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驶过的风情 ——台湾铁道之旅

台湾老火车站从结构、功能、历史到穿越的风景,都让铁道迷深深着迷。

走一趟台湾铁道之旅,感受它的底蕴与精彩。

琼说,台湾有一些老火车站,如果再迟一点去,就可能看不到了。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让我忍不住厚颜无耻地抄袭了她的点子,再做一些优化(改成比较靠近火车站、比较好一点的住宿),策划了18天16夜台湾火车环岛之旅。

这一趟原本的计划是一抵达桃园机场,出了海关,就立即赶去搭706号公车前往此行的第一个火车站——桃园车站,但是,我一抵达桃园机场,出了海关,就饥肠辘辘,在机场里兜来兜去找东西填饱肚子。最后吃了牛三宝板条,开始去找706号公车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虽然搭公车,转火车,从桃园到新竹的过程都还蛮顺利的,抵达新竹的旅店时,天已经黑了,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第一天就赶去香山和崎顶的计划……

海在线五个姐妹站

然而,第二天的行程也很吃重,除了要去纵贯海在线的五个姐妹站中的三个,谈文、大山、新埔外,还得去龙港、白沙屯,然后在天黑前赶到苑里的民宿过夜。一早,我就积极努力的在新竹车站搭上区间车往香山……在新竹车站搭上区间车,抵达苑里已是傍晚5点29分。一天下来,追回了香山,却丢失了新埔和白沙屯。到了下一个住宿站,前一天错过的车站也已经渐行渐远,一意孤行,执意地要追回来,也许最后失去的会更多……调整心态,放下了一定要完成计划的执着后,第三天,就只去了五个姐妹站中的另两个站日南、新埔,还有白沙屯,下午两点半就回苑里喝咖啡。

一些铁道火车迷喜欢把谈文、大山、新埔、日南、追分放在一起谈论,因为它们是目前纵贯海在线尚存的几座用台湾桧木搭建的木造车站。也因为是同一类的“洋和风形式的歇山顶建筑”,有同样的Y形廊柱,圆圆大大的牛眼窗,设站日期同样是1922年10月11日而被视为海在线的姐妹站。然而,去了五个姐妹站的四个以后,发觉它们虽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外貌相似,却有着不同的命运,大山、新埔、日南目前属于简易站,有人驻守管理,新埔、日南比较陈旧、比较冷清,大山车站却保持得比较光鲜整齐,风韵犹存。最是晚景凄凉的是谈文站,已经沦落为无人管理的招呼站,破旧颓圮,予人一种美人迟暮,无处话凄凉的哀伤。苑里民宿主人,一名相信生命不该留白,爱好旅行的“返乡青年”知道我这次来台是为看火车站,并在前一天的行程里错过了新埔站后,强力推荐我应该掉头北上,回去看看那个台湾西岸最靠近海的新埔车站,然后沿着海边走到白沙屯车站,再搭区间车回来。我接受了他的建议,照做了,没有后悔。

台中车站“三代同堂”

离开苑里后,下一站就到了台中,从纵贯线(海线)到了纵贯线(山线)。现在的台中车站是一座美仑美奂的现代车站,和台北、高雄一样,属于最高级别的特等站,站外有一只大蜻蜓和用一圈圈不同颜色、像彩虹般戴着帽子的大男孩塑像,青春亮丽,和苑里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情。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怀旧主义者,离开苑里,心里浮现淡淡的不舍,有一种想多住几天,或者以后再回来的情绪,来到崭新的台中车站时,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也许,台中人也很怀旧,所以台中新站开始营运后,旧车站被保留了下来,1995年4月成了第二级古迹。台中车站是新旧两个站体并排而立的车站,它实际上是个“三代同堂”的车站,第一代启用于1908年10月,第二代启用于1917年3月,停用于2016年10月,第三代,也就是现在这个崭新的车站是在2016年10月16日开始运行。

据网上资料,被保留的旧车站边有个被称为“20号仓库”的艺术文创区,靠着手机上的谷歌地图找到这批在一大片工地旁的旧仓库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23-26号仓库,历史建筑空间整修”中,失望之余,继续往前走,发现其实整个园区静悄悄的,都在整修中。同样在火车站边的枋寮F3艺文特区,也是老旧仓库和废弃的台铁员工宿舍改造成的艺术园区,却蕴涵了一股源源不绝的生命力,比起我8年前开车来,又增加了不少展览馆和户外的艺术摆设,套一名铁道迷Windy的说法就是“走在偌大的艺术园区,像爱丽丝随兔子掉进洞穴,走入处处是惊喜的仙境……”

除了台中和枋寮,这趟还去了保留旧车站的“竹田驿园”区和台东铁道艺术村,没有特别惊艳,只记得从屏东去枋寮之前去了竹田车站,走走看看,然后在一间写着“大和顿物所”外表破旧斑驳的旧仓库改造的咖啡馆里喝抹茶拿铁,吃鲔鱼蔬菜贝果,看着大大的玻璃窗外,铺满黄色落叶的小路,发呆……隔了8年再回枋寮,并不是因为枋寮火车站边的F3艺文特区,也不是因为余光中那首“车过枋寮”的诗,而是因为枋寮是台湾铁道迷都想去的南回线的开始,是仅在南回在线行驶、并且可能随着台铁全面电气化而消失的普快车的始发站。普快车在南回在线每天双向只各开一班,车身涂成深蓝色,中间一条白线,窗子可上下开关,没有冷气,只有电风扇。枋寮每天一班去台东的普快车,早上10点55分发车,不用早起,所以前一天下午抵达枋寮后,决定再搭傍晚5点08分的区间车去东海车站。这决定让东海车站成了我在西岸最难忘的车站。

稻田中的车站

为了上太麻里的金针山和富里的六十石山,我在台东租车,开到花莲还车,没在台东搭火车。但是,开车从太麻里去富里,很惬意地沉溺在太平洋的浪涛声中,欣赏花东纵谷金黄的稻田时,我并没有忘记火车站,走台9线路过池上时,我停下,走入深秋的池上,走了伯朗大道,去了“金城武树”打卡,在“池上饭包”吃了池上米做成的铁路盒饭,再走到池上车站。

池上车站在2017年改造后变成一个很有特色,很有现代设计元素的车站,木造的拱形梁柱撑起了整个大厅,一大片玻璃用作车站的外墙,大量的阳光倾洒进来,让整个挂满书法、字画的车站大厅显得很明亮,这是我到过的车站中最有“书卷气”的。至于池上以北的东里车站,却是富里民宿主人推荐的,主人本身是个摄影爱好者,出过摄影集。我开车去了那个很宁静,几乎没人的东里车站,在第二月台拍了站外黄灿灿的稻田,再走入站外的稻田里,等待火车经过……

可放天灯的铁道

现存的六条客运支线中,我只去了平溪线,下了平溪线的三貂岭车站和十分车站,虽然知道菁桐车站和老街也许更有风情,但是回头想想,自已能在一天之内,从瑞芳来到三貂岭车站,从三貂岭步道登山,看了合谷、摩天两个瀑布,下山走回三貂岭车站,再搭平溪线的火车去十分,穿过十分老街,在下午四点半园区关门前走到十分瀑布,走回十分车站时,看见拥挤的人潮在铁轨上放天灯,已没遗憾了。

在台湾的最后一天,搭台北捷运去了新北投,遇到热心讲解员刘女士,她详细介绍了老车站的每一个结构、功能、组装的过程,还有历史,也提到其他老车站,我告诉她,几天前我去了谈文车站,她问,看了南回线的普快车和彰化的扇形车库没?告诉她我错过了彰化的扇形车库 。她说,彰化的扇形车库是独一无二,还在运作中的这类车库,不清楚几时会停止使用,如果再迟一点去,可能就看不到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