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林毅夫:中国未来仍有潜力实现 平均每年8%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增长从2010年开始减速,不过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依然有很大的“后发优势”,未来依然有潜力实现平均每年8%的经济增长。

林毅夫昨天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杰出学者讲座上,发表题为“中国的崛起和对发展中世界及经济学的意义”的演讲。

中国享有“后发优势”

谈到中国经济未来走势,林毅夫指出,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的近40年,平均每年取得9.6%的增长,主因是中国作为一个较落后的国家,在发展上享有“后发优势”,能利用和发达国家的差距,实现技术提升和产业升级,从而提高劳动生产力,取得快速经济增长。

林毅夫以日本、新加坡、台湾和韩国为例,说明中国目前仍享有这种优势。

数据显示,按照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计算,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08年是美国的21%,相当于日本在1951年、新加坡在1967年、台湾在1975年和韩国在1977年同美国的差距。

林毅夫说,人均GDP差距代表平均劳动生产力差距,是反映后发优势的一个指标,上述四个东亚经济体都在之后的20年,维持了每年7.6%至9.2%的增长。他因此相信:“从2008年开始,中国应该还有20年每年8%增长的潜力……因为这些东亚经济体实现了,这就代表有可能。”

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乐观,与中国经济近年来的实际增长速度并不相符。中国在2010年取得10.6%的增长后连续下滑,去年增长为6.7%,创下1990年的最低增速。

林毅夫解释,8%的增长潜力是从生产的技术可能性来推算,也就是供给侧角度,而每年经济实际增长还取决于需求侧,包括出口需求,以及中国国内的投资和消费需求。

他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欧盟和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依然疲弱,拖累国际贸易,导致中国的出口增长放缓,去年甚至下滑7.7%。

从国内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看,林毅夫说,全球金融危机后,各国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如今这些政策效应已用尽。2006年至2010年,中国每年的投资增长是25.5%,2011年至2015年放缓到19.3%,去年仅7.9%。

他对消费需求的态势则比较乐观,因为中国就业市场表现良好,家庭收入增长甚至超过GDP增长,因此能维持8%甚至更高的消费增长。

在国际经济环境不佳的情况下,林毅夫相信,中国能依靠内需继续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实现“十三五”规划定下的年均增长不低于6.5%的目标。

林毅夫也是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对于中国经济崛起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借鉴意义,他认为,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有可能实现像中国或东亚经济那样的快速发展,关键在于要懂得把各自的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

不过,他也警惕“淮南为橘,淮北为枳”。林毅夫说,发展中国家在追求现代化过程中,不应抱有向“西天取经”的心态,一味把发达国家的经验搬到自己的国家,而是应该发挥自身优势,把自己所擅长的方面做大做强。

长期研究发展经济学的林毅夫直言:“我到现在没有看到一个发展中国家,按照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去制定政策取得成功的例子。”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