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研究:本地整体罪案率低 居民经济条件悬殊地区犯罪率较高

本地研究显示,居民经济能力和家庭背景差异较大的地区,犯罪率往往较高,差异较小的地区,犯罪率则相对较低。

马林百列向来被视为高尚住宅区,不少人以为这里的罪案相对较少,而义顺这个较多低收入者居住的地区,因为不时出现负面新闻,容易让人以为这里有更多罪案。

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和误解。

本地一项研究显示,居民经济能力和家庭背景差异较大的地区,犯罪率往往较高,差异较小的地区,犯罪率则相对较低。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社会研究室(IPS Social Lab) 主管梁振雄博士和团队发现,马林百列的犯罪率是0.096%,换言之每一万人中有9.6人犯案,在新加坡的28个规划区中排名第五;义顺的犯罪率则是0.044%,排名第13。可见马林百列未必比义顺“安全”,一般观念中的“富人区”犯罪率不一定就比较低。

然而整体来说,新加坡的犯罪率本来就很低,所以一般上哪一区都不能算是罪案“黑区”。

梁振雄说:“检视社会政策,不少人倾向一概而论,以为罪案的形成只因少数种族太多、房子太狭小,或不同年龄层冲突等单一原因。其实要把这些元素都混合在一起,才能拼凑出更全面的图像。”

他说,住屋类型是反映社会成员经济背景的元素之一。以马林百列来说,居民的住屋类型其实非常多元,既有一二房式的租赁组屋、三至五房式的组屋,也有不少公寓和有地住宅;义顺的住屋类型则同质性比较高,居民大多数住在组屋里。

居民经济背景有差异 容易出现反社会行为

“多数人都住在组屋里意味着大家更会守望相助,从而培养更高的社会互信,也就减少了反社会行为,包括犯罪。收入低的人住在大家眼中的‘富人区’,则会因为攀比心理作祟,加上‘富人区’餐饮开销等生活费较高,简直是承受双重压力,容易出现反社会行为。”

政策研究所较早前的调查显示,碧山、马林百列与三巴旺区的居民到小贩中心吃饭时,普遍得承担更高的餐饮费用。

梁振雄与团队这次是使用新加坡警察部队“邻里警署记录的五个可避免罪案”、统计局的2015年住户调查和2015年人口普查等公开数据,研究在我国28个规划区(planning area)里,种族、收入、婚姻状况、住屋类型和家庭结构等社会与经济元素,是否与犯罪率有关联。

按照市区重建局的划分,我国共有55个规划区,这项研究之所以只集中研究28个规划区,主要原因是如果包括一些人口稀疏的规划区,如双溪加株、东陵和先驱,整体分析结果会被扭曲。

乌节和樟宜因为有不少居民所以必须包括在研究内,然而这些地方的流动人口很高,虽然犯罪率相对偏高,在28区中名列首两位,但犯罪的未必是区内的居民,居民可能是受害者。

梁振雄一再强调,新加坡犯罪率低,进行研究只是要了解罪案与其他社会经济元素的关系,国人无需因研究结果而过度焦虑。在2015年一年里,28个区里一共也只发生了2043起罪案。

梁振雄与团队对犯罪率的结论与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帕特南(Robert Putnam)和美国犯罪学教授约翰·希普(John Hipp)的研究不谋而合,两位外国学者都认为,同区内居民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家庭背景不同,会削弱社会凝聚力,导致他们各人“自扫门前雪”,不懂得守望相助,也不积极参与为社区争取福祉的活动。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