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红尘中的金光

作者参观过许多金光璀璨的佛塔和庙宇,让他最有视觉震撼的,却是缅甸仰光的大金寺。除了大金寺,尼泊尔古城帕坦内的藏传佛教金庙,位于印度阿姆利则、欢迎各教信徒的锡克教金庙,皆因不同理由占据作者心中一角。

桥上的白光,金庙的金光,倒映入湖中粼粼波光里,单单这画面已经远远比我刚付的车费超值。

刚从雨下得淋淋漓漓的琅勃拉邦回来,住在靠近香通寺的湄公河畔。清晨,就在街边等着,看着披着红袍的僧侣们,长长的一排,从清晨的薄雾中走来,鱼贯地接受布施后,走回晨曦中已经微露金光的香通寺……

泰国的曼谷、老挝的琅勃拉邦,都有许多金光璀璨的佛塔和庙宇,然而印象中最让我有视觉震撼的画面,却是缅甸仰光的大金寺(也被译为雪德宫大金塔,Shwedagon Pagoda)。从电梯走出来,走了十几步后,眼前豁然开阔成一片金光,灿烂耀眼。再往前多走几步,走进夕阳的斜照里,你和周围熙来攘往人群在金光的笼罩下,都变得有点模糊,有点梦幻,有点不真实了,像在红尘里浮沉,营营苟苟,最后也不过是大梦一场的幻境。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1_Large.jpg
夕阳斜照在仰光大金寺上。

大金寺建寺的传说,乍听之下,也有点不真实。传说,遇见佛祖的孟族兄弟收到了佛祖的八根毛发,在抵达缅甸后,送往已经有不少佛祖宝物,如今大金寺所在的皇家园林西圣山供奉。当那八根佛祖的毛发从金匣子取出来时,发生了“一个撼动人神的骚动,从发丝间散发出来的光穿透天(堂)地(狱),使盲的能见,聋的能听,哑的能说得清楚;天降旱雷,地动山摇……”

承载人民精神寄托的塔

大金寺的佛塔高98米,有传说是2500年前建的,而考古学家却相信是公元6至10世纪由孟族所建,可是佛教僧侣的文献却记载着这佛塔在佛祖死前(公元前486年)已经建成了。佛塔曾经沧海,多次遭到自然或人为的破坏和重建,1300年由勃固王频耶陀努重建时只有18米高,直到15世纪时,塔的高度才重建至98米。佛塔曾在几次的地震中有着不同程度的毁坏,1768年塔顶被震毁,后由贡榜王朝的白象王辛标信重建,而新塔尖则迟至1871年才由缅甸王敏东捐赠。

大英帝国的英军曾两度占用大金寺作为要塞和司令部,试图把一个于1779年铸造的大钟运到印度加尔各答……一直到1929年才离开。1936年,大金寺被作为第二次大学生罢课驻扎的基地;1946年,翁山将军在大金寺发表了向英国政府要求独立的宣言。1988年8月26月,翁山将军的女儿翁山淑枝在大金寺的塔前向50万人演说,向军政府表达民主诉求,在8888起义已经开始失控的时候……大金塔在缅甸,不只是一座金碧辉煌、供人膜拜的佛塔,也是缅甸人民的塔,是他们在红尘浮沉中的精神寄托。

信徒列队打扫大金塔周围

在夕照的余晖里绕着一座又一座金塔(一共有64座小金塔和四座中型金塔)在晃荡时,看到很多当地人民在地上或跪着,或盘腿虔诚地祈拜,专注地遵循习俗的程序在浴佛,点燃细细的白色小蜡烛在祈福,似在祈求着一个小小、谦卑的心愿……

在众多游客和当地人来回穿梭的金塔里,却不喧闹嘈杂,可是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小小骚动,还没回过神来,像一个“快闪”行动般,大金塔边的广场上迅速地聚集了一排排群众,人人手里瞬间都多了一把大扫帚,一排排的像风扇扇叶一样,以大金塔为中心开始缓缓转动,每个人在队伍转动的同时也很卖力地扫着自己身前的那一块地,绕着大金塔转一圈后,这些志愿信众们又马上散去……暮色在信众们散去后迅速地变得很苍茫,天空变成很深很深的蓝,灯火亮起,点蜡烛祈福的人更多了,大金寺变得更金碧辉煌……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2_Large.jpg
缅甸的志愿者排成一排排在大金寺周围扫地。

大金塔的金是由缅甸各阶层的人民捐赠出来的,金块熔化后,把塔的砖石结构覆盖而形成金塔,这传统由15世纪的孟族女王开始流传至今。

尼泊尔帕坦金庙:用黄铜铸建

在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的古城帕坦内,有一座藏传佛教的金庙(Kwa Bahal,也称Hiranya Varna Mahavihara),庙里的屋檐、宝顶、大门、佛像都用黄铜铸造,虽非真金,但乍看之下却也金光璀璨,精致华丽。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3_Large.jpg
从帕坦金庙的石门进入,眼前就是庭院中央的金顶小寺庙。

这座位于杜巴广场北面,由尼泊尔国王初建于12世纪的金庙,1409年开始矗立在现在的地点,多数游客都从由石头建成、两头石狮看守的东门进入。门很窄,宽度只容一个体形宽大的人进出,门旁石狮的造型很特别,一雄一雌,有人说俗气,有人说滑稽,更有人说它们富有喜感,我却觉得它们的造型很有藏族唐卡画的风格,和一般常见庄严威武的石狮有显著的不同。

住持仅12岁

穿过石门后是一个另有天地的庭院,有骑在大象上的女神,一排排的佛像,寺庙各边角四只拿着菠萝蜜的铜猴,一整排的转经轮;庭院中央小寺庙屋顶上金色的钟形尖顶,青铜蛇从尖端凌空悬挂着;屋顶边沿的小金属鸟,屋檐上小小的铜铸佛首……琳琅满目,让人不经意间就发现许多小小的惊喜。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金庙的住持是一位只有12岁的男孩……

从窄窄的石门钻回帕坦古城的街上时,已经接近中午,阳光耀眼,尘土飞扬,感觉上就好像从一个满天神佛的奇幻世界里跨出来,再次堕入红尘……

印度阿姆利则金庙:欢迎各教信徒朝拜

无论是用中文在谷歌搜索“金庙”或者是用英文搜索“Golden temple”,你的搜索结果第一页都会是在印度阿姆利则(Amritsar)、锡克教圣地的金庙(正式名称为哈尔曼迪尔·萨希卜Harmandir Sahib,也称Darbar Sahib;哈尔曼迪尔是梵语,神之住所;萨希卜是阿拉伯语,拥有者之意)。

第四世的锡克教导师拉木达斯于公元1577年选择了这个他后来称为阿姆利则(意为不老花蜜之池)的地方为锡克教的基地;第五世的锡克教导师阿尔琼接着在城中心设立了谒师所哈尔曼迪尔·萨希卜,供奉锡克教经典古鲁·格兰特·萨希卜(Guru Granth Sahib),也称为阿底格兰特(Adi Granth)。

世上最大的免费食堂

哈尔曼迪尔·萨希卜金庙起建于1588年12月,兴建的理念并不局限于锡克教徒供奉,它对其他宗教持有开放态度,给予平等对待。金庙的四个入口也象征着欢迎四面八方来的各教信徒,如今,每天平均约有10万人来参访和朝拜。其食堂也每天24小时提供几万人吃的餐饮,据说,这个称为“琅加”(Langar)的免费食堂有能力提供每天10万份的餐饮,主要是饼状面包和扁豆汤,是世界上最大的免费食堂。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6_Large.jpg
坐在金庙大食堂的大厅里把金属碗盘放在地上,就有义工来分发食物。

虽然久仰金庙大名,但是琼和我在印度的行程中挤出两天,千里迢迢地从新德里坐火车去阿姆利则,开始并不是为了去金庙,而是想去观看印度、巴基斯坦边界的降旗仪式,弥补上次在巴基斯坦拉合尔时错过的遗憾。不过后来想想,从巴基斯坦那边看和从印度这边看,角度和视野都不同,体验和感受相信也是不一样的。

目睹经典休息仪式

第一天抵达阿姆利则,去火车站迎接琼和我的年青导游阿鲁,就问我们要不要去看金庙的一项特别仪式,恭送锡克教阿底格兰特经典休息的仪式。休息时间是每晚10点,他建议我们最好晚上8点半或9点前就抵达金庙,才可以目睹整个用金轿子抬着经典去卧室休息仪式的过程。

夜访金庙原本不在旅行社安排的行程内,我们只好用阿鲁帮我们安排的嘟嘟车,穿过旧城区的大街小巷到金庙去,车费是比预期的贵了点,不过阿鲁没有再收额外的导览费,我们也就答应了。

夜晚的金庙灯火明亮,人潮涌动,在门口脱鞋、濯足,扎头巾后进入,通往人工湖中金庙的那座桥上已经挤了不少人。桥上白色的日光灯,伸展到湖中央灯火辉煌、金光灿烂的金庙,让金庙成了整个画面的焦点,桥上的白光,金庙的金光,倒映入湖中粼粼波光里,单单这画面已经远远比我刚付的车费超值。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4_Large.jpg
圣典就卧仪式过后,灯光黯淡下来,金庙多了一层神秘深邃的美。

请经典休息的过程从准备金桥子开始,收拾套上白布套的软垫,替金桥子装上有小金伞的尖顶,挂上一圈圈的鲜花,在准备过程中,一群信众不停地诵经……直到晚上10点把经典送入卧室休息后结束。

20170921_lifestyle_myanmar5_Large.jpg
圣典就卧仪式的金桥子。

湖中央金灿灿的圣殿

仪式过后,导游阿鲁建议我们乘晚上人比较少的时候,去参观人工湖中央用750公斤黄金金箔所铺建的圣殿,如果早上来参观,最少也要排两三小时的队才上得了那座黄金圣殿。阿鲁说,今晚先看圣殿,第二天早上再来看金庙的大食堂。

看了圣殿从金庙出来时,夜已深了,入口周围虽然还是挺热闹的,但是跳上嘟嘟车离开金庙不远,灯火已阑珊,路的两旁一片漆黑,2月北印度晚上的凉意迎面而来,在恍惚间,我仿佛坐在飞驰的魔毯上,从一个金碧辉煌的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回到一个凡人卑微的梦里……

金庙的故事是辉煌的,也是哀伤的。18世纪中叶,阿富汗民族的杜兰尼王朝入侵旁遮普区,毁坏了当时的金庙。1764年,锡克教徒在他们的领袖贾沙星(Jassa Singh Ahluwalia)带领下重建了庙堂,完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金庙。

1984年6月,在印度军方武力攻击锡克教徒的蓝星行动中,印军坦克撞倒了金庙大门,双方在武装冲突中死了576人、政府军84人、锡克教徒492人,348人受伤,1417人被捕。同年10月,下令武装攻击金庙的英迪拉·甘地总理在新德里家中被锡克教卫兵刺杀身亡……

提供住宿给无家可归者

这些过往的仇恨并没有改变锡克教徒的理念,他们继续对其他宗教持开放态度,给予平等对待。金庙欢迎四面八方来的各教信徒,每天提供几万份的免费餐饮,由来自各方的义工在厨房里搓面团,把搓好的面团擀平去烤,用很大的大锅煮汤,洗那成千上万的金属盘、碗,到大食堂去分发食物给来自各方的民众,每天24小时,一轮又一轮地继续着,像人世红尘间不断的轮回……

金庙不只提供食,还提供宿,我不知道有多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人就在金庙里继续着他们老、病、死的人生,想着这红尘间种种,一切也变得有点虚幻起来。

取下黄色头巾,穿回鞋子,走出金庙大门前,回头一瞥,在亮晃晃的阳光下,人工湖边回教风格的庙堂白得很耀眼,而湖中的金色圣殿依然金光灿烂。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