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一周综述:中国刺激经济措施料将升级

进入本周,中美官员虽然通了两次电话,但在中国周一公布第二季度经济增幅创下27年新低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通过推特,就贸易紧张局势对中国施压。他说,美国的关税对中国产生了预期的结果,挤压了中国经济。美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表示美国官员仍可能对另外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周二也告诉记者,美国预计中国将宣布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暗示这是两国推进贸易磋商的必要举措。

另一方面,中美双方也在美国到底将如何放松对华为的贸易限制上陷入了谈判胶着的状态。

美国政府面临来自国会不能对华为问题做出让步的压力,由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议员组成的两党联合小组,本周公布了一项禁止在国会没有行动的情况下将华为从“科技黑名单”中移除的立法。美国参议员思考特(Rick Scott)周四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华为不是贸易问题,而是国家安全问题,不可谈判。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周四表示,美国和中国仍需努力解决知识产权盗窃、结构性改革和产业补贴等重大问题,才能达成任何贸易协议。“这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他补充说。

虽然美国方面在谈判中立场强硬,但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周二裁决美国11项反补贴措施违规后,美国也可能面临中国的制裁。

2012年,中国向WTO就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反补贴关税提出申诉,这些产品包括太阳能电池板、风力发电塔、钢瓶和铝型材,当时中国这些产品的出口额为73亿美元。

亚洲多国出口萎缩 全球央行纷降息  

如今,市场担心,中美贸易休战岌岌可危,美中贸易战的负面影响,还将无限期的延续。全球股市因而风雨飘摇。

亚洲地区,不仅中国6月出口同比下降1.3%,新加坡、韩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及地区的出口也出现萎缩, 2019年本地区经济前景大幅恶化。各地央行的利率政策也因此进入了“降、降、降”的节奏。单在周四,全球就有四家央行,包括韩国、印尼、乌克兰和南非的央行宣布降息。

市场预期今年下半年,中国也将会采取降息措施。

中国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增长率在第二季度放缓至6.2%,为1992年中国开始编制GDP数据以来最低的一次。

ING亚太经济组的分析报告指出,尽管6月份中国零售大幅增长9.8%,但种种迹象显示,因为担心工作岗位以及工资增长不稳,中国的消费者在旅游方面的支出,是越来越精打细算。

至于6月份乘用车销售增长17.2%的主要推手,其实是因为车商削价促销所致。这种打折促销的模式,估计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个季度,加上汽车生产萎缩,汽车代理和制造商的利润届时都将受损。

报告:5G有待普及化 但购买科技面对困难

报告认为,中国经济的未来在于5G设备的商业化和普及化。但中国当前却是面对着向商业伙伴购买科技困难重重的问题,必须自行研发。在中国5G世界地位居前的优势下,预料中国消费者会选择国产货,最终提振这一行业,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新的活力。但在5G到来之前,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还须仰赖政府的刺激措施。

当前局势来看,最有效的措施为增加基础建设投资,预估中国需4万亿元(人民币)的投入,才足以抵消出口及相关供应链中断对经济产生的负面冲击,确保经济在今年下半年取得6.3%的增幅。

另外,中国央行也必须调降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利率来缓解因基建项目贷款需求增加而造成的利率上扬压力。

中国国家发改委发言人孟玮周二也表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但面临的国内外环境依然错综复杂,经济运行面临着新的下行压力,实体经济困难仍然较多,将下更大力气做好“六稳”工作,对于新情况新挑战,将加强政策评估,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也表示,下半年稳增长压力较大,但会趋稳,因为中国经济中的积极因素正在酝酿累积。

债务规模40万亿美元 是GDP三倍存风险  

“经济运行没有酝酿爆发系统性风险,增速在预期区间,没有明显通胀,也没有明显通缩。”王军表示,这说明中国经济经受住挑战,展现出增长韧性。

王军认为,下半年,政策应在提高居民收入、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稳定外部市场环境、坚持逆周期调节等方面发力。在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为企业减税降费方面,他认为现在企业融资成本有所下降,但未来更应关注人工成本、环保成本、制度成本、物流成本四大成本。

但根据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IIF)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2019年第一季,中国企业、家庭、以及政府的债务总规模已升至相当于GDP的303%,总债务超过40万亿美元。尽管中国官员一再强调,债务风险整体可控,目前中国当局也在努力控制金融风险,但市场对中国债务规模的不断扩大,同样感到忧心。

话虽如此,分析师们也注意到,6月份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趋稳势头正在浮现。他们相信, 2019年下半年中国政府可能通过升级刺激措施捍卫6%的增长水平,无论是财政刺激还是货币刺激措施,以巩固任何崭露头角的趋稳势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