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2009年入驻 惠普带动重庆产业升级

2009年是重庆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突破点,国际科技公司惠普(HP)当年入驻,在中国这座最年轻的直辖市迅速带动了电子产业的集群发展,将重庆置入全球市场的产业与价值链。去年,重庆的笔记本电脑产量为5800万台,一些重庆媒体如此形容:“全球每三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为重庆造。”

除了通过惠普扩大全球触角,重庆近五六年来面向国际的其他项目也明显增多,包括2011年启用的渝新欧铁路运输干道、2013年底开港的多式联运港口果园港、2015年底启动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以及今年4月刚挂牌的中国(重庆)自贸区。

相对于直辖的前15年,重庆过去五年的发展步伐更为迅猛、面向更广,经济增幅近三年领跑全国,有“后来居上”之势。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认为,关键的突破点在于“重庆的外贸做起来了”。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解释,重庆过去的外贸表现差强人意,但近年来,笔记本电脑的生产与外销刺激了外贸,而相对于国内内需的疲弱,贸易则有很大的国际市场。另一方面,重庆机场扩建并增加直飞与国际航线后,重庆的市场开放度也增加了。

黄奇帆是主要功臣

蒲勇健认为,归根究底,重庆近年来贸易网络得以打通,主要功臣是今年2月转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重庆原市长黄奇帆。

他说,2001年从上海调派到重庆的黄奇帆非常重视国际贸易,强调重庆必须落实“大通关”,将国际贸易手续简化。据了解,黄奇帆曾积极参与渝新欧的规划过程,与俄罗斯、德国等沿线国家的相关部门进行谈判,试图降低渝新欧的铁道费用。

重庆直辖前15年的发展为何相对缓慢?一名资深地方官员告诉本报,这是因为一开始重庆经济基础薄弱,处于“爬坡上坎”、打基础的阶段,真正发挥优势需要时间。他举例说,以“山城”著称的重庆,在交通基础建设方面必须投入更高成本,因为“沿海地区修一公里高速公路3000万元(人民币,下同,610万新元),在重庆同样一公里路却要一个多亿!”,这是初期发展较慢的原因之一。

重庆近五年来经济加速发展,也与核心产业的升级转型有密切关系。蒲勇健指出,如果直辖前10年的重点是加强基础建设,后10年的任务便是提升产业结构,以达致直辖之初设下的经济目标。

他解释,直辖前的重庆产业生产总值高达60%源自汽车和摩托车产业,结构单一,档次也低。惠普2009年入驻是一个转捩点,带动了产业升级,使工业产值增加一倍。目前,重庆是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产业集群,除了惠普,据知还有约800家配套企业,不少企业借由渝新欧铁路,与欧洲市场进行贸易往来。

不愿具名的地方官员如此向本报形容惠普扮演的角色:“(惠普进入重庆)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必须去想,如何建立工业、产业和价值链,把一个城市的功能体系,拉入全球化视野来考量。”

除了电脑硬件产业,新兴的互联网领域也受惠于近年的产业结构转型。重庆互联网龙头企业、服务众包平台猪八戒网副总裁卢轶男接受本报访问时说,过去五年的产业结构变化中,政府积极挖掘新兴产业力量,将公司从市中心的渝中区引入首个内陆国家级新区“两江新区 ”,让公司在产业氛围更浓厚的地点,与其他企业相互促进。

她说:“这几年来,我们看到一些原本总部设在湖南、湖北等其他地区的企业,因为我们从事互联网产业和知识技能领域工作,而选择来到这里……过去大家觉得‘扶持’等于拿资金推动企业,但现在更多是通过产业的聚合性将企业引入。”

外贸网络打通后,与国际市场的进一步衔接是必然趋势。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上月在重庆第五次党代会上便明确提出,要力争在2030年前后,将重庆初步建成“繁荣发展、包容开放、人文荟萃、充满活力的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

蒲勇健认为,打造国际大都市是重庆继加强基础建设和调整产业结构后,直辖“第三个十年”的目标,这与重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作为西部支点的定位是契合的。他也认为,中新(重庆)项目落户重庆不仅是为发展物流、金融等产业,重庆接下来也可试图按照新加坡模式发展为国际大都市。

不过他指出,重庆直辖20年来,主要精力放在基础建设和工业发展,文化建设与社会配套相对弱,如果要成为国际大都市,这些方面仍有待加强。他指出,重庆房价如今比毗邻的四川省会成都低很多,显示重庆的生活对国内其他买家和外地人吸引力不够,国际学校、外国餐馆、国际化休闲场所等软性建设较缺乏,整体生活舒适度有待提升。

重庆直辖20周年系列特稿(三之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