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本地治里——有法国表情的印度城镇

印度真奈往南走200公里处就是台湾导演李安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景点,作者随着电影步伐探索这最不像印度的城市——本地治里。

我们很快就厌烦了印度式混乱,加上时值闷热的五月,路边纵使有再诱人的芒果香,也无法让我们对眼前风景动心,南印度的高温气焰将游兴晒得奄奄一息。在南部大城市真奈待了一天,马上就决定离开这里。

我们需要一点宁静,然而这是印度,永远有刺激性的声音、色彩、腐蚀的气味,感官永远不得闲,宁静本来就是奢侈品。

最不像印度的城市

由真奈往南200公里,就是本地治里(Pondicherry)。这名起得真漂亮,来自淡米尔语,是新城的意思,但我宁可把它想象成一种色彩艳丽的果子,多汁爽口,能轻易浇熄夏日焰火。

这座城市在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省内,临靠着污浊的孟加拉湾,经常被誉为印度最令人舒适的城市,讽刺的是,她也是一座最不像印度的城市。为了方便向外国人推销她,旅游宣传手册也会把本地治里形容为东方的法国南部海岸。但你千万不要轻信这些花言巧语,这里毕竟还是印度。

这是一座有着法国表情的印度城镇,数百年来为法国殖民地。临海小城只有100万人口,据说现在还有不少老人懂得讲法语,路牌也保留了法文的叫法。

为了掠夺亚洲的资源,法国人于1674年就在本地治里设立了贸易站,这里就成了法国人于印度的主要落脚地,后来荷兰人和英国人先后来到印度,利益纠纷导致多次交战,这座城市也多次易主。在印度的英国殖民地时期,英国人让法国人保留了这块属地,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印度独立后,法国人才迁走。

一条黑乎乎的水道,你也可称之为沟渠,将本地治里一分为二。一边是闹哄哄的印度,街道发展显得随机,拥挤着三四层的功能性楼房,走廊充斥着各种廉价商品,其中混杂着南印度寺庙,色彩交错而斑斓的高耸神塔,俯视着劳碌众生,街道被售卖着各种点心的小贩所霸占,人、车和傲慢的神牛共同生活,是极为典型的印度城镇格局。

越过了小运河,就是宁静的法国。棋盘式的道路干净纯粹,这是法国人铺设起来的秩序。

调整脚步感受法国气韵

午后,茂密的街树,卸下了斑驳的树影,街道就像铺上了一匹碎花布。生龙活虎的九重葛爬出墙来,将花朵和枝叶长成一张绿伞,几个印度人就在阴影下吃着午餐。

街道不动声色的收藏着法式风格的建筑,带着木质百叶窗和欧式门廊和坚实的房墙,不少房子已经过修复,并换上了柔和的新漆,让人怀疑或许法国人尚未离开。一些老房子则破败不堪,任由时光侵蚀,但也有一种另类的美感,层层叠叠而交错杂沓的时光,让本地治里有种睡眼惺忪的性感表情。

这些被人遗忘的空间已经被艺术画廊、咖啡馆所霸占,在最为炎热中午,我们躲进咖啡馆里,品尝着冰咖啡和欧式甜点。  来到这具有法国气韵的小城市,自然得学会调整脚步,好好感受它,因此不用感到意外,本地治里应该算是印度最适合漫步游览的城市之一。

走在街上,焦躁的心情也会轻易被眼前的街景所抚平,感觉就像离开了印度。漫游中,你会轻易邂逅几座叫不出名字的天主教堂,它们大多建造于18至19世纪,造型古朴简单,颇具南欧风格,教堂内设有不少漂亮的彩绘玻璃,阳光折射出梦幻般色彩的影子,一切显得更为宁静了。

李安电影拍摄地

这被称之为法国区的街区近年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及本地的艺术家聚集,因此氛围更为波西米亚,挑家看得顺眼的咖啡馆,就足以将时间好好消磨掉。走着走着就会走到滨海地段,眼前是浑浊的印度洋,海滨还设有一个印度圣雄甘地的塑像,当地人喜欢在水边堤坝上无所事事。

傍晚时分,太阳的威力锐减,几乎半个城市的人口都会聚集在这里,这时候临海的街道禁止车辆川行,让人漫步得更为惬意。夜晚走在鹅卵石铺成的街道,昏黄的街灯让眼前的一切显得更为遥远而浪漫,偶尔一辆横冲直撞的嘟嘟车由身边驶过,才提醒你其实你还在印度。

台湾导演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就曾经在本地治里取景,派的出生地就在这里,因此如果你看过这部富有哲理的电影,会感觉街道有点熟悉,法国区里的一些角落就曾经是少年派穿街走巷的地方。

电影里出现的动物园,原型其实是法国人建造的植物园,也位于市中心内,保留了一个颇具气派的大门。植物园其实没有想象中漂亮,就像一个普通公园而已,虽我们早料到如此,电影和小说都是骗人的,但我们是心甘情愿受骗的影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