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走遍天涯, 难忘叙利亚风沙暴

因为新航月历上不同国家的美丽风景图,在作者幼时心灵埋下了旅游种子,及长加入旅行社,走遍世界,一晃就是20多年。

小时并不知道世界之大,我的世界就在三巴旺的一个小甘榜。那个年代的我傻乎乎的,快乐就是可以自由地爬树、捉鱼、嬉戏、玩乐。没上学以前的我很山龟,直到城里读中学才对这“世界”的认识略多一些。

比起他人,我比较幸运,我的表哥是新航机械师,常飞到不同国家工作。所以,我往往有比较特别的礼物、故事书等。最特别的是我们家年年都有新航月历,每年12张不同国家的美丽风景图,让年纪小小的我对着它傻眼,脑海里无时不刻对这个世界充满美丽的想象。

报读小学的时候,玩伴们都报读甘榜里的华校,我的父母坚决辛苦些,把我送到城里的英校就读。因为能够到城里去,我的见闻比其他同伴多,也成了大家羡慕的一个孩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希望到更多的城市去看看,狂野的心开始想飞了。

慑服于瑞士的冬天

第一个想去的国家跟大部分人一样,是瑞士。那时很小,可能五岁不到,墙壁上贴着的瑞士雪山风景图让我思绪万千,飞到一个陌生国度。几栋近乎黑色的小木屋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烟囱冒出微弱的炊烟,周边枯树也像撒上白糖粉,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白茫茫漂亮的世界,风景图下端印着一行英文字——St. Moritz(圣莫里茨)。我告诉自己,长大后我要到圣莫里茨这地方去看看。

我出生小康之家,旅行是一种奢望,父母也不曾踏出国门一步。高中毕业后,因为梦想的关系,几个同学建议我去应征空姐。当年旅游不如今天这么普遍,要出一趟远门难如登天,当空姐有收入,还可以环游世界,是很多女孩子的梦想。虽然有同学的鼓励,但我还是和这个行业擦身而过。

念书时候,因为一直有“漂亮的外国风景”在心里头,间接地影响了我对史地这两个学科的浓厚兴趣。我“爱旅游”的种子是在史地课本中悄悄萌芽长大的。踏出社会,我选择到旅行社工作,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在这岗位待了20多年!

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到访非洲(除了中部)、地中海、中东、欧洲、印度、斯里兰卡、不丹、西南亚等国家。在不工作的日子,我也常和亲友到处旅游,旅游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至今除了北极、南极、南美洲和南太平洋的一些岛屿,有约百分之九十的国家我都去过了。

身陷风沙暴仍不知害怕

去过那么多地方,最难忘的就是叙利亚。十多年前的中东没有那么乱,ISIS也不存在。叙利亚我去了好几次,几乎走完了整个国家。我对它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很感兴趣,很多的古迹和周边国家比较,这里的古城保留更加的完美,最为难忘的是巴尔米拉古城(Palmyra)。

十多年前我带着十几个同事到叙利亚考察。就在离开巴尔米拉古城,前往大马士革的途中遇上了沙漠风暴。当时并不知道沙漠风暴是什么,对它的杀伤力有多严重也一无所知。开始的时候只见四周的棕榈树摇晃得厉害,慢慢地风越刮越大,车窗外开始模糊,望出去就是淡黄色的灰尘,逐渐随着沙质变色,时而橙色,时而淡红色,越来越浓。

司机根本无法看到前方的路,便把车速放慢到每小时10公里,几乎像只大龟般逆着风沙小心前进,害怕巴士会被风沙吹翻。虽然身陷危险中,我们仍不知道害怕,我们在车里开玩笑,忙拍照。就这样,30分钟的车程变成了三个多小时,大家后来玩累了,静下来会周公去。

就在我们昏昏欲睡的时候,我听到导游和司机用阿拉伯语叽里咕噜地说着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话语,导游额头直冒汗(当时的气温才10度左右),忙着向我要丝巾和水,还叫我用湿丝巾塞住窗缝,别让沙子进入车内,还嘱咐我叫醒大家。因为在睡梦中有可能吸入粉沙,粉沙会像浓烟一样让人逐渐窒息而死。这是一个可怕的经历,因为对它不了解,以致完全不知道它的厉害。如今回想,心里难免忐忑。

追逐北极光成旅游热点

现在旅游可说是国人生活的一部分,旅行方式和目的地也因人而异。有些人旅游是为了探险,是为了历练,有些人旅游就只想舒舒服服地买东西,吃东西。

对业者来说,目前最热门的旅游项目就是去看北极光。

北极光之所以如此热门至让人想去观赏,是因为这两三年有个谣传,就是北极光将要停息,下一轮的出现可要等10至12年。有了这样一个传言,让大家疯狂地涌到芬兰、挪威、格陵兰、冰岛追逐北极光。在本地,追逐北极光的热潮一样疯狂,一般12月探访北极光的旅行团名额早在三四个月前就爆满。

去了那么多地方,我希望接下来有机会到中美和南美去旅游。我对这一片土地抱着很大的好奇心。我喜欢印第安人的音乐,喜欢那里的人文地理、古迹所隐含的神秘感,希望不久的将来我的愿望得以实现。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