投资占外国直接投资总额的比率,从2015年的48%上升到2016年的55%。其中一个驱动因素是东南亚企业预计美国市场将继续对中国产品开放,这保证了中国对其他国家组件的需求,所以它们也作出相应的投资。虽然整体影响可能并不显著,但一些专注于亚洲供应链——由中国负责最终组装产品供美国消费——的公司可能会受到影响。

正面的影响有三方面:在美国市场上取代中国产品的机会;在中国市场的美国产品;东亚朝自给自足经济主体转变的机遇。这个主体拥有自己的商业周期,并为国内消费生产越来越多的产品。

在美国市场上,关税导致贸易转移。东南亚的产品相对较便宜,因为没有受到贸易战的影响。这种效应的大小取决于东南亚和中国生产之间的一致性,视两个“地区”的产品相互竞争的程度而定;或者从美国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中国产品比东南亚产品更受欢迎,是因为它们更便宜,还是因为没有选择。只有在第一种情况下,美国的进口才能从中国转向以东南亚为源头。贸易转移将会发生,并且可能会随着时日而显现,但历史告诉我们,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而且东南亚生产商必须大力推销它们的产品。一个可能对东南亚有利的贸易转移例子是,马来西亚向美国出口的电子设备(94亿美元)和机械(24亿美元),市场份额可能会增加;预计菲律宾也会出现类似情况。

东南亚借贸易战爬价值链

在中国市场上,因为中国通过提高对美国产品设置壁垒来进行报复,所以类似的贸易转移也会出现。中国报复的产品名单包括农业和天然资源,东南亚可向美国提供替代品,使得利益可能更快流动,并且变得更为庞大。中国的报复名单罗列了120种食品。中国通过向美国购买液化天然气来缩小贸易差距,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今年3月23日明确提到,液化天然气可能成为贸易战的牺牲品,至少短期内会如此;这意味着东南亚可以出口更多能源到中国。另一个可能受惠的东南亚产品是棕油,它将取代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豆。

对东南亚而言,贸易战提供了专注于东亚供应链为东亚生产产品的机遇。鉴于东亚的增长和消费日后将高于美国,这样的机遇可能是好事。组件供应商如汽车制造业的重要性日益增加,长远而言可能是好事。不过,只有当组件供应商意识到,它们的角色从单纯生产,变化为在最终产品定义中扮演一定角色,情况才会对它们有利。组件供应商要改变角色,从为最终生产商设计和预订的组件供货,变成知道组件可以如何加强最终产品性能,并将自己转变为设计最终产品的合作伙伴,需要思想上的转变。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贸易战或许可以帮助东南亚爬上增值阶梯,成为零部件供应商。

产品组装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但这一步骤需要时间,也可能面对美国对东南亚征收关税的风险。

贸易战将主要影响美国的消费者、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及中国生产商。中美两国的增长将略为下降。东南亚的一些经济领域可能在短期内蒙受打击,但总体而言,对东南亚的影响在中长期来说可能是正面的。

从长远来看,促进东亚区域供应链扩大到整个亚洲,将加强亚洲的优势,但会导致美国面对更严重的经济和政治成本。亚洲国家将建立起区域供应链,规则由它们按照自己的利益来拟定。长此下去,最大的输家可能是美国跨国公司,最大的赢家会是东南亚。

(作者是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客座高级研究员 丹麦驻新加坡前大使)

(原载研究院10月16日电子刊物Perspective)

(吴汉钧节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