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专家:父母外地打工 泰300万“留守儿童”酝酿社会危机

(伊桑法新电)在中国,父母双方或一方到外地打工而自己留在农村生活的孩子被称为“留守儿童”。泰国也有这样的弱势群体,据估计当地留守儿童多达300万,专家担心一场社会危机正在酝酿中。

住在泰国东北部伊桑区一个村落的8岁女孩查雅尼,自出生以来几乎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她的母亲常年在曼谷工作,一年顶多回乡两次。

查雅尼说:“我喜欢和外公外婆在一起,但是很想念妈妈。我不能去看她,而她只能每六个月回家一趟。”

伊桑区是贫困产米区,当地就业机会少、工资又低,经济现实迫使不少人离乡背井到大城市讨生活,村里几乎找不到就业年龄的成人,他们大多数去了泰国经济中心首都曼谷,在那里当德士司机,收入比在家乡耕田多好几倍。

查雅尼的母亲在曼谷一个办公室内工作,每月给家人汇款大约三四千泰铢(约合116至150新元)。

伊桑区18岁以下少儿估计约有三成是民工子弟,一家人分居两地或三地的情况在伊桑区已持续数十年,全泰国有300万个像查雅尼这样的留守儿童。

查雅尼的古稀外婆和老伴一起照顾她和五岁的弟弟,老人家疼爱孙儿,但毕竟年事已高,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外婆坦言:“他们生病的时候,我得通宵看着他们,感到非常吃力。”外婆也说当地八九成家庭是祖孙相依为命,她自己的孩子全到曼谷打工去了。

泰国玛希隆大学人口与社会研究学院专家詹帕雷说,农村人口大量出走已成常态,但这当中潜伏着不良后果。

农村教师发现留守儿童
识字率和计算能力不及城市孩子

研究显示年龄介于8岁至15岁的留守儿童与有父母相伴的同龄孩童相比,明显较不快乐、责任感较低、自信心也较弱。农村教师也发现留守儿童上课时较难以集中精神,以致识字率和计算能力都不及城里的孩子。

学者阿黎指出,不仅儿童连留守婴儿的身心发展也受到影响,因为照顾他们的祖父母往往没受过什么教育,自然不会通过阅读、讲故事或玩游戏的方式来启发幼儿。缺乏母乳以及乡下人对幼童营养需求知之甚少,也导致不少留守儿成长发育迟缓。儿童是国家的未来主人翁,阿黎表示留守儿的身心发育若无法获得妥善照顾,恐将影响国家的未来。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泰国代表达文表示,民工们为改善家境离乡打拼,结果却间接误了孩子的成长,形成了贫穷陷阱。“穷人变得更穷……弱势循环一再上演。”

该基金会目前正在与泰国政府合作,向有幼童的家庭发放每月补助金,希望能改善留守儿的生活。不过长远之计是发展农村经济让为人父母者可以留在村内就业,农村教育体制也须进行整顿,更妥当照顾留守儿童的学习。

然而要在泰国推行有利于农村的政策谈何容易,泰国农民不仅远离政治权力中心、结构分散、文化水平偏低,在缺乏组织的情况下,难以争取到政治话语权或经济权利,这使他们长期处于被压迫的边缘状态。

泰国政治和经济主导权掌握在由军人集团、官僚集团和城市中产阶级组成的“精英联盟”手中。在前首相达信执政期间,精英阶层极力反对达信为笼络广大农民而推行的亲民政策,与农民代表的草根阶层形成对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