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税务专家:电子商务市场庞大 征网络经济消费税 或为我国带来大笔收入

税务专家指出,目前已经对网络经济收消费税或即将开始实施的经济体包括欧盟国家、南非、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和台湾等。此外,泰国和印度尼西亚也在研究如何对网络经济收消费税。

我国正在探讨如何对网络经济收取消费税,有税务专家认为,由于电子商务市场庞大,此举可能会为我国带来不少收入。

这意味着,消费者以后在Netflix收看付费视频、通过苹果公司iTune购买音乐时,可能要支付7%的消费税。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发表2017财政年财政预算案声明时指出,随着数码交易和跨境贸易日益增长,一些国家已采取行动调整消费税系统,确保国内的商家和海外商家公平竞争,我国也正在探讨如何这么做。

例如,消费者在本地服饰网站Zalora购物要付消费税,但在英国服饰网站ASOS购物则不支付消费税,除非一次过买的物品价值超过400元,即所谓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年营业额超过100万元的本地公司须注册消费税。

税务专家指出,目前已经对网络经济收消费税或即将开始实施的经济体包括欧盟国家、南非、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和台湾等。此外,泰国和印度尼西亚也在研究如何对网络经济收消费税。

根据淡马锡控股和谷歌去年6月的一份报告,新加坡的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到2025年将达到54亿美元(约77亿新元)。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Payvision的一份白皮书估计,本地电子商务交易中55%的是跨境交易。

普华永道(PwC)新加坡亚太区流转税务主管合伙人许序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假设上述55%的跨境交易中,一半是数码产品和服务,由此粗略计算一下,额外的消费税收入可达到1亿美元以上,这对政府来说是笔不小的收入。

德勤(Deloitte)新加坡和东南亚税务合伙人马克德(Richard Mackender)则认为,本地数码服务的市场相对较小,因此收取消费税可能不会带来多大的收入。

专家也提醒,向电商收取消费税实际操作起来可能有难度,意味着行政成本不低。

KPMG新加坡合伙人兼间接税务主管蓝国城受访时指出,政府须得了解这个市场的交易规模有多大,之后估算出要花多少钱来收取消费税,再决定是否要这么做。”

向海外电商收消费税的一个方法是要求商家注册消费税。但华侨银行经济师林秀心说:“这么做可能费时费力,如何追踪海外商家来自新加坡的收入并决定向哪些商家收税?”

蓝国城认为,政府也可委派金融机构作为中间人,收取消费税。消费者上网购物时多用信用卡付款,例如付给Netflix公司10元的费用,处理这笔交易的银行要把一小部分作为消费税付给国内税务局,那么Netflix收到的付款会略少于10元,它便知道这是政府在收取消费税。Netflix随后可选择调高价格,以保持盈利水平,把消费税转嫁给消费者。

许序浩指出,另一种方法是政府降低进口包裹可免税的价值顶限,目前为400元。

他说,向海外电商征收消费税,可帮助本地零售商创建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但它们仍面对租金和人力成本的问题。此外,购物者也会考虑产品选择、种类、便捷以及网上购物环境等因素。

政府也可能调高消费税

除了对网络经济收取消费税,政府也可能调高消费税税率,以应对未来财政开支的增长。

蓝国城指出,在公司税、个人所得税和消费税当中,调高消费税的可能性最高。“我国的消费税在亚太地区是最低的之一,上一次调高消费税已经是十年前。”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韩国的消费税都是双位数。

他预计,政府会分阶段调高消费税,可能在近几年先调高到9%,十年或之后调高到12%。

根据财政部本财年的收支报表,在2016财年消费税是我国三大主要税收来源之一,占总税收的15.8%,收税额达到108.5亿元。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