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吉尔吉斯宋湖:毡房房顶

我心我

来到吉尔吉斯后,每当当地人问我,马来西亚天气如何?我都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回答:“马来西亚与吉尔吉斯同样在8月31日生日,只不过你们有四季,我们只有夏季和雨季。”他们恍然以后,投来羡慕的眼神。

后来,我在一面飘扬的吉尔吉斯国旗下,了解那一双双闪亮眼瞳下的憧憬。

吉尔吉斯的国旗是一面红旗帜,中间有个发出40道光芒的太阳,象征着柯尔克牧族40部落,而太阳中间左右各有三条粗线相互交错着,这代表着传统毡房(Tjundjuk)的房顶。

可想而知,住在这片多山国土的人民多半靠农业与畜牧为生。入冬,就代表牧游季节结束,表示他们将无收入。

夏暖,对我而言是旅游生活,对他们来说则是牧游生存。

赶在牧游季节结束前,到宋湖(Song Kul)骑马,以为三天后便能学会骑马,直到蹬上马背后,配合着马儿随性地奔腾,适应着马儿随心地游走,才愿意折服,但愿马儿别闹脾气就谢天谢地了。

平均每一天骑五至六个小时,入夜便住进山区里牧游民族的毡房。

北斗七星高挂的夜空,山上只有摄氏2度,并没有想象中浪漫。我穿上两件T恤还外加冬装都没办法抵寒,直打哆嗦。

牧民知道我来自没有冬天的国家,便为我铺上好几层毛毯,大半夜还忙着为我捡粪土烧火暖房。感谢牧民们的细心与热情,温暖我每一个寒夜。

记得求学时期,常看秋叶纷飞雪花飘零为场景的偶像剧,那时候的自己多向往春夏秋冬的国度,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能在下雪的国家堆个雪人,能躺在一地枫叶上做个美梦。

直到自己长大,搭上旅途,找到所谓的自由,才发现自己对浪漫的定义是多么卑微可笑。

我忙着长大,忙着远离热夏,忙着离开家乡,忙着出去看一看,忙着寻找浪漫。也许,我只不过是忙着前往他人忙着要离开的地方。

躺在毡房正中央,毡房的门帘被大风吹得“啪啪”直响,头顶上那木支交错的房梁透着黄灿灿的阳光直射着我双眼窗……

我抱着毛毯,想起马来西亚的天气,此时此刻,它,是不是曦光照射着大地,泛起黄金海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