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稿:一带一路北京亮成绩

中国特稿

北京今明两天高规格举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总结和展示“一带一路”倡议成果,争取更多国家对倡议的肯定和支持。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宏大外交和经济战略,旨在通过东西横向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南北纵向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把中国与世界三大洲、64个沿线国家的市场连接起来。

至今为止,这个倡议的主要推进方式是通过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世界各地建设基础设施。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设的56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对于新加坡企业迈进集团(Meinhardt Group)来说,巴基斯坦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是充满商机,却又难以开发的市场。可以动员的资金太少,是商家面对的一大问题。

迈进集团总裁奥马尔·沙赫扎德(Omar Shahzad)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好在近年随着‘一带一路’下中巴经济走廊的逐步推进,大量资金涌入,释放了当地的潜能,我们在巴基斯坦的业务和市场份额终于可以扩大,工作团队从原本的100人翻了一倍,增至200人。”

迈进集团是国际工程顾问咨询公司,过去40年在45个亚洲国家落实了多个基础设施项目。

北京今明两天举行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为总结和展示诸如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一带一路”倡议成果,北京今明两天举行高规格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争取更多国家对倡议的肯定和支持。

论坛是中国今年主场外交的重头戏。这也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继2月达沃斯论坛讲话之后,在今年秋天的中共十九大之前,再次向中国民众及世界展示他的国际领导能力的舞台。

俄罗斯总统普京等29国领导人、130多国以及61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将参加论坛。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也将出席。

中方已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就共建“一带一路”签署了合作协议,这次论坛期间还有望再与近20个国家和20多个国际组织商签合作文件和协议。

“一带一路”激活商机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宏大外交和经济战略,通过东西横向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南北纵向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把中国与世界三大洲、64个沿线国家的市场连接起来。

至今,这个倡议的主要推进方式,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世界各地建设基础设施。过去三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投资超过500亿美元(约705亿新元),平均每年投入约相对于文莱一国经济总量的金额。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设的56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11亿美元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虽然难以区分哪些经济收益来自“一带一路”项目,哪些来自原本存在的经贸活动,但不可否认的是,倡议激活了不少地区的商机。

“一带一路”在最近一年尤其获得加快落实。中国去年在沿线国家新签的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金额达1260亿美元。今年1月,首列从义乌到伦敦的班车出发,近三周的轨道旅程比海运快了一个月。今年4月,中缅原油管道投入运营,为中国开启马六甲海峡以外另一个进口原油的渠道。

新加坡可成为一带一路伙伴

新加坡不需要基础建设,但可以是配合中国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的伙伴。

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司长何致轩向本报指出,中国在新加坡的投资额,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三分之一,这意味中资企业已把新加坡当成拓展海外业务的国际总部。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陈光炎教授表示,新加坡拥有在东南亚实地落实基建项目经验的人才,可进行专业项目可行性研究,也可协助中资更快、更顺利排除在陌生环境运作的障碍。

他也指出,新加坡金融市场成熟,外汇市场庞大,能为中资企业提供多种融资渠道和管控汇率风险的产品,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可作为调解商业纠纷的中立之地。

一带一路红利和风险

中国投入大量财力和外交精力推动“一带一路”如果成功,可望收割巨大的经贸和战略红利,但须承受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也不小。

推进“一带一路”短中期的作用是有利于中国输出过剩产能。中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已趋向饱和,甚至出现超建,但如果建设一旦放缓,中国就可能无法维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和社会稳定。国企到海外进行基建,再向当地提供贷款以购买中国出口的重型机器、钢铁、水泥等,是稳定中国经济增长的做法之一。

更长远来看,“一带一路”符合中国经济在价值链上升级的需要。基础建设能为中资在当地设厂和开发当地市场铺路。中国正在推动产业升级换代,需要对外转移低端劳动密集型工业。中国在供应不稳定、物流渠道不畅通的国家建发电厂和修路,既能降低中资企业在当地设厂的营运成本,又能拉动当地经济发展,培育消费得起中国出口的新兴市场,减少欧美经济放缓和保护主义上扬对中国的冲击。

基建项目回报率 至少比美国债高一倍

纯粹从比较回报率的角度看,基建项目是比美国国债更好的外汇投资。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所长陈光炎教授为《联合早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以二三十年周期计算,发电厂项目全球平均的回报率是6至10%,收费公路8至12%,机场10至15%,海港11至16%,货运轨道12至16%,电信项目12至18%,这些都比美国30年国债的回报率至少高一倍。

政治和战略红利:中国国际形象提升

在政治和战略的红利方面,“一带一路”最明显的功能之一是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中国官方称,倡议是中国为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新书的书名,“一带一路”是“中国崛起的天下担当”。

中国积极贡献国际治理的形象,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优先”和少担负国际责任的主张形成反差。

中国在沿线国的经济投入也能转换成实际的政治影响力。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明江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在一些国际场合或多边会议上,如果涉及到中国大陆关切的人权、台湾、西藏或新疆等课题,又不影响本国利益,沿线国会更愿意支持大陆的立场。”

不过他认为,除了柬埔寨等少部分国家,目前中国在大多数国家的经济投入,还没大到足以影响这些国家外交自主独立性的规模。

中国希望民间资金和多边组织 参与填补资金巨大缺口

回报越高,风险必然越大。“一带一路”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会相互影响。沿线国的政治和安全风险可能导致项目变成赔本生意,而项目如果出现经济纠纷则可能搞砸双边关系,使中国在外交上减分而不是加分。

其中一项经济层面在于,中国有没有足够财力长期充当“一带一路”的金主?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中国金融》撰文写道,沿线国家发展的资金需求巨大,非一国所能独立负担,依靠优惠贷款等减让式资金支持,还可能引发道德风险和导致市场扭曲等问题。

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亚洲从去年到2030年每年需1.7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这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迄今为止在沿线国家累计发放的1600亿美元贷款的10倍。中国进出口银行至今支持1200多个“一带一路”项目,签约金额超过7000亿元人民币。丝路基金在15个项目投入了60亿美元,去年开业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则提供了近2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希望民间资金和其他多边组织也能参与填补资金的缺口。

政治安全风险比经济风险更不可控

另一个担忧是“一带一路”项目的经济回报是否实现。李明江说,一些国企或融资机构如果因为好大喜功而急于立项,没有严谨地对项目作可行性研究,就可能在沿线国做出超前投资,以致项目竣工后使用率低,沦为浪费资源的“白象”。

例如中大石油在吉尔吉斯坦建了一座大型炼油厂后,才发现能买到的原油只足以发挥炼油厂6%的产能。

国际信评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1月表示,“一带一路”项目如果无法取得预期的回报,可能会加重中国银行的坏账问题。

李明江认为,项目的政治安全风险,比经济风险更加不可控。

他说:“中亚、南亚、东南亚的许多国家正面临政治转型,未来10年明显趋向多元化和民主化。中资企业如果在不够透明的情况下和当地现政府签署立项合约,可能日后受到反对党或新政府攻击的把柄,也可能受到担心环保或腐败问题的当地民众抗议。”缅甸的密松水电站就是因此喊停的烂尾工程之一。

“一带一路”强调“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为减少沿线国对中资项目的抵制情绪,中方领导人一再强调以“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发展“一带一路”,并重申要考虑沿线国的利益和实际需要。中国也尝试增进与沿线国家的人文和社会交流,力求达到“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还贯穿了受恐怖主义威胁的危险地带,安全风险不容小觑。例如为确保参与中巴经济走廊的中资企业和人员的安全,巴基斯坦专门组织了1万7000人荷枪实弹的安保队伍。

这也意味着,一旦发生中国人在海外落实项目时遭遇致命袭击的事件,或是项目坏账急剧膨胀、债台高筑,中国民意对“一带一路”的支持和国家推行倡议的决心,将受到考验。

下判断还太早

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经济乘数效应大,但投入经费大,回报周期长,风险也高。在21世纪里,只有像中国这样没有政党轮替风险,又具备对企业和资本动员能力,同时财力充足的国家,才可能发动得起如此宏大的战略。

基建项目从商谈、设计、建设、投入运作到回本的过程可长达数十年,“一带一路”倡议推出才三年多,现在要判断成功与否还太早。如果倡议成功,中资遍布沿线国的实体建筑,将成为中国国力的显著标志,协助沿线国发展的成就将成为各地佳话被长久赞颂。

反之,倡议如果不谨慎避免眼高手低的问题,一些运载空箱的轨道和无船的海港,就将成为遍布各地的难堪。如何冷静面对这些问题,也是这两天的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应该探讨的重点。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