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稿:漫长低潮后 湖南民企三一重工成功转型

特稿

湖南民企“三一重工”应变策略是停止依赖单一国内市场,转而拓展国际市场,加强风险抵御能力。另一个应对低潮期的策略则是加速智能化进程。

湖南民企“三一重工”的厂房内,泵车、挖机等机械部件正紧锣密鼓地投产,厂房上方挂着显示上线计划和实绩的巨型看版,似乎在“催单”,生产线员工也不得不赶工加班。这样一幅热闹的场景,过去四年在湖南的机械工程业并不多见,对许多业者来说,有如漫长低潮后的一道曙光。

在三一重工副总裁周万春的记忆中,2012年是特别难熬的一年。当时,湖南乃至全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陷入低迷,许多企业的业绩面临“断崖式”下滑。以三一生产的混泥土机件为例,销售当时猛跌高达80%,让公司上下焦虑不已。

周万春向《联合早报》坦言:“当时国内市场大幅度缩小,公司国际业务增幅又较慢,结果整个集团销售额下跌……大家都有点接受不了。”三一2011年的营收达507.7亿元(人民币,下同,102.3亿新元),2015年猛挫至233.6亿元。

2012年是拐点

三一当时面临的困境,是许多湖南机械工程企业的共同经历。2012年是该行业的一个拐点:当时全球经济复苏缓慢、中国政府对房地产进行调控、经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放慢,导致上游机械工程需求受冲击。

时隔五年,本报记者上个月在中国—东盟中心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邀请下,连同亚细安其他九国记者赴湖南长沙、株洲和湘潭参访数家机械工程企业。许多业者告诉本报,湖南机械工程业经历了漫长的低谷期,今年初已开始回暖,但期间已有不少企业被淘汰。

湖南是中部内陆省份,经济开放度和发展步伐不及沿海城市,但工程机械向来是支柱产业之一,省会长沙更有“工程机械之都”之誉。

据业者估计,市场2012年起出现大规模洗牌,以挖掘机厂商为例,数量从高峰期的100多家大幅减至20多家。

顺利走出低谷的较多是大企业,它们在低潮期采取一系列“救火”措施。周万春说,其中一个应变策略是停止依赖单一国内市场,转而拓展国际市场,加强风险抵御能力。三一“走出去”的形式多元,包括在哈萨克斯坦、巴西等国建造加工基地,以及在美国投资研发中心。目前,公司的整体销售中,海外市场销售额占总业绩约40%。

不过,并非所有机械工程企业都有条件通过“走出去”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融资便是障碍之一。湖南省商务厅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指出,虽然民企是湖南“走出去”战略的重要力量,但近年来企业借贷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生产要素供应成本上升等,都造成中小企业资金紧张,难得到融资,无法累积足够资金迈向国际化。

熟悉湖南经济发展的盘古智库理事长易鹏受访时分析,湖南的外向型经济开放程度不够,培养更多龙头企业成为外向型企业的同时,也应该将外向型龙头企业引入湖南,并加速建设自贸区。

中国至今成立的三批自贸区不包括湖南,有湖南人大代表曾在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与政协年会)期间呼吁建设自贸区,让湖南企业享有更高的产品出关效率,无需再经过上海、深圳等沿海地区。

无人驾驶挖掘机“抢滩”

周万春认为,三一身为湖南机械工程龙头企业,转型成功对中小企业多少有带动作用,例如对方可与三一成为合作伙伴,提供产品和服务,以此形式搭上三一走出去的顺风车。

另一个应对低潮期的策略则是加速智能化进程。参访另一大型机械工程企业“山河智能”时,来“迎接”记者的便是一台智能无人挖掘机和另一台滑移装载机。

四轮装载机有如表演特技般,只用两个轮平衡,快速进行360度横向旋转,驾驶舱还一度倾斜90度,操作员几乎与地面“零距离”,乍看之下,机器像主题公园游乐设施多过工业机器。

山河智能副总经理张大庆说,市场低迷期反而是加速智能化好时机。

他举例说,客户这段时期更需要管控成本,公司因此研发了能节省油耗的挖掘机,为客户带来利润,“如果行情好,这款挖掘机优势就不突出了”。

其次,他指出,早年市场较蓬勃的时候,客户对新技术需求不大,反而进入低潮期后,各机械工程企业必须寻找差异化市场求存,因此更需要加大技术投入,推动智能化。

为救灾和应急场合供应挖掘机,便是山河开发的“差异化”市场之一。张大庆透露,无人驾驶挖掘机参与应急救灾,可减轻救援人员的负担。不过,这类挖掘机市场份额并不大,山河每年销售约800台至1000台,价格比一般挖掘机贵约15%。

同样主打“智能制造”、业务涉及港口、水运等工业建设运营的泰富重装集团,厂房同样是智能化机器人云集,员工反而成了“配角”。公司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助理易江透露,公司的一期厂房智能化率已达85%。

但他坦言,智能化进程并非“一步登天”,毕竟装备机械并非汽车、电器等标准化产品,必须根据客户订单量身定做,制定相应程序,有一定的技术难度。他也指出,建设研发与生产基地是非常大笔的投资,融资方面也是挑战。

“信用销售”模式构成隐患

湖南机械工程业是否已“浴火重生”?受访大型企业都指出,市场从今年初起明显复苏,以山河智能为例,副总经理张大庆称,订单数量从今年初起增加超过50%,一些款式的机械,“客户要提早两三个月打款过来,然后再排队取货”。

经济学者易鹏解释,机械工程行业之所以回暖,除了因为企业本身作出的转型努力,也因为中国近来基础设施投资稳定增长,而经过几年的行业洗牌,研发能力较差的企业已被淘汰。

不过他提醒:“现在是迈过了一个槛,浴火重生倒还谈不上。接下来的挑战是,湖南工业企业能否在全球市场取得更大的掌控权?如果经济再度萎缩,企业能否再次抵挡风雨?”

张大庆则认为,中国机械工程业如今普遍采用的“信用销售”模式,是行业隐患之一。“信用销售”指的是企业通过分期或延期付款方式,向买家销售商品或服务。

他指出,一些客户只需支付少至15%首付,余额便可靠银行融资,这类销售模式为企业带来风险,也影响企业现金流,是有待改善的结构性问题。

走出了四年的“寒冬期“,张大庆如今对湖南机械工程业前景保持谨慎乐观态度:“这是个大起大落的市场,我们不知道下半年会怎样,在投产方面还是会谨慎考虑,避免累积太多库存,也不会盲目地再去扩大产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