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正式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入篮”将鼓励外国央行增持人民币

人民币将在10月1日正式“入篮”,即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意味着人民币地位的提升,正式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受访分析师认为,这将鼓励更多外国央行增持人民币资产,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起到刺激作用。

不过,分析师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短期走势仍持保留态度。有分析指出,中国央行通过压缩货币流动性来应对资金外流和人民币下跌的压力,这其实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相悖。

专家认为,这显示中国当局仍优先考虑汇率及金融市场稳定的短期目标,而愿意放慢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人民币入篮后,新的货币篮子权重是:美元占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的三步走:贸易结算、投资,以及储备三大货币功能宣告完成。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吕随启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人民币的信用地位将随其“入篮”而有所提升,各国央行预料将增持人民币资产作为官方外汇储备。这将使得人民币在全球的使用范围大大提升。

星展银行经济师周洪礼就预测,三年后人民币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重将上升至4%,与日元占比相当。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锐不可挡

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似乎锐不可挡。截至今年7月,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并且也是亚太地区第二大最常用的支付货币。

此外,中国也在上周宣布在纽约设立首家美国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弥补了全球人民币清算网络的重要空缺。

不过,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非但没有往前跨进,而且还可能在倒退。

他分析,为了保住对汇率的控制,中国当局正在收紧离岸人民币金池,这与人民币国际化和货币大量流通的愿景相悖。

数据显示,作为最大离岸人民币中心,香港的人民币存款已从1万亿元人民币(2036亿新元)的历史巅峰大幅锐减到7月份的6671亿元人民币,降幅超过三成,并且达到三年来的新低。

鲍尔丁说,随着人民币的国际化,越来越多货币流入离岸市场,使得离岸人民币(CNH)价格下跌,并且同在岸人民币(CNY)的价格差距开始扩大。

为了缩小这个差距,鲍尔丁认为,北京当局有意识地减少了离岸市场的流动性,以期提高CNH价格。

他说:“中国政府为了控制汇率,宁可牺牲货币流动性。很明显的,它其实就是人民币‘去国际化’的主导力量。”

中国央行曾多次出面否认干预人民币汇率及收紧离岸流动性。但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已从前年6月的4万亿美元(5.4364万亿新元)纪录高点回落,今年8月底外汇储备仅有3.19万亿美元。分析普遍认为,央行在公开市场上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以捍卫人民币汇率。

吕随启则指出:“一些人试图做空人民币来套利,央行可能想通过减少人民币的境外供给,让这些人无法平仓。”

“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是中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政府有能力控制资本流动和汇率。如果人民币国际化速度太快,超出了中国的控制能力,那中国会选择放慢。”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也说,人民币国际化是个“远期目标”,而近期内中国政府还是要先稳定汇率及金融市场。

他说:“如果现在稳定不了市场,可能都熬不过去了,还谈什么长期目标?”

丁一凡判断,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在近期内不会快速推进。

他说:“人民币还有贬值压力,再加上国际金融形势不明朗,各国央行还不愿大幅增持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向储备货币过渡的过程预料还要等多几年。”

鲍尔丁则认为,只有当北京认为中国经济已经好转,并且看到国际投资者愿意把资本留在中国的时候,当局才有可能放开对人民币流动性和价格的控制。

汇丰银行外汇研究主管梅克尔(Paul Mackel)表示,人民币还要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

他指出,人民币目前受到欧元、日元等外汇交易中心(CFETS)篮子货币的波动影响较大。他说:“人民币未来要更独立运作,由市场来决定汇率。”

新闻背景
SDR简介

SDR是IMF在1969年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用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不足,其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IMF每隔五年对货币篮子进行一次评估。在去年完成的评估中,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IMF总裁拉加德当时表示,此举是将中国经济纳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是对中国过去几年货币与金融体系改革的肯定。

新的货币篮子将于下月1日正式生效。IMF将在本月30日公布未来篮内各币种的货币数量。

作者是本报驻北京特派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