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平行宇宙的水世界 缅甸茵莱湖

缅甸罗兴亚人事件,让看似原本逐步走向民主的这个东南亚国家备受国际社会谴责。其后遗症连锁反应波及旅游业,很多旅行社,尤其是西方国家的,都开始抵制缅甸,让其旅游业遭受重创。但在这冷清的时候,缅甸的人情和山水特别纯朴真实。

茵萊湖(Inle Lake)的索菲特酒店(Sofitel Inle Lake MyatMin)是这个迷人水世界的最新也最漂亮的度假酒店,开业还不到半年。我在网络上一见钟情,误打误撞来到了茵萊湖。但入宿期间,整个度假村的101间客房,只住了三组客人。雨季影响旅客人数是原因之一,但更关键的,是来自政治局势的影响。

说来可笑,我一直都说要到缅甸去看闻名的独脚划舟,却从来不知道是在掸邦高原西南部的茵萊湖,在这之前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因此打算请专人代为安排行程。但问了好几家由洋人掌舵的精品旅行社,得到的答案都一样,基于政治局势,他们此刻不打算推广缅甸旅程,也不鼓励客人这么做。所谓的政治局势,明显指的是罗兴亚人事件。对我来说,政治事件,都不应与旅游扯上关系。我的目的单纯,休息充电,体验风土民情,去缅甸是因为看中酒店和周围怡人的景色,不受任何政治因素左右。

于是我自己去,一下飞机看到周围的山峦就知道来对了地方,一踏入建在湖边的酒店就知道来对了时机,因为几乎没其他人。出国散心,自然是为了远离尘嚣躲避人群,因此特别享受这种局势下不见其他游客的茵萊湖。茵萊湖的地理环境和背景很容易在网络上找得到,但亲眼看到完全是另一回事。我这么告诉没去过的朋友,茵萊湖是个“甘榜式”的威尼斯,但比威尼斯更独特的是湖上村庄的房子都建在水上(而不是在小片陆地上),像是奎笼,当地人连番茄和一些蔬菜都直接在湖畔上耕种,这种让人大开眼界的水上种植场本身就是一种“适者生存”的佳例。

乘舢舨游乡镇

旅客去看景点、去购物、去用餐,当地人去上班上学买菜,最方便的都是乘搭长型舢舨,以省下绕湖的陆路时间,几天下来感觉比威尼斯还更水乡,像是科幻电影中平行宇宙的另一个世界。除了水上生活的体验独特之外,湖中的乡镇风情更予人惊喜无限。起个大早,乘舢舨在湖上的“高速公路”感受大地的苏醒,然后顺河驶入各个不同的村落,市集,各类手作坊,以及著名的五佛寺庙和猫跳寺等,这样就是一天。这个湖泊上的“高速公路”奇特,让我想起非洲博茨瓦纳(Botswana)的“河马高速公路”,外人看似没有交通规则,但当地人却知道哪里有十字路口和进出各湖上乡镇的“路口”,在应该让路的河段都遵守各自航线,乱中有序,井井有条。

我的目的是看“独脚划舟”,只要坐船到湖畔上逛,必定会看得到这些当地人的交通工具。但要这些独脚划舟高手穿上传统服饰在一个定点表演并摆姿势供拍照,就得请酒店特别安排。有趣的是,索菲特酒店的员工知道我的重点是拍照,居然借了他们的员工制服给我穿,说拍照会更好看。结果我换了富有当地民族特色的酒店员工制服,雇了一艘船出游,另外雇了两名独脚船夫表演,还爬上舢舨与船夫合照,在湖面上两艘舢舨间爬来爬去,终于了了多年的心愿。

这样的安排,我可以想象在旅游高峰期是何等混乱的场面,但在今日被一些人“避而远之”的缅甸,却是门可罗雀。可喜的是游人稀少的茵莱湖非常清新,可惜的是,这独脚划舟和水上奎笼的世界级民情和景致,还有缅甸十多个其他古城如蒲甘(Bagan),早在1996年就开始申遗,但基于种种政治因素,直到2014年逐渐脱离军人统治后才首次申遗成功,至今也只有古代骠国三古城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缅甸人或许不在意,但对一些像我这类四处寻访世界文化遗产的旅人来说,就会为像茵莱湖这样的景点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和地位而深感遗憾。

那么巧,一晚酒店介绍我到湖畔另一家度假酒店PrincessInle吃晚餐,那是当地度假酒店的先锋,营业已有20年。度假酒店主人Missu见这种荒凉时候居然有旅客来用餐,亲自出来招待我们这唯一的一桌客人。聊着,才发现原来她的父亲是缅甸的现任旅游部长,结果我们从翁山淑枝谈到罗兴亚人,那是无止尽的复杂历史,大家都感叹最终受累的是旅游业。

Missu说,索菲特酒店是在翁山淑枝上位缅甸露出曙光后的发展,选择在茵萊湖设立品牌在缅甸的第一家酒店,是因为就像其他旅游业者,大家纷纷看好这个极为独特的地点,她自己的酒店原本也正准备大翻新迎来新纪元,可惜被突如其来急转直下的政治局势牵连暂时卡住。事实上茵萊湖不乏优质度假酒店和人才,Missu本身就在茵萊湖成立了“茵萊文化遗产基金”(Inle Heritage Foundation),那是类似新加坡SHATEC的酒店训练学院,只接收最杰出的学生。但不论这些学生有多出色,目前仍英雄无用武之地。好在Missu仍很乐观,她相信缅甸的独特风光和纯朴民情,最终会得到世界级的认可。

繁殖缅甸猫

值得一提的是,在“茵萊文化遗产基金”有个缅甸猫(Burmese Cat)乐园,原来纯种缅甸猫在缅甸境内所剩无几,几乎濒临绝种,Missu多年前特地找到了几只传宗接代,目前已经繁殖了40只颜色独特的缅甸猫,并且不怕生,特别喜欢与人玩。对喜欢猫猫的旅客来说,这绝对是个独特的景点,因为只有在这里才可见到纯种缅甸猫。另一让我增广见闻的是在众多当地的手作坊中,居然有一种用莲花梗抽丝制成的手工艺品“莲梗丝衣”。可惜这莲丝制成品没有高贵卖相也缺少如丝绸般的光滑触感,身价却比丝绸贵上十几倍,似乎暗示着这就是低调得让人几乎忘记的缅甸。

讽刺的是,虽然缅甸此刻受不少西方人杯葛,但近两个月却有一些国际知名旅游杂志将三个东南亚国家列为今年的世界重点旅游地,其中两个分别是老挝的琅勃拉邦和柬埔寨,另一个就是缅甸。

仰光地标总督官邸

茵莱湖在缅甸北部,新加坡没有直航,仍得在仰光转机。但这也正好可以在仰光稍作逗留,除了看看闻名的仰光大金寺,也可浅尝仰光的殖民地风情。若只有一天一夜的短暂逗留,特别推荐到总督官邸(Governor's Residence)过一夜,享用晚餐。

总督官邸位于仰光的使馆区,之所以独特是因为这个两层楼的别墅原本是缅甸南部一名总督的住所,1920年就已经存在,建筑特色体现了缅甸的传统材料主题与现代豪华定义的完美结合。柚木和丝绸华丽地凸显了建筑里里外外的高贵气息,而当代的设计中又融入了典型的缅甸风格,如今改建成酒店后仍然记载着仰光在上世纪所经历的悠长历史,可谓仰光市的地标建筑。总督官邸建筑位于有莲花池塘点缀的繁茂大花园的包围中,有趣的是花园像是小型动物园,除了有看门的猫,还有几只鹅和孔雀,当夜幕降临之时,充满殖民地风情。

一些人会觉得缅甸的餐饮与泰国和越南比较起来过于淡而无味,也过于纯朴,这在一定的程度上正确,因为政治因素,缅甸许多食材无法进口,都得靠自给自足,所幸在“自食其力”的情况下,要找还是找得到优质食材。总督官邸内的曼德勒餐馆在来自菲律宾的执行主厨Karl Reyes的精心泡制下,呈现出既传统又现代的缅甸餐饮,这是傍晚从仰光大金塔观光回来后的绝佳休憩用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