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从亚马逊模式“转型”成为阿里巴巴模式 Lazada新掌舵人带领集团再出发

“我从集团第一天创立至今就在这里工作,我正是Lazada的创办人之一。”

谈到新职务,电子商务平台Lazada新任集团首席执行官皮尔彭龙(Pierre Poignant),不假思索地作出这样的回应。

这家估值超过31亿5000万美元(约42亿6300万新元)的独角兽企业,在短短九个月内进行两轮的领导层交接,在新加坡商界算是少有之事。

彭龙(39岁)是从母公司阿里巴巴的创办人之一、高级合伙人彭蕾手中接过首席执行官一职;彭蕾继续担任Lazada执行主席。

彭龙是在正式上任前一天,也恰巧是“双十二”购物节当天接受《联合早报》的访问。他透露,领导交接的工作在几个月前已筹备,当彭蕾与他讨论接任事宜时,他一口就答应了。

他说:“我对集团的愿景,以及本区域充满热忱,因此担任这个职务是非常自然的事。”

Lazada创办于2012年,是由德国创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打造的电商平台。它早期售卖书籍、家电用品、玩具、运动器材,模式与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相似。

当时,外界多认为Lazada是想成为东南亚的亚马逊。

除了通过仓库直销产品给顾客,它之后也提供电子市集,让其他卖家也能接触消费者。

彭龙加入集团前,在国际顾问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和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任职,主要探讨科技事项。

Lazada设立初期时,彭龙担任首席营运官,负责客服、供应链、物流和内容制作等事项。

他说:“我是领导团的一员,除了检讨公司业务,也经常到不同的国家进行考察。”

东南亚的电商市场颇有潜能,不过同行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

Lazada起跑首几年的净营收持续倍增。根据Rocket Internet发布2015财年业绩报告,全年净营收为2亿7500万美元。不过,它调整后息税折旧摊销前亏损为2亿9650万美元,比前一年多出一倍。它的现金头寸为7540万美元,低于2014年的1亿9800万美元。

正当Lazada财务方面看似出现状况时,它遇到伯乐。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在2016年4月宣布以10亿美元入股Lazada。

接下来两年,阿里巴巴再注资30亿美元,并将持股权增加至91%。除了将Lazada的支付平台HelloPay和支付宝结合,以及售卖淘宝产品,阿里巴巴去年3月委派彭蕾直接管理Lazada。

彭龙受访时指出,彭蕾带领集团改变科技平台,如今Lazada是采用母公司的科技。

此外,Lazada推出让零售品牌可直接销售产品给用户的LazMall,这与淘宝的天猫商城概念相同。它也在其他市场开启直播平台,让卖家当场与客户互动,这也是淘宝卖家营销的特点之一。

彭龙说:“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卖家能够采用统一的方式,在阿里巴巴的生态圈售卖产品。”

人事调动引起市场关注

去年8月,原本负责物流部门的彭龙,受委为集团执行总裁。

这项人事调动引起了市场关注,更传出中西文化的差异影响了Lazada的运作。

对此,彭龙强调,Lazada始终是一家东南亚公司,而且有95%的员工来自本区域。

他坦言,阿里巴巴和Lazada的文化都非常强,过程中是有出现许多“良性辩论”。

“当双方见面并为接下来三五年制定战略,难免有意见对立的情况。不过我们的讨论是有建设性的,我们都了解要在东南亚打造电商平台并非易事。”

阿里巴巴过去几年的业绩报告没有个别列出Lazada的业绩,但根据年报资料,Lazada在截至去年3月底的2018财年还是面临亏损。

根据数据网站iPrice,截至去年第三季,Lazada在网站月均访问量和社交媒体的粉丝,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都保持领先地位。

一步步成为东南亚的淘宝

与创业初期相比,Lazada现在更像是淘宝的影子。或许经历了过渡性的一年,它已彻底摆脱亚马逊的影子,一步步成为东南亚的阿里巴巴。

是否想过Lazada在六年时间会有今日的成就?

彭龙坦承并没有,但也告诉记者面向未来更为重要。

接下来,Lazada将着重拓展电商的基础建设,即物流、支付和科技。

他说:“无论是在履行订单、跨境物流或到户交付(last-mile delivery),Lazada是唯一持续投资在基础建设的东南亚平台。”

彭龙之前受访时谈到,集团进军的六个东南亚市场的潜力具有吸引力,不过也充满挑战。例如,菲律宾台风多、印度尼西亚两端的距离则比美国东西海岸还远。为此,集团会与其他业者合作推进创新,打造有不同物流技能的庞大网络,让卖家能够运送各种产品。

不少独角兽都会走向上市之路,Lazada是否也有这样的计划?

对此,彭龙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引述彭蕾早前首次在本地公开演讲时设下的目标,即在2030年前将旗下东南亚卖家团队壮大20倍至800万家,并协助它们通过数码化等策略进一步拓展业务。

或许正有如彭龙所说,执行主席彭蕾会负责公司愿景、长期策略,以及人才栽培。

他说:“我经常和她讨论的是,集团接下来会有怎样的领导班子?我们要如何物色并培养他们?”

记者打趣地问,那彭蕾会否参与寻找下一名首席执行官?

彭龙回答:“对,这是当然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