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川岛真:印太构想和“一带一路”战略性对话

在19世纪的欧亚大陆,英俄之间展开了争夺地缘政治主导权的大博弈。当时英国面临的抉择是如何抑制俄罗斯南下,围绕波斯和阿富汗,或者满洲和朝鲜半岛,英俄两国之间的争夺逐渐表面化,1902年签署的英日同盟,也可以说是大博弈的一环。

在21世纪的当下,也有看法认为中美之间,或者中国和美日澳印之间正在展开新的大博弈,也就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之间的博弈。

日本安倍政府的外交态度、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上的讲演内容等,更是引起人们对“一带一路”和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之间的矛盾和对抗关系展开议论。确实,两者属于竞争对手的关系,但是,将两者完全看做敌对关系还需要谨慎的判断。

关于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日本政府本着“国际社会的安定和繁荣的关键靠亚洲和非洲两个大陆,通过这两个大陆和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交融,可以创造繁荣”的观点,在实现该构想之上,日本政府的目标是将印度洋和太平洋打造成“国际公共财”,并将法治、追求经济繁荣以及确保和平与稳定作为三大支柱。

日本关于这些课题的设定,原本以自由的国际秩序为基础,可能会被认为在批评“一带一路”倡议,但是,既然作为“国际公共财”,就不能将中国排除于印度洋和太平洋之外;同时中国也欢迎日本等国参与“一带一路”,可见这和冷战时代的东西方阵营的对立截然不同。

其中,笔者认为尤其重要的,是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的有关“一带一路”倡议的四点条件。这四点条件自2017开始拟定,就是现在所说的“开放性、透明性、经济性、财政健全性”四点。无疑这和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的三个支柱“法治、追求经济繁荣、确保和平和安定”相辅相成。

中方对日本提出的四点条件没有提出批评,但也没有表示接受。日中之间正要开展52项第三国合作项目。今后,这四点条件如何在这些项目中予以实施,对日本来说是巨大课题。这并非是单个项目的问题,而是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和“一带一路”倡议,能否达成妥善折中的问题。

简单地说,这四点条件若成为双方可以融合的地方,“一带一路”和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既不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也不是敌对的关系,而是有可能实现友好相处。因此,日方提出的四点条件,也正是对中国的战略性呼吁。

中方呼吁日本等国参加“一带一路”的事实众所周知,近来中国也在讨论能否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在中美关系日趋紧张之际,在东亚非零和博弈的战略性对话尤显重要。

(作者是日本东京大学教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