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我国成就和经济发展非理所当然 吴作栋吁国人实实在在为经济耕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对话会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说,“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如何说服人们不要随意对待新加坡。我们太小了,请投入工作,不要随性处事。”

政府未来面对的重大挑战之一,是如何说服国民不要把新加坡的成就和经济发展视作理所当然,而是实实在在为国家经济耕耘。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场对话会上答复与会者提问时指出,维持经济增长的难度,不在于维持数字上2%到3%的增长,而是如何让国人,尤其是年轻一代调整好心态,不要以过去的经济成长速度作为衡量经济成就的标杆,指望薪金也能大幅增长。

吴作栋说,以新加坡目前的发展阶段,国人较过去起薪更高,“2%到3%的薪金增长已经算很好了”。

他提醒:“(政府)如果无法说服你,或许会出现政权交替,人们会以为这样生活会变得更美好。但我可以告诉你,生活会迅速恶化,因为那个新政府同样无法实现5%到6%的经济增长。”

恐怖主义比想象中离我们更近

吴作栋说,新加坡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为无论公共部门或私企都有人工作,让所有工作得以运行,但必须慎防“事情自然而然会办好”和“任何人都能打理好新加坡”的不正确心态。

“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如何说服人们不要随意对待新加坡。我们太小了,请投入工作,不要随性处事。”

谈到其他挑战时,吴作栋也指出,恐怖主义“比我们想象的离我们更近”。他强调,我国一旦发生恐怖袭击,最令人担忧的是族群关系是否因此出现裂痕。

昨天是吴作栋今年4月出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主席后,在学院出席的首场对话会。他在致词时谈及新加坡成功的要素并指出,道德领导(moral leadership)是我国的成功要素之一。

吴作栋对在场约300名学院师生和校友说,“赢得选举和拥有管治国家的法律正当性是不足够的”,国家治理中往往缺乏民众建立对政府信心的基础。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通过法治、廉洁、包容、唯才是用等价值观凝聚社会,从而树立了自己的道德权威,这些价值观也深深根植于我国领导层和社会。

来自中国的与会者也问吴作栋,中国能如何消除周边国家对中国的不安。吴作栋说,尽管中国尝试收紧自己的强势,但中国市场和财力之大,足以让周边国家感觉到发展空间被挤压。

吴作栋没有给出具体的方案,但说:“中国,你越来越强大,但不要急于展现力量。你周围还有其他国家,所以如果推行政策时太强势,会让他国对你有些许戒心。”

在其他区域事务上,吴作栋认为,应将亚细安打造成“智慧亚细安”。新加坡可以发挥催化作用,帮助邻国建立数码能力。

“如果能想方设法帮助邻近国家实现数码化,把我们个别的经济连接起来,成为一个智慧或由数据连接的经济体,我们的起步公司、企业家和创新人员,就能与中国相竞争。”

以公平等原则确保条件各异社群 达至同一社会效益

政府在处理族群课题上采取公平、公正、有原则的做法,在这个基础上确保不同社群的社会条件虽然不同,但能达至一样的社会效益。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天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场对话会上重申我国在族群和宗教课题上的立场。他说,平等对待每个族群的原则虽然毋庸置疑,但现实生活中社会竞争和唯才是用制度所产生的结果不一定是所有族群的表现都在伯仲之间。

“当某个社群表现不如另外一个或两个社群时,问题在于你要如何扶助这个社群,让这个社群感觉自己是社会的一部分。”

吴作栋举出宗教建筑的例子说,宗教机构要兴建庙宇或教堂,一般得竞标地段。这对于没有资金困扰的大部分宗教机构而言不成问题,但对于当年在收入和财富方面较落后的回教社群,这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于是政府采用保留地段的方法,供马来回教社群在不同社区有地可建回教堂,不过仍然要求筹建方以市价购买这些保留地段,以免引起其他群体不满。

政府过后立法,让回教徒通过中央公积金户头捐给回教堂建筑与回教社会发展基金,筹集建筑费。

吴作栋说:“你必须平衡其他社群的利益,而且必须公平处理。如果我们从政府预算中拨款建设回教堂,我想华族和印度族有权反对。”

政府也通过自1989年实行的居民种族比例政策,确保组屋区有不同族群共住,促进族群关系。吴作栋说,如果在其他国家试行这样的措施,可能会引起民众不满甚至示威抗议。

“我们能成功,是因为我们打从第一天起就这么做,人人平等,你知道社群间存在差异,但在公平、公正、有原则的基础上,尽可能让他们在结果上平等。”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