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加里宁格勒—— 俄罗斯最欧化之城

  加里宁格勒远比俄罗斯的城市更欧洲化。数世纪累积下来,很多德国建筑物和历史遗产在战后的“苏维埃化”过程中依然保留下来,战后一年内便开始恢复电车运作。

  加里宁格勒的基础建设非常齐备,但当地人最自豪的却是跻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库尔斯沙嘴国家公园,公园里还有个地方叫做“舞动的丛林”,游客仿如置身大型的盆景……

加里宁格勒(Kaliningrad)位于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被波兰、立陶宛和白俄罗斯包围,是个四季分明,风光明媚的好地方。在春天可以驻足欣赏一簇簇弥漫清香的丁香花,秋天可在枫林中漫步,看着落叶如雨下的景象,冬天可以滑雪,夏天奔到波罗的海游泳。

虽然领土有四分之一在亚洲,俄罗斯仍是个欧洲国家,而加里宁格勒远比俄罗斯的其他城市更欧洲化。

哲学家终生不离柯尼斯堡

二战前的加里宁格勒尚不是苏维埃的领土,它是德国东普鲁士王国的首府柯尼斯堡,战后才将土地一分为二,一部分给了波兰,一部分给了苏维埃。它曾经是个繁华的日耳曼城市,德国哲学家康德是其最为著名的人物,他终生住在柯尼斯堡,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以他为名的康德大学的前身是柯尼斯堡艾伯蒂娜大学,它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康德还曾经在那里教书。

在有心人士的多年争取下,2005年普京总统宣布大学命名为康德大学,至今还孕育着一代代的学生。

几个世纪累积下来的文化积淀,很多德国建筑物和历史遗产在战后的“苏维埃化”过程中依然保留下来,除了许多坚实的民居、办公楼和大学楼之外,战后一年内就恢复运作的电车也源自东布鲁士时代,它从1895年就开始运行,是俄罗斯境内最古老的电车系统。

中世纪的古老大教堂得大力地修复,德方可说是不遗余力。重建后的大教堂还有康德的坟墓,供人向他致敬。许多和德国举办的文化交流活动也热络地进行着,年复一年还庆祝康德的诞辰,吸引两国各地学者、专家和学生参与,以俄语、英语和德语进行,更突出了文化和历史视野高于一切的理想状态。

整百公里长的沙嘴

加里宁格勒除了有非常欧洲化的一面,当地人最自豪的是库尔斯沙嘴国家公园(Curonian Spit National Park),它是该州唯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近100公里长的细长沙嘴,从卫星图像看就像是一条漂浮在波罗的海和自然礁湖中间的美丽项链,一半属于俄罗斯领土,一半属于立陶宛疆域。天气好的时候,从飞机上可以看到长长的沙嘴被白花花的海浪缓缓冲刷,我们还得飞上好几分钟才飞完100公里的距离!

这条如项链般的沙嘴上有两条柏油马路供汽车双向行驶,下车后向两边延伸的原始森林走去,到处是珍禽异兽,供人自由进入参观。路上为美丽白鹤设置的巨型鸟窝是许多俄罗斯人喜欢的景观之一,看到白鹤伸展翅膀在天空飞过还会高声欢呼呢!

在接近立陶宛边界的地方还有欧洲地区最高的沙丘,犹如沙漠般的景观,尤其是在天上无飞机、海上无船只和地面无人的超然景色中,自然形成的沙丘显得特别迷人。

这个国家公园有一个地方叫做“舞动的丛林”,从树根开始,树干呈现极度扭曲,形成各种的图案,犹如置身大型的盆景一般,至今科学家还无法具体解释其原因。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