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彭念:中美“斗法”一带一路

随着意大利不顾美国的警告,执意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一带一路”的全球拓展版图再次扩大。不仅如此,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或将形成示范效应,鼓励更多的欧洲国家参与到“一带一路”中来,从而缓解欧洲对“一带一路”的质疑。

在中美角力愈发吃紧的背景下,中国通过对欧洲开展高层外交,成功地将意大利拉入“一带一路”,打破了美国阻止欧洲靠近“一带一路”的企图。而美国除了警告和耍横,似乎并无其他良方来延缓乃至遏制“一带一路”的扩展。

自“一带一路”提出以来,美国就不遗余力地予以抨击,并采取“多管齐下”的方式来干扰“一带一路”的实施,但效果不彰。首先,美国利用其强大的国际话语权,主动炮制出“地缘政治目的”“债务陷阱”及“中国间谍”等舆论,并以此为武器来批评和指责“一带一路”。应该说,美国的这些招数确实曾在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起到误导作用,导致一些“一带一路”项目暂时遇阻。

但中国通过列举数据、澄清事实、树立典型等多种方式来予以应对,缓解了美国舆论攻势给“一带一路”建设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同时,中国与沿线国协商,或降低项目融资成本,或分阶段实施项目,或寻求与第三方合作共同参与项目建设,从而减轻了沿线国的担忧和质疑,削弱了西方媒体的舆论误导效果。

沿线国也逐步识破美国“光说不做”的忽悠做法。对于沿线国而言,“一带一路”确实提供了难得发展机遇,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的广大亚非拉国家。中国资金和技术的到来不仅能够补齐沿线国经济发展的“短板”,还会解决当地居民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可谓一举两得。只要中国投资不超出沿线国的债务承受能力,并能促进当地就业,项目运行就不会遇到大的障碍。

正因如此,“一带一路”又焕发出勃勃生机。比如,曾因暂停“一带一路”项目与中国“翻脸”的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回心转意”,高调宣布将参加今年4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同时,主导东铁项目谈判的马来西亚元老理事会牵头人达因近日也透露,马中双方会在4月2日签署重启东铁项目最终协议的谈判。新达成的协议将在原有项目融资的规模上减少约100亿令吉(约合24.5亿美元)。很明显,马来西亚的最新举动显示出马仍希望挽回中国对马投资信心,并借助“一带一路”来促进自身经济社会发展。

再比如,处于西方舆论漩涡的缅甸一直以来都是西方媒体指责“一带一路”搞“地缘政治扩张”以及“债务陷阱”的“重灾区”。但缅甸在顶住内外压力,并权衡利弊之后,果断成立了“一带一路”实施委员会,加速推进在缅“一带一路”项目落地生根。此外,作为中国的“铁哥们”,巴基斯坦在组建新政府后曾有过短暂的摇摆,但之后也坚定了推进“一带一路”的信心。

其次,美国主动提出“印太战略”,试图以此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美国已经数次表示要在“印太战略”框架下为印太国家提供一套有别于“一带一路”的选择,并宣布投入资金在该地区进行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一带一路”竞争。美国还积极拉拢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参与“印太战略”,不断壮大其对“一带一路”打压的“朋友圈”。客观来讲,美国的“印太战略”将对“一带一路”建设构成一定程度的竞争乃至威胁。

但美国“光说不练”,不仅投入资金严重不足、实施项目未见动静,还大搞军事同盟、逼迫他国“选边站”,导致沿线国对“印太战略”兴趣锐减以及在中美之间游走的压力显著增大。在此背景下,沿线国一方面谨慎对待“印太战略”,另一方面抓住“一带一路”的发展机遇,“印太战略”对“一带一路”的竞争效应大打折扣。

再次,正是由于无法通过舆论造势和“印太战略”来阻断“一带一路”的推行,美国才祭出警告威胁的强硬手段来阻止一些国家加入“一带一路”,企图利用其强大的影响力逼迫这些国家远离“一带一路”。但这种蛮横手段不仅难以奏效,还会激起相关国家的反感和厌恶。毕竟,是否加入“一带一路”乃他国内政,不容美国干涉。美国的贸然干涉会进一步加深外界对美国屡屡充当“世界警察”的负面认知,损害美国的软实力,也会激起他国的民意反弹,对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倘若警告不奏效,美国也会丢面子,自损大国形象。

实际上,在意大利释放出将加入“一带一路”的消息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马奎斯就曾警告意大利,即使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也不会缓解该国的经济问题,甚至可能严重损害意大利的国际形象。外界还担心,一旦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美国将会采取措施来“惩罚”意大利。但意大利不为所动、拒绝让步。

总体而言,“一带一路”在全球的扩展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也在探索一系列办法和途径来解决“一带一路”中存在的质疑和问题。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的实施障碍会不断减少,项目运行也将更加通畅。而美国似乎还未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法来处理与“一带一路”的关系。未来,美国仍会寻求一切可能的手段来干扰“一带一路”的实施,中国也会摸索出新的反制措施,中美围绕“一带一路”的“斗法”将持续下去。

(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