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世界文化遗产 鼓浪屿南洋归侨遗风

鼓浪屿商业特辑

面积1.88平方公里的鼓浪屿,今年7月成功入列世界文化遗产。素有“琴岛”美誉的鼓浪屿一直是中外旅客云集的地方,但除了钢琴特别多与租界历史,鼓浪屿还蕴藏着许多的名人往事,有待细细品味。

从三丘田码头上岸,穿过游人如织的龙头路,就是鼓浪屿西北部的笔山路。一百多年前,这里曾是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其中笔山路五号,就是新加坡华人、厦门大学初创首任校长林文庆医生的宅邸。

庭院里,蝉声缭绕郁葱的樟树,蔓藤缠绕的岩石引着访客走入,一观主人辉煌却又带着几抹寂寥的一生。

林文庆殷碧霞故园情

1908年,时年24岁的鼓浪屿女子殷碧霞,嫁予叱咤狮城的医商精英林文庆。第二年,两人在笔架山东南麓选地置业,修建宅邸。

虽不像丈夫担任厦大校长、孙中山机要秘书等要职,热衷于教育公益事业的殷碧霞,也有她个人的美誉。

厦门文史专家、鼓浪屿历史研究学者吴永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岛上不少老人家都能记起殷碧霞:“她在岛上的知名度并不亚于林文庆,而且还很有商业头脑,像她的哥哥殷雪圃。”

殷碧霞曾在教会学校蒙学堂、厦门女子师范学校教授英文,是厦门第一位执教鞭的华人女性。

这位双语兼通的才女远嫁新加坡后的第二年,就以林文庆夫人的名义,在《海峡华人年刊》上用英文发表题为《鼓浪屿》 的文章,抒发对琴岛的喜爱与眷恋。1921年她从新加坡回返中国后,被推举为厦门养老院院长和保良所所长。

划时代的中外“特区”建设

殷碧霞对鼓浪屿的情感,来自于故园情结。厦门在1843年开埠,随着外国商人、传教士、官员相继到来,鼓浪屿也成为20世纪初中国东南沿海令人向往的海上花园。

1903年,鼓浪屿工部局在岛上成立。在鼓浪屿成立,在当年中国处于内忧外患、动荡不安的时局中,工部局标志着鼓浪屿和世界的接轨。

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副主任蔡荣松认为,相当于行政管委会的工部局,好像“特区”一般,成为当年中国对外贸易、交流的重要窗口。

这个多国管理机构除了完善道路规划,增建自来水、电话等公共设施,统筹土地出让税收、对接外贸领事活动,还制订律例,不允许邻里打架、乱倒污水、禁止夜间燃放爆竹,让鼓浪屿在兼具行政司法框架的社会管理体系中,井然有序地发展,吸引外国居民。

南洋归侨留下1300栋老宅

数据显示,鼓浪屿居民从1911年的1­万多人增加到1930年的2万1000多人,其中外国居民、各国外侨由300人增至567人。

到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受世界经济危机等影响,大批在南洋闯荡成功的闽侨回到鼓浪屿落脚,各种风格的公共建筑、花园洋房随后陆续建成。

吴永奇说,鼓浪屿现存1400多栋老别墅, 其中约有1300栋是东南亚华侨在那个时期所建,带动了岛上的实业发展。

1919年,在新加坡、印尼苏门答腊、爪哇闯荡谋生30年的剃头匠黄奕住业成归来,投资自来水、电话等公共事业,解决当地用水和通讯难题。

厦门装饰风格影响东南亚

新加坡华人许文麻,在上世纪30年代初创建福建硝皮厂,成为中国第一批皮革企业。据了解,当时硝皮厂的月产量有3000张,不仅满足厦门市场,还远销东南亚各国。作为华侨资本创办的知名工厂,福建硝皮厂房旧址至今仍留在岛上,也是鼓浪屿唯一留存的历史厂房。

归国华侨在鼓浪屿兴建楼宇,形成了世界建筑史上独一无二的厦门装饰风格(Amoy Deco)。Amoy源自闽南话“厦门”发音,Deco源自法语 “Décoratifs”一词,意为“装饰”。

1921年,菲律宾华侨黄秀烺购得厦门俱乐部原址所建的海天堂构,因其“是宫非宫胜似宫,亦殿非殿赛过殿”,被公认为是最具厦门装饰风格的建筑代表。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这种贯通中国传统、东南亚和欧洲建筑风格的建筑,符合世界文化遗产核心要素。

如今,鼓浪屿成功申遗的53个核心构成要素还包括四落大厝、大夫第、黄氏小宗等闽南传统红砖厝院落和祭祀场所,以及欧洲中世纪哥特式的天主堂、汇丰银行公馆旧址、独具鼓浪屿特色的黄赐敏别墅等中西合璧式建筑。

是文化景区也是住民社区

鼓浪屿从上世纪90年代便着手进行大规模的遗产保护工作。一批学校、医院、工厂迁出关闭后,修缮老宅、边保护边利用随之展开。

在蔡松荣看来,鼓浪屿不仅是文化景区,更是一个文化社区,在保护文化遗产的同时,“岛上居民的生活空间和舒适度需要被照顾到”。

目前,鼓浪屿有1万多居民。根据分流规定,三丘田码头专为外来游客使用,鼓浪屿居民和商户则凭证件从市民码头进出,每天入岛的人数不超过5万人。

蔡松荣说:“既要避免大量游客集中进入可能带来的各方面压力,也要满足游客想要了解文化遗产的需求, 在这之间,我们一定要找一个合理的平衡。”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