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布哈拉:宣礼塔的落叶

笨女人不只没有方向感也很善忘,这样的性格使她身边的朋友都好奇,她是怎么浪迹天涯,然后又能回到家?

其实,世界任何角落对笨女人来说都是个迷宫,乌兹别克的布哈拉更像是谜一般的皇陵古墓,大街小巷毫无章法的排序,犹如墓里机关重重的通道。

可这里是中亚最神圣的城市,拥有的古迹可追溯两个世纪,我又怎么能让自己错过呢?哪怕要我徘徊耗上几个小时找寻,我也甘之如饴。

这个城池怀里拥抱了140余座古迹,那些宣礼塔、神学院、清真寺、城堡……遍布矗立着。

为了让自己对那些地方印象深刻,笨女人试图在这些地方有故事发生,让自己也沉浸在故事里。

她在喀龙清真寺狂跳跃拍照,在雅克城堡认识当地的老人家并一起进入禁区,在乌鲁别克神学院门前唱起流星雨,以示对这位伟大天文学家的尊敬,甚至在集市讨价还价,在里亚比豪兹(Lyabi-Hauz)池边逗哭闹的孩子……

她知道这段旅途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些看过的事,听过的声音,走过的路,都属于自己的时光,属于一部分的人生,所以,哪怕只是让笨女人在故事里充当配角或是演绎一株草,她都享受着与一阵风的对白。

那天,她迷迷糊糊走了许久,才找到“Lonely Planet”中亚封面的地方——查米纳(Char Minar),意喻着“四座宣礼塔”,这建于1807年的古迹,已演变成售卖纪念品的摊位。

绕了一圈只不过用了10分钟,便在塔外开满秋叶的树下打盹。伙伴乘我不备,将我埋在秋叶堆里。接着,我俩把一地秋叶化作子弹在树下开战。

人生,如果只有一次也只有那么一回,那么这一次的这一回都是重要的。也许过了这天,这些地方再也不会回去,这些事情就再也不会重来。

人生太短也太长,那些曾经信誓旦旦说重要,一辈子都不忘的事,若到最后却一一遗忘,那我的尽头还会剩下什么?

于是,我给朋友寄出明信片,给风景留下照片,给故事写下日记一页,给陌生人画书签,给阳光留下一片枯叶,给所有经过的地方一声再见。

若它真的是如此重要,真的那么不能忘,我希望我的回忆里能有多一点线索缅怀它,让余生有机会找回它。

笔心:我给朋友寄出明信片,给风景留下照片,给故事写下日记一页,给陌生人画书签,给阳光留下一片枯叶,给所有经过的地方一声再见。——笨女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