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上帝打翻的调色板

从四川到西藏,沿途是中国大地上最具魅力的景观库,一路的风花雪月,美得让人心花怒放,每一个转弯,每一次攀爬,扑面而来的那些惊心动魄、千姿百色的人间胜景,都叫人应接不暇,一呼三叹。

天府之国四川是我最喜欢的中国省份之一,其首府成都在中国人眼中是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

这里不止是吃货的天堂(想起成都的麻辣火锅会忍不住流口水),慢悠悠的生活节奏滋养着悠闲日子,成都人热衷于在公园里品茶啃瓜子掏耳朵,把慵懒进行到底,这种生活气息确实很有感染力。

无法忘怀九寨沟的美

然而成都只是一个美丽的起点,由此出发,每一条路上都有风景,目的地往往是中国赫赫有名的首席旅游胜地。攀登峨眉山,用体力换来壮观的日出和云海,壮丽的风景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融于一体,俊秀的峨眉山能撩起你对武侠小说的无限想象。

往北走至松潘古城,这个建于明代的高原古城保留了完整的城门和城墙,漫步其中,更能感受到时间原来能留下最美丽的痕迹。

当然旅人来到松潘是为了九寨沟,山林深处收藏着无数色彩瑰丽的湖泊,不同季节更有不同的景致。

九寨沟的美,是无法令人轻易忘怀的,水原来能有如此的千姿百色。九寨归来不看水,这绝对不是溢美之词。

走一趟磅礴的川藏公路

然而要真正感受中国的大山大水,自然不能错过走一趟318国道。这条起始于上海人民广场,经过安徽及四川等省份,一直向西通往圣城拉萨的公路,经常被誉为中国最漂亮的公路之一。

在这条路上旅行,或许你也能写出“蜀道难,难如上青天”这样万古流芳的诗句。其实去西藏还能通过不同的道路,走青藏铁路无疑更为舒服,风景也截然不同,但走过一趟川藏公路,你才算是见识了磅礴和大气。

其中由四川到西藏的一段俗称为川藏南线,这路上最引人入胜的风景无疑在稻城和亚丁一带。车子在群山峻岭中蜿蜒蛇行,每一次攀爬每一次转弯,眼前的雪山、身边的峡谷,创造出随手按都能拍出让朋友们点赞的照片。

司机兼导游已经警告我们这一地区海拔超过3500米,得当心高原反应,一有严重不适,一定得折返。

稻城是七彩调色板

稻城县城虽然没什么特别,但若你在秋天来到这里,你就会发现上帝创造天地时所使用的调色板在这里打翻成喧闹的五颜六色。离县城不远的万亩青杨林,原是当地居民为了改造当地环境而种植的人工防护林,现在却意外成了稻城最靓丽的风景。

金秋十月,杨树燃烧成一排触目惊心的艳黄,地上的红色水草堆铺排成一片赤红滟潋,天是饱和度浓稠的蓝,在搭配远方亚丁三神山的皑皑白峰,这简直就是摄影师的天堂,就算一路艰辛,也是值得。如果你体力充沛,甚至可考虑徒步亚丁,和虔诚的藏族一起转山,为家人和自己祈求更多的福报。

神圣的拉萨

离开稻城,路加倍险峻,风景也加倍壮观,在每一个转弯都能遇见的惊心动魄中,我们终于抵达了拉萨。在藏文中,拉萨的意思为神圣之地,的确,没多久你就会被这个神圣的氛围所打动。

如果真有一个最贴近天堂的城市,那肯定是拉萨。海拨3600米的城市,天使在这里建造他们的房子,好像再搭上一座天梯,就能攀上天堂。

拉萨的所有事物,浓烈得叫人永远不能忘。在拉萨是没有苟且的,一切都在倾全力霸占你的官感,如酥油茶牦牛肉的膻香,如藏族女子艳丽装扮,如康巴男子剽悍霸气,那阳光刺在身上仿佛点燃你的细胞,在你肌肤上狠狠烙下高原的回忆,而当你走进阴影,阳光仿佛被冰镇了,气温降低了一个季节,由夏到秋,赶紧得套上一件外套。

这种强烈的反差也是拉萨式的,绝对没有不汤不水的中庸。

令人敬畏的布达拉宫

红白相间,高达200米的布达拉宫依山而建,坐镇着拉萨的中心,由广场仰望布达拉宫,由心生出敬畏之情。这个拥有1300年历史的拉萨地标,集宫殿、城堡和寺庙于一体,在藏族人心中神圣不可侵犯。布达拉宫最初为松赞干布为迎娶文成公主而建造,并经过历代达赖喇嘛的修筑,渐渐成了今天所见的规模。过去重要的宗教和政治仪式都在布达拉宫举行,见证了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历史。Unknown Object

然而我更喜欢位于藏区的大昭寺,川流不息的藏族朝圣者沿着大昭寺的八角街三跪九叩,用脆弱的身体向神展示其诚心。一些藏民还是由几百公路外的家一路叩拜到拉萨,那宗教的气氛是极具感染力的。

大昭寺始建于吐蕃王朝最鼎盛的七世纪,也是西藏现存最古老的土木结构建筑,对藏族人而言,这里才是他们精神的家园。

朝圣者的转经之路

离开拉萨的那一天,又回到八角街, 在街上著名的玛吉阿米咖啡座的二楼挑了一个绝佳的位置,鸟瞰八角街上的众生,络绎不绝的藏民手执转经轮念念有词,让穿插其中的游客显得格格不入。

老藏人脸上纵横着西藏的山峦沟壑日月星辰,小孩认真的表情让人无法再容忍自己对待生命的得过且过。他们走着走着,一圈一圈,没有了起点也没有了终点。

当车子离开拉萨,经过布达拉宫,高高在上的老宫殿庙宇,稳如泰山一样矗立着。小小的窗户象无数个眼睛,微笑着,仿佛只有它是永远属于拉萨的,而我们只是行色匆匆的旅人,所以只能离开,离开后,再回来,如一场候鸟的迁徙,一次生命的轮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