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朱颖:印度阻碍RCEP达成协议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不能在2018年如期完成谈判,是印度阻碍了RCEP最后达成协议。印度此举是执政党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理念和政策所决定的。

第一,印度拒签RCEP的直接原因是惧怕中国产品的冲击。在RCEP谈判框架下,许多国家希望印度对92%的进口产品削减关税,而印度愿意对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没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提供最高达85%产品的削减关税。

今年6月,中印两国就RCEP的关税削减磋商,印度建议对73%的中国产品取消关税,中国要求印度至少对90%的产品削减关税。印度坚持要求RCEP内的关税削减实行差别对待,分三个层次减让关税,对中国实行单独的关税减让,不愿意对中国作更高的承诺。

原因是印度对华货物贸易巨额逆差。2017年,印度与中国的贸易逆差595.7亿美元,印度对中国出口124.8亿美元,从中国进口720.5亿美元。印度表示,愿意分别同澳大利亚及新西兰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对这两国开放市场,也不愿意对中国开放市场。11月13日,印度最大的不锈钢生产商金达莱不锈钢公司(Jindal Stainless)警告称,RCEP可能导致廉价商品进口激增,伤害国内生产商。

印度在自由贸易协定的实践中,似乎感受不到自由贸易的好处。2017年,印度已经签署17项自由贸易协定。2010年,印度与亚细安五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缅甸和泰国)实施自由贸易协定(仅限于货物贸易),两年内印度对亚细安国家的出口停滞不前,而来自亚细安国家的进口则增长了33%。印度实施与日本及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后,货物贸易逆差也上升了。由此,印度对RCEP的关税减让持保守立场,尤其是面对庞大的中国制造业所提供的廉价产品,印度没有自信了。

与货物贸易谈判的态度相反,印度对RCEP服务贸易自由化持有很高的热情。理由很简单,在RCEP的主要经济体中,印度是唯一保持服务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印度拥有大量训练有素的服务专业人员,如护士、特许会计师、信息技术专业人员,由此印度力推RCEP服务贸易模式4(自然人流动)的自由化。印度一再表示,愿意用关税减让,换取RCEP其他成员方的服务贸易自由化承诺。

第二,印度政府对外贸易政策转向保护主义。2018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印度总理莫迪高举经济全球化大旗,含蓄抨击美国总统特朗普主张“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不过,莫迪政府实际上是说一套做一套。

印度政府在2018年财政年提高了40多个产品的进口税,印度财政部长贾特里对此的解释是,“为国内工业提供足够的保护”和“促进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印度对汽车零部件、蜡烛、风筝、太阳镜、灯具、打火机、洗漱用品、玩具、手表、鞋类和家具等产品的关税增幅在4%至20%之间,果汁和加工食品的关税增幅在25%至50%之间。7月,印度政府又增加了76种纺织品的进口税;8月,再增加328种纺织品的关税。

第三,印度执政党持有浓厚的贸易保护主义理念。印度执政的人民党传统上信奉印度教价值观,反对西方文化和价值观。人民党秉持贸易保护主义,反对西方跨国公司,认为对外贸易和投资会削弱传统文化。20世纪90年代中期,人民党曾发起过禁止外国快餐的爱国运动。

1998年至2004年,人民党曾两度执政。人民党对发展国内经济秉持经济自由化,反对国家过多干预经济,最大限度地实现最优资源配置。人民党的这一经济理念对继续推动印度经济改革起了积极作用。但人民党的经济民族主义理念没有改变,它认为印度现阶段必须限制全球化的发展,因为世界贸易体系在农业、小工业、服务业以及专利体系方面,都存在不公平竞争的现象。

2014年,人民党再度执政,莫迪被误以为是一个自由贸易者。事实上,莫迪政府在倡导“印度制造”的口号下实施保护主义。为了鼓励进口替代,2017年12月,印度政府将各种电子产品的进口税提高了20%。此外,印度政府对农产品实施保护。2017年世界农产品价格下跌,印度分别将小麦、鹰嘴豆和小扁豆的关税税率提高至20%、30%和40%。2018年2月,印度对糖的关税税率增至100%。

美国加图研究所印度裔研究员艾亚尔(Swaminathan Aiyar)撰文指出,莫迪政府推行新保护主义的原因有三个:一是害怕中国产品,二是自动化潮流,三是国内缺失较好的就业岗位。

可见,莫迪政府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理念和政策,决定了在RCEP面前的退缩。如果2019年印度大选人民党获胜,RCEP是否能达成协议令人生疑。

(作者是中国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