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以美丽回答一切:贵州西江千户苗寨

我们下午4点多到了目的地——西江千户苗寨。这里离贵州省省会贵阳200公里。

西江千户苗寨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据说也是保存苗族原始生态文化较完整的地方。虽然来这里参观的海内外游客日益增多,10多个相连的村寨里,仍然住有3000多苗人,尽管不少村民已出外务工或就地从事各种旅游行业,大部分还是做传统的农业生产活动。

这里是山区,我们要探访的苗寨在山谷里。导游先安排我们吃晚餐。现在吃晚餐对我有点早,可是在一轮又一轮的苗家劝酒劝食的欢歌笑语之后,这一顿长桌宴晚餐好像也吃得不为难。

6点半,乘景区车到观景台,那里已经聚集上百名游客。我挤到栏杆前,才知道这里确是观看千户苗寨景色的最好地点。

千盏灯火照亮山谷

这时候且不急着说我看见什么。啊,半小时后,天色慢慢变黑,灰蒙蒙的山谷突然亮起不只千盏灯火,它们像萤火虫?不,更像灯笼,一下子把几百栋房子的轮廓映照得格外清楚。

眼前的苗寨坐落在最靠近观景台的山谷里,我依稀辨认得出有条小河蜿蜒流过,有座灯火辉煌的大桥也看得清楚。山谷两边的山坡都建有苗家的吊脚楼。吊脚楼几乎都挨在一起,大部分只露出灰蓝色屋瓦,少数能看见楼层和栏杆,却没见有苗家姑娘坐在“美人靠”往我们这里眺望。

左边的山坡面积比较大,房子最多。右边山坡没那么陡,有条马路就从那里穿过。西江千户苗寨的风景美丽,其实还在于山谷后面有三条山脉形成的风景线:夜色初现时,第一道是绿色的,看得见两座山峰上长得茂盛的树林;第二道是暗绿色的,那是画家用墨汁渲染的色块,只留下模糊的线条;最远处的,山最高,就像有人刻意拉起一道灰蓝色布幕,横亘天际,不让我们看透山的另一边。

吊脚楼风情万种

我想看穿这高大的天幕,只好期待第二天有太阳来照明。

天蒙蒙亮,从下榻的小客栈我们走上坡路,要回到昨晚的观景台。

沿路已有晨曦照亮山谷,可是山间常飘来云雾,不让人马上把苗寨姿色看个究竟。不过,我们站在马路边眺望到的苗族住家却是一目了然。

苗人住的房子称吊脚楼,都是木房子,木料就取自附近雷山的树林,屋顶多铺上青瓦。

苗寨的吊脚楼,多数高三层,第一层一般为了解决斜坡地势不平而倚靠土坡建起来,因此只有半边屋,常用来堆放杂物、圈养牲畜和设厕所;第二层为正房,一家人的生活起居都在这里,不一定有隔间;第三层为粮仓。有人家还专门在第三层设置“美人靠”供姑娘倚栏瞭望,是闻名的苗家风情。

我们住的客栈,建在路边,也是倚靠山坡盖的三层楼木板房子,有10多个客房,宽敞舒适,只是房间格局几乎全不相同,显然是依地形而建,饶有趣味。

我问客栈老板,为什么吊脚楼都那么紧挨着,有密不透风的感觉。他解释,苗族在历史上发生过几次迁徙,定居下来的地方总缺乏适合耕种的土地,水源也不充足,因此苗人特别珍惜土地,长期养成节约用地的心理。

太阳冉冉升起,苗寨的吊脚楼到处升起炊烟,白水河边有人洗衣洗菜,山脚的田地上已有人赶牛犁田。

水泥桥墩木桥身

还应该介绍苗寨的风雨桥。

第一个晚上,我们在客房放下行李后,马上赶去参观中心街区。导游解释,这里就是两条街,沿右边街道走到尽头往左拐,就进入另一条沿河的街道。沿河造有五道桥,只要不过桥进入居民区,就不容易迷路。

我们来到白水河边,果然见到苗寨著名的风雨桥。五道木桥,各自取了典雅的名字,有一处还看到作家余秋雨的题字石碑。

建在河边的苗寨,盖桥实属交通需要,但是,苗人建的木桥和汉人不同,他们造的桥都盖有屋顶,桥上两边还设有长木椅,可避雨又方便村人乘凉休息。

苗族的风雨桥还具有艺术特色,木结构的桥身由长廊和亭阁组合而成,只靠凿榫衔接。桥面铺板,两旁设置栏杆、长凳,形成长廊式走道。塔和亭有多层,每层檐角翘起,绘凤雕龙。屋顶装饰有宝葫芦、千年鹤等吉祥物。

我在西江千户苗寨见到的这几座风雨桥,与我在贵州见过的侗寨风雨桥却有显著不同,苗寨的形制相对比较简单,欣赏的趣味便略为逊色。

导游指出,这里的风雨桥以前全是木结构,几百年来,木桥支柱抵挡不了洪水的冲击曾多次坍塌,因此2008年重新修建的五座风雨桥,便以水泥为材,造成弓形,桥上则照旧保留木造的栏杆和屋顶,桥基坚固了,桥身仍有浓浓的民族特色。

那晚走过白水河,看见灯光明亮的风雨桥映在水里的倒影,颜色鲜艳,轮廓分明,很是好看。

蚩尤后代子孙

第二天早上,我在客栈附近一家苗族手工艺品店参观,看到店里墙壁上张贴有介绍苗族迁徙历史的图表。原来,苗族最早住在长江中下游平原地区,后来和东进及南下的炎帝及黄帝领导的部落发生冲突,被逼多次迁徙。其中一次,大约发生在600多年前,有一支苗族西氏族便迁移到今天的西江镇地区。

我后来读到的贵州流传的苗族神话很有趣:苗族原本住在黄河边上,共81寨。有个“垂耳妖婆”常出没杀害苗人,一位叫蚩尤的大汉把妖婆打败,使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因此蚩尤被推举为领袖。后来妖婆的三个妖娃请来了赤龙公和黄龙公(即炎帝和黄帝)复仇,蚩尤率领苗人英勇作战,多次打败赤龙和黄龙。后来,赤龙和黄龙联合雷老五(即雷公),水淹苗兵,杀了蚩尤,焚毁了81寨,剩下的苗族子民只好远走他乡。

苗族是中国第四大少数民族,人口950万,贵州省住有最多苗族,达400万人。

千岁人唱古歌

苗族善歌舞,我们自然不愿错过,在一座露天剧院里,观赏了一套苗族歌舞节目。

苗族的“飞歌”高亢嘹亮,极富感染力。我听过的苗人唱歌,只是清唱,这次却有乐器伴奏,别有民族情调。我分辨得出的乐器有芦笙、唢呐、箫笛、胡琴和月琴。

几个舞蹈都是节奏较快的,动员人数三四十人,演员都是俊男美女,穿的苗族服装和穿戴的多种银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热闹,有朝气。芦笙舞是闻名的苗族舞蹈,他们一面吹奏,一面跳跃,有时下蹲,有时屈身,乃至仰卧,叫人叹为观止。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节目,还是由30多名老年男女组成的合唱团,他们的平均年龄看来应在70岁以上,可是他们演唱的三首古歌,高昂嘹亮,尤具感染力。

我们乘景区巴士回雷公山顶途中,苗寨从缩小到完全消失不过10分钟。这时回想,今天的西江千户苗寨虽然带有不少商业味道,却还是一个充满异族风情的风景区,有心人多少仍能从这里增加点对苗族文化的了解。

西江千户苗寨确实值得一游,就像余秋雨的题词:西江以美丽回答一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