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经合组织评估项目显示 我国中学生协作与解题能力全球居冠

52个国家与地区参加了这项在2015年进行的评估,这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首次增添协作式解题能力的测试。测试对象是15岁学生,他们是同一批参加科学、数学和阅读测试的学生。经合组织去年公布成绩,新加坡学生在这三方面的表现也居冠。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进行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显示,新加坡中学生在协作与解题能力方面有杰出表现,平均分是参与国家和地区中最高的。

52个国家与地区参加这项在2015年进行的评估,这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首次增添协作式解题能力(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的测试。

测试对象是15岁学生,本地有5825名来自全国168所中学的学生,以及290名来自九所私立学府的学生参加。他们是同一批参加科学、数学和阅读测试的学生,由经合组织随机选出,涵盖不同学习能力。

经合组织去年公布2015年PISA科学、数学和阅读测试的成绩,新加坡学生在这三方面的表现也居冠。

新加坡学生表现显示  优异学术与协作能力可兼具

经合组织教育与技能主管安德烈亚·施莱歇尔(Andreas Schleicher)针对新加坡在协作式解题能力的表现时说:“新加坡的表现显示,学生具备优异学术能力不一定代表他们的协作能力因此削弱,两者是可兼具的。在现今社会,人们日益需要与不同背景的人协作,解决问题。PISA因此也把重点扩大至21世纪所需的重要技能,首次测试各国学生在协作式解题的能力。”

他也指出,一些国家的学生在协作能力的表现比他们在科学、数学和阅读方面的能力来得强,日本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协作能力测试中,学生通过电脑个别作答,与“虚拟”组员共同执行任务,例如策划郊游活动、准备演讲汇报等。虚拟组员反映不同能力和背景的人,学生根据虚拟组员的反应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例如,当两名组员同时要求负责同一项工作时,学生接下来的反应可显示他在团队协作的技巧。

学生通过选择题选出他们下一步的“反应”。一些题目也要求学生根据指示作答。每名学生在测试所遇的任务与情境相同。

经合组织指出,新加坡学生当中,有21%属于表现杰出的,取得至少640分,比率高于经合组织平均的8%,也是各国比率最高的。表现差(440分以下)的学生则占11%,比经合组织平均的28%理想。

除了模拟作答,学生也得回答问卷,以了解他们对团队协作的态度、家长扮演的角色。每天放学后与家长交谈的本地学生,在协作测试的分数也比较高,这反映家长可扮演的重要角色。

另外,超过九成本地学生认为他们是良好聆听者,喜欢与团队协作。

教育部副教育总司长(课程)孙振炜受访时说:“调查结果肯定教育部在培养学生协作能力、沟通能力与批判思考等21世纪技能所做的努力。教育部会继续同家长合作为学生提供全面的教育,并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

学生优异表现反映教学法取得成效

不过,教育部也认同测试或有的局限,学生在测试中是与虚拟组员互动,现实中人与人互动可能更复杂。学生在做问卷时也可能选择较能被接受的答案。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学术处处长陈伟权博士认为,本地的教学法已转向培养学生在创意思维、协作式解题方面的能力,而这类软技能的培训已融入平时的科目教学,因此他对学生展现优异的协作能力并不意外。“重点不应该是,新加坡是否居冠,而是学生的优异表现已反映教学法取得一定成效。”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