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我国可牵线助墨西哥寻亚洲商机

为减少依赖美国,墨西哥积极寻找更多投资和贸易伙伴,而亚洲是最主要的市场之一,新加坡可成为墨西哥在亚洲的基地,也可扮演桥梁角色。

美国总统特朗普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和收紧移民政策,首当其冲的邻国墨西哥计划寻求更多的投资和贸易伙伴,亚洲便是一大潜在市场。这为新加坡企业创造了商机,可扮演墨西哥和亚洲市场之间的桥梁角色。

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IE Singapore)新兴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办事处主任里奥斯(Francisco Rios)日前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谈到墨西哥市场的发展进程和商机。

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于1994年实行以来,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的生产链深度一体化。美国是墨西哥的最大贸易伙伴,墨西哥80%的出口产品目的地是美国。

里奥斯告诉本报说,正因墨西哥经济对美国的依赖非常大,所以受美国贸易政策影响显著。

在特朗普的政策宣布后,一些美国代工制造厂商(OEM)正重新考虑在墨西哥的投资项目,把一些投资转移到美国,目前这主要限于汽车行业的新项目。

里奥斯说:“墨西哥意识到,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即非常依赖美国,在长期范围内对经济不利。”

因此,墨西哥已开始积极寻找更多投资和贸易伙伴,以减少依赖美国,而亚洲是最主要的市场之一,墨西哥政府正在探讨如何与亚洲增进贸易关系,出口产品到亚洲及从亚洲进口产品。

他说:“这对新加坡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新加坡是亚洲多数市场的门户,可作为墨西哥公司进军亚洲的基地。”

同时,墨西哥本身也呈现良好的投资机会,新加坡公司可通过墨西哥拓展美国市场,也可打入当地市场。

里奥斯指出,墨西哥的主要出口市场是美国,产品要达到美国的要求标准,因此当地的制造业相当发达,员工有熟练技能。

四领域存发展机会

虽然美国的退出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一大挫折,但包括墨西哥和新加坡在内的成员国经历了历久的谈判,这为两国打下基础,可进一步探讨促进双边的贸易发展。

里奥斯指出,墨西哥有四个领域呈现发展机会,即能源、基础设施、零售和贸易路线。

他说,墨西哥是产油国,能源业是过去10年最活跃的领域,该领域三年前开始改革,打破国有企业垄断的局面,吸引外资公司投资。随着油价开始复苏,能源业预计会出现起色,这为新加坡钻油台、设备、支持领域业者带来商机。

墨西哥的城市化速度快,加上还有许多中小城市正在迅速发展,对基础设施的需求高。我国在该领域拥有出色的记录,包括城市规划、废物和水务处理等。

里奥斯指出,随着墨西哥日益城市化,零售行业的潜力巨大,当地人对亚洲消费产品反应良好,包括家具、保健、食品和电子产品。

同时,墨西哥的食品业发达,自然资源充足,盛产鳄梨、酸橙和浆果等,矿石供应丰富,当地企业考虑出口到亚洲。新加坡作为亚洲重要的物流中转站,也能因此获益。

里奥斯建议,新加坡企业可参与墨西哥南部的经济特区发展,这个特区倾向于吸引亚洲投资,提供基础设施、特别制造业和石化生产领域的投资机会。

企发局正和特区负责方合作,吸引本地企业参与,与盛裕控股集团、吉宝企业、胜科工业等进行探讨。

目前,已有40多家新加坡公司在墨西哥设立业务。悦榕控股在墨西哥开了两个度假村,农作物商品交易商翱兰国际在墨西哥加工和出口咖啡,水务公司凯发进军当地的水务和基础设施项目,精密塑料零部件制造商向阳科技也在墨西哥设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