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上任半年频频进行重磅投资 凯德集团总裁李志勤:打铁要趁热

以总值110亿新元收购星桥腾飞(Ascendas-Singbridge);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联手以逾25亿新元收购上海双峰塔大楼;以超过11亿新元收购美国长租公寓项目,上任才不过半年,新加坡凯德集团(CapitaLand)总裁兼集团首席执行官李志勤已频频出手,进行多项重磅投资。其出手之大胆迅速,以及投资项目之大,引起市场注目,更让这位年仅44岁的总裁声名鹊起,成为当前商界最备受瞩目的人物。

李志勤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谦逊地把这些投资项目归结为“刚巧碰上天时地利人和”,而他不过是个打铁趁热的“打铁佬”。

他笑说:“所谓打铁要趁热,我们之前炼制铁块多时,现在正好有许多热铁块在旁,等待我去锤打。”

新中印越将是凯德未来核心市场

在众多炼制“热铁块”中,星桥腾飞的收购无疑是重中之重。

这是凯德集历来最大的收购项目,在完成收购后凯德将一跃成为亚洲最大的多元化房地产集团,管理资产规模约1234亿元。

凯德刚在上周五发出通知书给股东,寻求股东批准这项收购。李志勤对这项交易带来的成果充满期待,有信心它能增强凯德在商业园和物流等价值链的实力,同时扩大在印度、越南、美国和欧洲等市场的规模。

他透露,这项收购早在前总裁林明彦在任期间,已开始进行探讨。

他说:“当我们谈到凯德下阶段的增长时,首先得了解未来宏观趋势,当中必然少不了数码科技、电子商务和城市化等。星桥腾飞主要业务是在工业、商业园和城市化项目,恰好符合这个宏观趋势,有助于凯德抓紧未来机遇,提升业务规模和深度。”

他指出,凯德要做强做大,下来除了新加坡和中国外,也会深耕印度和越南市场,建立规模布局和领先优势。

“新中印越是企业进军亚洲时,多少会关注的市场。凭借这四个核心市场建立强大的市场网络,我们能为企业提供更完整的产业链。”

脱售资产不感情用事

曾有市场分析师指出,在星桥腾飞的收购中,最大收益者是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它通过这笔交易获得60亿新元,包括价值30亿新元的凯德集团股票,每股价格为3.50新元,这较凯德的每股净资产值(NAV)4.55新元,低了23%。淡马锡持凯德集团约40%股权。

对此,李志勤回应说,他主要从战略意义、估价和付款方式等三个层面去考虑交易可行性,并不考虑凯德是否是交易最大收益者。

在估价方面,星桥腾飞资产是按账面价值计算,估价相当合理,而且有进一步提升价值的空间。

星桥腾飞的资产包括它与凯德联合发展的重庆来福士广场,总投资48亿新元,是新加坡在中国投资的最大规模单一项目。另外,它正把前中央公积金局大厦(CPF Building)重新发展成甲级办公楼。

花旗银行近期发报告说,这两个资产账面价值约26亿新元,实际价值却可达34亿新元。换句话说,当收购交易完成,凯德将能取得可观的估值收益。

李志勤坦言,这宗交易的确让凯德的净债务对股本比例(net debt/equity ratio)从0.56上扬至0.72。基于此,凯德将加快资产循环步伐,脱售资产不“心软”。

在2018年,凯德投入61亿1000万新元在新项目,同时也脱售40亿元资产,包括办公楼“安顺二十”(Twenty Anson)和三巴旺购物中心等。

李志勤透露,凯德和星桥腾飞旗下的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下来可将整合,可能推出新的信托,也可能结合现有信托。

收购星桥腾飞后可推出四合一项目

收购星桥腾飞让凯德拥有更多资产选择,可在新加坡商业园推出四合一项目。

李志勤说,收购星桥腾飞的计划对凯德在新加坡市场的意义重大,使集团的管理资产增加四成,总值416亿新元。这也能让凯德将触角伸到市区外的商业园,发展结合多种元素的综合项目。

他指出,凯德主要发展项目以住宅、办公楼和零售商场为主,现在它也能发展物流、商业园和工业设施等。

他说:“我们过去可能是三合一项目,现在我们却能结合住宅、办公楼、零售和商业园,发展全新的‘四合一’项目。”

市场波动不在掌控中

李志勤在2007年加入凯德,此前为公务员,曾在贸工部、财政部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等部门任职。

加入凯德约两年,他被派到服务公寓公司雅诗阁(Ascott)主管中国区业务,四年后晋升雅诗阁首席执行官。去年1月,他当上凯德集团首席投资官。

在新加坡,大型企业的领导层接替一般经过缜密计划。不过,从前任总裁林明彦去年6月宣布要退休,到9月李志勤接任,短短三个月的领导人变动委实突然。

谈到迅速上位成为凯德掌舵人,李志勤表示深感压力,特别是当他清楚自己的决策,将影响集团1万4000名员工的生计。

他感慨地说:“我虽是总裁,但市场波动不在我的掌控中。比如决定收购星桥腾飞前,我的压力很大,心想如果宣布收购后凯德股价忽然大跌,我该怎么办呢?我无法控制市场反应,却必须面对这些结果。”

随着星桥腾飞收购逐步落实,李志勤应可以该松一口气,但他却表示自己依然保持求胜心,不安于现状。

他说:“推动凯德发展,我的最大担忧并不是如何取得成功,而是成功后如何不变得安逸和自大。毕竟,现代运营环境更具挑战,颠覆科技的威胁更大,我必须鞭策自己,继续寻找凯德的新增长动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